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吧 > 少主今天也被暗算了吗 > 第012章 忍无可忍
    到了今天傍晚,玉儿打来洗脚水。

    赵平安连忙说道:“玉儿姑娘,你不用做这些事的。”

    “可爷爷将公子害成这样……”玉儿太想帮医痴赎罪了,所以什么事情都抢着做。

    “你陪我睡睡……说说话就行了。”赵平安觉得肯定是剧毒影响了神经,说话都不利索了。

    “好,公子想听什么?”玉儿问道。

    赵平安想了想:“你一直在跟医痴前辈学医吗?”

    “嗯,从我记事开始,爷爷就在教我医术。”玉儿老实回答道。

    “那玉儿姑娘可是得到医痴前辈真传了啊。”赵平安称赞了一句。

    “没有,只学了些皮毛罢了。”玉儿有些羞涩。

    赵平安继续问道:“医术中,砭石、针刺、汤药、艾灸、导引、布气、祝由等法,玉儿擅长哪些呢?”

    “都会一些。”玉儿想了想。

    赵平安便将话题深入,和玉儿探讨了阴阳五行,藏象五系统,五运六气等等医道理论。

    他获得的《神农要术》,虽然是医道至高典藏,但太古老了,医道发展了这么多年,肯定进步不少。

    赵平安跟玉儿聊这些,就是想知道《神农要术》有没有过时。

    通过对话,赵平安发觉现在的医道的确进步了很多,但神农要术有些东西也不是现在可比拟的。

    算得上是各有千秋吧。

    “赵公子,你为何对医道理解如此深刻?”一番对话,玉儿竟然大有收获。

    “哎,久病成医,让玉儿姑娘见笑了。”赵平安谦虚了一句。

    “我没有开玩笑。”玉儿姑娘面露苦涩,自己可是从小跟爷爷一起学医术的,可面对赵平安这个久病成医,竟然有种高山仰止的感觉。

    医道一途,果然要看天赋的啊。

    玉儿姑娘决定今后应该更加努力,她拿出小本本,一边向赵平安请教,一边记录。

    赵平安闲着也是闲着,就九浅一深讲了很多上古医理。

    玉儿听得有些晦涩难懂,到后面实在支撑不住,就趴在桌上睡着了。

    赵平安轻轻唤了几声玉儿姑娘,对方睡得很熟。

    赵平安从病床爬了起来,看了看玉儿那精致的脸蛋,含苞待放的身板。

    桀桀一笑,终于可以上手了。

    赵平安运掌如飞,打了一套幽冥烈火掌。

    自从几天前被幽冥烈火掌打伤,老陈一直寸步不离守着他,搞得他都没有机会练习。

    现在老陈被支走,玉儿又睡着了,赵平安怎么都要练练的。

    这幽冥烈火掌,不愧是黄级高阶武学,哪怕赵平安只有后天三品的修为,依然凌厉。

    打了一套幽冥烈火掌,赵平安浑身通透,虚弱的身躯仿佛注入了澎湃的生命力。

    果然习武强身。

    接着,赵平安开始研究幽冥烈火掌的破绽。

    因为系统灌顶的原因,这门武学直接大成,他的感悟甚至比创造这套武学的前辈高人更深刻。

    赵平安很快就总结了三四个弱点,一个致命缺陷。

    若是哪天和魏家正面打起来,在实力相当的情况下,必然可以出其不意,将魏家直接击溃。

    渐渐的,夜深了。

    医痴可能今晚有急诊,很晚才结束工作回来。

    恶狠狠瞪了院子里站桩的赵平安一眼,就冲进房间将玉儿拖了出来:“你个傻孩子,怎么能在别人房间里睡着,也不怕吃亏!”

    “吃什么亏?”玉儿一脸纯洁,“说起来赵公子教了我好多医学理论,算是我占了大便宜呢。”

    “就他?什么医学理论?”医痴白了赵平安一眼,往地上吐了口口水。

    “就这些。”玉儿拿出小本本,翻开其中一页。

    “乾为阳,坤为阴,乾坤交融,反反复复,精走神藏,故而生生不息……”医痴只念了一句,破口大骂,“赵平安你做了什么,你无耻,你下作!”

    “前辈,只是理论探讨而已,身为医者不忌讳这些的吧?”赵平安真是抱着学术交流的目的。

    “你算医者吗?我特么抽你信不信?”医痴捡了根竹竿,作势要打人。

    结果陈护卫不知从哪儿冒出来,冷声道:“老匹夫,你动我家公子一根汗毛试试。”

    说实话,医痴挺怕陈护卫这种滚刀肉的,完全不讲道理,眼中只有他家公子。

    正所谓好老头不吃眼前亏,医痴冷哼一声,拖着玉儿回到他们暂住的别院。

    长夜漫漫,孤枕难眠。

    于是赵平安多放了一个枕头,总算睡着了。

    可第二天大早,天还没亮,分舵外面人声鼎沸,赵平安被吵得头昏脑涨。

    “老陈,外面什么情况?”赵平安唤来陈护卫。

    陈护卫神色有些怪异:“昨天我们的医馆医死了三个人。”

    “昨天谁在医馆坐诊?”赵平安下意识问出来,结果自己就回答了,“哦,是医痴前辈。”

    以医痴的医术,肯定不会医死人,必然是魏家等家族的手段。

    这个事情,目前有两个解决方案,一个是继续武力驱逐,简单粗暴。

    另一个是公布医痴的身份,以医道宗师的名头,既能挽回赵家医馆的形象,也能震慑幕后的魏家,一劳永逸。

    但医痴来医馆工作的条件就是不许暴露他的身份。

    “准备武力驱逐。”赵平安犹豫片刻,决定尊重医痴的条件。

    “是。”老陈正要领命退下。

    可医痴连忙跑了过来:“且慢!”

    “前辈有什么事吗?”赵平安询问道。

    “那些人不是我医死的。”医痴咬牙切齿,生怕赵平安又污他一次。

    赵平安苦笑道:“我知道,是当地几个家族冲着我来的,与前辈无关。”

    “前辈无须担忧,你只管治病救人,这些麻烦我会处理的。”赵平安显得很通情达理。

    玉儿在旁边咕哝着:“爷爷,我就说赵公子明辨是非,你偏要跑过来。”

    医痴冷哼一声,似乎对赵平安的这个答复稍稍满意。

    但他又说道:“怎么处理?武力驱逐吗?”

    “这样一来,岂不是承认老夫治死了人?”

    赵平安思忖片刻:“反正没有人知道前辈在医馆工作,最多我赵家医馆的声誉受损。”

    “但我自己知道!”医痴显得很气愤。

    他前面被污蔑毒杀赵平安的事情还没完,现在又被污蔑治死人,忍无可忍。

    “这件事情你不用管了,老夫自会处理!”说完,医痴向外面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