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吧 > 少主今天也被暗算了吗 > 第009章 神农要术
    下山路上,老陈苦着脸:“公子,咱们今天可把医痴大师得罪死了,下次就别来了吧。”

    “你不懂。”赵平安一副高深莫测的神情,“他叫我别来,实际上是让我多来几次。”

    “高人自然有高人的架子,要是一次两次就被我请下了山,他不要面子的啊?”

    老陈不愿相信:“那医痴捉刀赶人怎么解释?”

    “天色不早了,医痴大师定是要做晚饭了,我们怎么好意思再赖着不走呢。”

    赵平安一脸笃定。

    老陈一时不知该说什么才好,不过决定公子下次再来,定要多带上些人手。

    ……

    这个傍晚,魏家家主再次将城内几大家族召集。

    自从上次出了魏老九暗算赵平安的事件,黑水城联盟险些解体。

    不过在魏家主的游说下,以及赵家分舵开始了大动作,本地几大家族不得不抱团取暖。

    “上次,的确是我大意了,以至于让手下的人差点误了大事。”

    魏家主先是告了声歉,接着说道:“不过我派去青州的人回来了,已经确定,赵平安在赵家毫无根基。”

    资料散发下去,每个族长一份。

    上面详细记录了赵平安的生平。

    赵平安是赵家一个侍女生的儿子,而且早产的关系,赵平安身体和脑子都有点不正常,而他母亲也因为疾病,早早就去世了。

    “赵平安虽是赵家人,但调动不了任何力量,所以我们可以放心大胆地对赵家分舵进行打击。”

    “当然,诸位还是要约束好手下,切莫伤了赵平安的性命,否则问题还是很严重的。”

    魏家主平白折了二十万血晶,深有体会。

    其余家主放下心来,纷纷说着什么同生死,共进退的话。

    魏家主只是冷哼一声,没再当回事。

    ……

    第二天大早,赵平安被一阵嘈杂的声音吵醒,老陈来报告道:“公子,我们的医馆医死人了,家属们来讨说法。”

    虽然医馆没有请到医道名师坐镇,但还是有坐堂医师治点小病小痛。

    昨天才重整开业,今天就医死了人?

    “将涉事医师唤来。”赵平安吩咐道。

    不多时,一名年老的医师到来,这名医师不是外聘的,是赵家自己培养的。

    之前赵平安中了幽冥烈火掌,就是这名医师负责后续调理的,医术还过得去,不该出现医死人的情况吧。

    “那名患者什么情况?”赵平安问道。

    老医师苦涩道:“这患者名叫张大春,昨天半夜来的,本来医馆都关门了,看他苦苦哀求,就给他诊治了。”

    “卑职查验他只是普通的风寒感冒,就开了对应的药剂。退一万步讲,就算卑职看走了眼,这风寒药剂也吃不死人吧?”

    赵平安点了点头,的确不应当:“老陈,验尸。”

    “是!”老陈领命退下。

    没多久老陈又折了回来,气愤道:“那些家属不让,说什么人死为大,不能折腾尸体,公子,要不要用武力镇压?”

    “那他们的诉求是什么?”赵平安脸色冷了下来。

    “他们要求赔偿一万血晶,以及让昨天坐诊的医师偿命!”老陈补充道,“公子,明摆着就是来闹事的,我建议直接以武力驱赶。”

    赵平安踱了几步:“这件事情不简单,背后应该有黑水城几个大家族推动,暂时不要动用武力。”

    赵家威名在外,一般人可不敢来闹事。

    “又是他们,该死!”老陈恨恨骂了句。

    “医馆暂时闭馆,给我备马。”赵平安很快有了决断。

    “公子可是要去找魏家?他们不会承认的吧?”老陈劝道。

    “去南樵山。”

    其实这次医闹事件,处理也很简单,要么花钱息事宁人,要么武力镇压。

    但这只能解决一时的问题,不能从根本上解决。

    今后必然会源源不断有此类事件发生,医馆根本别想正常经营下去。

    只有将医痴这种大佬请来坐镇,方才能够让黑水城几大家族投鼠忌器。

    试问谁敢栽赃医痴医死了人呢?

    虽然今天也不一定能请来医痴,但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多试试总没差的。

    一路快马来到南樵山,再登上山顶,只见医痴和玉儿姑娘正在收拾行囊。

    “前辈,这是做什么呢?”赵平安有些错愕。

    医痴看了一眼赵平安,本想骂人的,但他念叨了一句莫生气,气出病来没人替,便继续忙着手头的工作。

    玉儿姑娘小声回答道:“爷爷说要搬去外面住上一段时间。”

    南樵山住得好好的,怎么突然要搬家了?

    难道说……

    赵平安一拍大腿:“难道说前辈肯为我出山了?”

    随即赵平安上前帮忙收拾行李:“早知道前辈今天就要下山,我该收拾几间上好的房间的,不过没关系,前辈和玉儿姑娘跟我住一起也行。”

    “谁要跟你一起住!”医痴一把夺回行李,破口大骂,“我话就撂这儿了,我就算死,死外边,从这里跳下去,我也不会去你医馆帮忙的!”

    咦,这又有何深意?

    赵平安一时琢磨不透,转去撩玉儿:“玉儿姑娘,这是你托我带的诗集。”

    “多谢赵公子。”玉儿如获至宝一般,将诗集抱在了怀里。

    “话说回来,医痴前辈到底什么意思啊?”赵平安询问道。

    玉儿有些哭笑不得,赵公子是真不知道已经把爷爷得罪死了吗?

    玉儿支支吾吾地,不知该怎么说才好。

    就在此时,赵平安脑海中的系统叮咚一声:“即将为宿主注入神农要术的力量,请做好准备。”

    神农要术是什么鬼?又要挨打了?

    换个时候行不行啊,自己正面对着医痴最后的考验呢!

    可系统不容赵平安抗议,他只觉喉中一苦,继而天旋地转,翻倒在地。

    护卫老陈连忙扶起赵平安,他发现赵平安脸色乌黑,虽然没有外伤,但生机快速流逝,这是中毒的迹象。

    老陈骇然,将先天真气不要钱一般地注入赵平安体内,可宛如石沉大海,没有任何好转的迹象。

    “前辈,救救我家公子!”老陈连忙向医痴呼救。

    医痴双手一抱,冷笑道:“关我屁事。”

    玉儿倒是心地善良,抓起赵平安的手腕诊断。

    忽然,她脸色大变:“神农百草死?爷爷,这不是你最新研制的剧毒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