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吧 > 少主今天也被暗算了吗 > 第026章 好礼上门
    前一刻还趾高气昂的魏家主,一脸懵逼,当真是自家孙儿把人打了?

    而李家主的气势顿时攀上顶峰,破口大骂:“老匹夫,看你如何狡辩!”

    铁证如山,的确不好辩驳啊。

    “混账东西,你为什么要暗算李荣光?”魏家主转头,表面上训斥着自家孙儿,其实疯狂打眼色。

    魏江杰本来是咬死不承认的,可看到自家爷爷的眼色,心领神会。

    于是魏江杰当即反咬一口:“没错,是我打李荣光的,但是李荣光先动手的,他本事不如我,这能怪谁!”

    再否认意义不大,把暗算偷袭,变作打架斗殴,那样两边要负同样的责任。

    不得不说,上次被赵平安勒索过一次,魏家对于处理同类事件经验丰富了很多。

    李荣光气得直接吐了一口血:“魏江杰,你个臭不要脸的,我哪里先动手了?明明是你暗算我!”

    “况且,小爷后天五品的修为,难道正面打过不你个四品?”

    李家人群情激奋,但魏家主咬死是双方斗殴,责任对等,最多赔偿点汤药费。

    扯来扯去,李家实力不如魏家,最终只得接受了几千血晶的汤药费。

    至于想要二十万,那是赵平安才有的身价。

    两家矛盾暂且平息,但梁子算是结下了。

    ……

    赵平安专程让人打听了这件事情,一边听着报告,一边吃着早餐,心满意足。

    其实赵平安一开始并没有指定嫁祸给魏江杰,只觉得魏家人口那么多,总该有个能够匹配上自己掌印的。

    可万万没想到,挨打的李荣光一口咬定是魏江杰,关键掌印什么的也符合。

    而魏家为了减少责任,竟然承认了下来,不过咬死是两人互殴,不是暗算。

    这样一来,魏家的确只需要做出微不足道的赔偿,不过对李家的伤害却是最大的。

    黑水城家族联盟一旦有了裂纹,要想再像从前那般铁板一块,是不大可能了。

    “来人,准备点营养补品什么的,送到李家去。”赵平安一琢磨,做了如此吩咐。

    玉儿听了,面露不解:“公子,那李家对咱们可没少下绊子,凭什么要去慰问?”

    “本公子素来重视人才,特别是像李荣光这样的年轻俊杰,无端遭此劫难,心痛啊!”赵平安一声长叹。

    玉儿觉得赵平安的形象又高大了不少,满眼星星:“公子以德报怨,玉儿佩服。”

    其实,赵平安只不过是暗算了李荣光,出于内心的愧疚,另外,魏家与李家有了嫌隙,赵平安想尝试一下能不能拉拢李家。

    没多久,趴在病床的李荣光就收到了赵平安送来的慰问品。

    赵家子弟还转述了赵平安的话:“我家公子说,李公子是黑水城难得的年轻俊杰,无端遭此劫难,十分心痛,所以派我前来慰问。”

    李荣光听了这番话,觉得亲切至极,后背的掌伤好像都没有那么痛了。

    又想到赵平安也是经常遭人暗算,成天躺在病床,不由惺惺相惜起来。

    “我也有份礼物,劳烦兄弟送与赵公子,就说这份情,荣光铭记在心!”李荣光拿出了珍藏的宝贝,郑重交到了赵家弟子手里。

    不多时,赵平安收到了李荣光的回礼,是一个金漆木盒。

    刚刚打开一看,他就面红耳赤的把盒子关了起来。

    里面是几本画册,画册上的小人衣服穿得很少的那种。

    在这个没有网络的时代,这简直就是瑰宝啊。

    但赵平安没有看,而是将其锁了起来。

    不是他正人君子,主要是怕过不了审。

    赵平安有些口干舌燥,喝了些水:“玉儿,给我说点新鲜事。”

    赵平安想转移一下注意力,不然满脑子都是老汉推板车。

    “讲故事行吗?”玉儿成天守着赵平安,也没什么新鲜事,便这么说道。

    赵平安点了点头:“可以。”

    “那我给公子讲一个带颜色的故事吧。”玉儿思忖道。

    赵平安一脸不敢置信,难道玉儿要讲那种故事?

    这么冰清玉洁的妹子,竟然一言不合就要开车!

    “哦,你讲吧。”赵平安按捺住心头的狂喜,一脸道貌岸然。

    玉儿便说了起来:“有一天,五颜六色争吵起来,每个颜色都说自己是人们最最喜欢的颜色。”

    “绿色说,我是生命和希望的象征,人们离不开我。”

    “蓝色说,天空和海洋因为我才祥和,人们总是歌颂我。”

    “红色说我是生命主宰,能给人们注入热情。”

    “紫色说我最尊贵,代表着权力,是所有人都憧憬的。”

    “颜色们吵得不可开交……”

    最后,玉儿还总结了一句:“这个故事是想告诉我们一个道理,每种颜色各有用处,就像做人一样,应守好本分,不去羡慕别人,更不能狂妄自大。”

    赵平安一脸懵逼,这种浓浓的乖宝宝睡前故事是怎么回事?

    说好带颜色的故事就这?

    所以赵平安不服气,开始抬杠了:“人类明明就有最喜欢的颜色。”

    “哦?请公子赐教。”玉儿虚心道。

    “黄色。”

    赵平安说出这个词,桀桀笑了起来。

    玉儿一脸担忧,公子的脑袋,还能不能治好了?

    等会儿和爷爷重新商量一下方子,得把药效再加重一些。

    ……

    下午,赵平安闲极无聊,以视察工作的名义,离开分舵,来到药堂。

    自己掌握着上古医术,再不装逼就老了。

    况且若是又能碰到像红尘剑客一样的高手,治好她,征服她,岂不美滋滋。

    赵平安在药堂待了好一阵子,没有值得他动手的,普通小病他会治,但他的医术动不动就是鬼门十三针这种级别的。

    好比开必杀技打小怪,性价比太低了。

    而且就算赵平安愿意,人家患者也不愿意啊,比如说一个得脚气的,以开颅法来治,对方还不得吓死过去。

    赵平安闲着也是闲着,就在边上誊写神农要术,等玉儿和医痴学会这些,赵平安的性命便能进一步得到保障。

    又过了阵子,将近傍晚,有个人扛着一株灌木来到赵家药堂,然后被药堂弟子轰了出去:“再敢来闹事,打断你的腿。”

    来人苦涩道:“我这树真的是个宝贝,你们再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