笔趣吧 > 少主今天也被暗算了吗 > 第013章 人无完人
    黑水城,赵家医馆医死人的事情,在有心人的推动下,闹得满城风雨。

    “你们听说了吗?赵家医馆又死人了,前天死一个,今天直接死了三个!”

    “这不是谋财害命吗?”

    “那可不是,而且赵家还豪横得狠,人家家属上门讨个说法,结果直接被打出来了。”

    “岂有此理!”

    在有心人的煽动下,不少人来到赵家分舵门口大吵大闹,要求给个说法。

    赵家分舵对门有家客栈,客栈二楼,魏家主一边观摩着好戏,一边吃着点心,好不悠闲。

    “家主,等会儿赵平安派人驱赶,能还手吗?”有弟子请教道。

    “千万不要还手,让他们打。”魏家主看着群情激奋的场面,相信会有热血之士出手的。

    不多时,赵家分舵大门开启,没有大规模的护院打手出现,就陈护卫以及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头。

    “老夫柳泌,在赵家医馆坐诊,到底是谁要陷害老夫,有本事站出来!”

    医痴也不想藏着掖着了,直接报出了本名。

    可能医痴隐世了太久,很多人没听过柳泌这个名字,纷纷叫骂道:“原来是你这个庸医害死了人。”

    “老不死的,还逝者命来!”

    有人丢来石头烂菜什么的,幸好被陈护卫挡下。

    医痴牙关紧咬,双眼喷火,自己真的是沉寂太久了吗?竟然没有人认识自己?

    客栈二楼的魏家主,怔怔看着门前的那个老人。

    几年前他曾去南樵山拜访过医痴,有过一面之缘。

    而且医痴的本名,的确就叫柳泌的。

    魏家主擦了擦眼睛,确认没看错,对方就是医痴本痴,顿时吓得浑身发抖。

    这时,有魏家子弟上来汇报:“家主,赵平安估计想用这老头顶缸,要不要直接把他做了?”

    “做你个头,快把所有人都撤回来!”魏家主显得急不可耐。

    “家主,这是为何?”魏家弟子觉得筹谋许久,好不容易才搞出这么大声势,实在不能理解。

    “艹,叫你去你就去,是想吃家法吗?”魏家主说到这儿,自己率先跑了。

    魏家子弟看家主都跑了,再不甘心也只能把人撤了。

    那些穿着孝服哭丧的死者家属们,当即停止吵闹,抬着尸体快速离开。

    “哎,你们别走啊,我们这么多人,难不成还怕了赵家?”

    有些打抱不平的侠客出言挽留。

    但家属们反而把这些人骂了一通,随即冲出人群,消散在街头巷尾。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围观众人一头雾水。

    但也有人猜到了原因:“我想起来了,有个外号医痴的医道宗师,就叫柳泌!”

    “医痴?很厉害吗?”

    “医痴前辈当然厉害了,知道大名鼎鼎的红尘剑客吗?当年遭人伏击,身受重伤,本来是必死的,结果遇上了医痴前辈,硬是妙手回春,红尘剑客才能逍遥至今。”

    “又譬如那通天罗汉……”

    知情人讲了些鼎鼎大名的人物和医痴间的纠葛,侧面反映了医痴的医术精湛,人脉广阔。

    “只是医痴前辈厌倦了世俗,十几年前就归隐了田园,未曾想现在又重出江湖!”

    众人恍然大悟,有些机灵的,当即向医痴行礼:“晚辈刘光,拜见医痴前辈。”

    “晚辈宋林,拜见医痴前辈。”

    大家都是跑江湖的,刀口舔血,难免今后有个不测。

    和医痴这种医道宗师混个脸熟,那性命就多了重保障。

    医痴冷哼一声,没有理睬,直接回了赵家分舵。

    这些人先前还喊打喊杀的,现在拍马屁,迟了。

    众人略显尴尬,便转移了个话题:“话说医痴前辈这种医道宗师,为何还会医死人呢?”

    “愚蠢,医痴前辈怎么可能医死人,必然是有人陷害栽赃。”

    “没看刚才那群人,一听说医痴的名字,抬着尸体就跑了,明摆着心虚嘛。”

    “此言在理。”

    “对了,之前医痴前辈说他在赵家医馆坐诊,我也能去看病吗?”

    跑江湖的,或多或少有些陈年旧疾,既然有机会碰到医痴这种医道宗师坐诊,肯定想做个全身检查的。

    于是赵家医馆还没开门,求医的人已经排起长龙。

    “前辈,你这么帮我,真是不知该怎么谢谢你才好。”

    如此一来,赵家医馆必然生意兴隆,赵平安真诚道谢。

    医痴冷哼一声:“帮你?我只是为了自己。”

    医痴公布身份,维护医道尊严是一个方面,另一个方面是想尽快还上二十万血晶,和赵平安摆脱干系。

    不然孙女老和赵平安待在一起,迟早会出事的。

    医痴收拾了一下,直接前往赵家医馆,开始今天的工作。

    照这样发展下去,医痴可能个把月工夫就能将欠债还完。

    赵平安这么一想想,真有些舍不得。

    尽管他现在掌握了不逊于医痴的医术,但要是重伤昏迷,再牛的医术也施展不了。

    “玉儿,你能不能跟我好好讲讲医痴前辈?”

    赵平安觉得,想要留住人才,首先得详细了解对方的需求。

    ……

    黑水城,几大家族的族长神情慌张聚集在一起。

    “不是说赵平安毫无根基么,医痴前辈这种大佬为什么会帮他?”

    “得罪了医痴前辈,我们这下可惨了!”

    魏家主也是一脸后怕,还好当时撤得快,医痴没有深究,否则医痴随便找来一个宗师,都不是魏家能够承受得起的。

    话说回来,医痴有多难请,魏家主是深有体会。

    对方不图钱,不图色,比得道高僧还要无欲无求。

    别说赵平安,就算赵平安的老爸,甚至皇室出动,医痴也不会给面子的。

    但赵平安却偏偏做到了,实在匪夷所思。

    “都别慌,我先找人打听打听,此中必有蹊跷。”魏家主算是比较冷静的,当即安排了下去。

    ……

    赵平安和玉儿聊许多,医痴的确不图钱,不图色,无欲无求,这样的人基本没有弱点。

    但人无完人,赵平安还是找到了医痴的一个缺陷。

    那就是对方太沉迷医术了,长年累月废寝忘食地研究医术不说,曾经为了一个方子更是砸锅卖铁凑了五十万血晶。

    卖家都说要不了那么多钱的,可医痴偏说那方子就有这么高的价值。

    其实赵平安早该想到这一点的,不然对方怎么叫做医痴呢?

    赵平安继承了完整的神农要术,或许可以凭此真正拿下这个医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