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吧 > 畅游诸天影视世界 > 第一百三十五章秋生遇鬼(2/3求订阅)
    似乎是知道李逸在中午能醒过来似得,当李逸来到大厅之时,只见桌子上摆满了菜。

    同时,听见厨房还传来炒菜的声音,说明,还有菜没上。

    “小逸,醒了?我正想去叫你,这些菜可都是任老爷特意为你准备的。”九叔向着李逸招手道。

    “逸哥,快来吃饭吧。”任婷婷也坐在饭桌前。

    文才和秋生两个口水都快流下来了:“小师弟,快来吧,我们都饿死了。”

    “那我就却之不恭了。”李逸迫不及待的上桌,开始狂吃海塞起来。

    任发没有在义庄,他一大早就去了镇子上的安保团。

    听文才和秋生说,任发花重金找了一个前朝的刽子手,还是那种会凌迟的老手。

    看样子,他是要好好的炮制炮制那个害他们任家的卫宏。

    当李逸吃饱喝足之后,回到房间,继续睡觉。要不是被饿醒了,李逸起码能睡到晚上。

    下午,任发来了,送来了足足五百块大洋,被九叔代李逸收下了。

    因为僵尸已经被解决,也就不需要在留在义庄,任发就带着任婷婷回到了任府。

    他身上的伤势也恢复的很好,尸气已经全部消散,只待伤口恢复便可。

    ...

    “一更咯!”叼着根烟的更夫敲着锣,正在报时。

    忽然,更夫感觉背后有人,转头一看,没一个人没有,耸耸肩,将头转回来。

    “啊……”更夫直接被吓得后腿三步。

    只见他面前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白衣女子,并且,这个白衣女子还对着他微笑着。

    “姑娘啊,真差点让你吓死了,你没什么事吧。”更夫松了口气。

    “大叔,可不可以帮我一个忙。”白衣女子轻声说道。

    “帮你什么忙啊,我还要打更呢。”更夫一脸的不情愿。

    白衣女子说道:“很简单,你快调戏我。”

    “什么?要我调戏你?”更夫双目瞪圆,一脸骇然。

    “是,快点,快调戏我。”白衣女子不断催促,说着,还欺身上前,贴向更夫。

    “诶,你这个荡妇**啊,你想让我晚节不保,不行。”更夫连忙后撤,而后绕过白衣女子,头也不回的走了。

    “哼。”白衣女子一动不动,身子却自动旋转了过来,冷哼一声,伸出左手直接朝着更夫虚空一拍。

    正在走路的更夫顿时被一股力量给定住了身形。

    白衣女子右手一挥,就见更夫手中的灯笼,铜锣等物直接飞出,掉落在地。身子也不由自主的转了过来。

    白衣女子冷笑着,双手一甩衣袖,顿时,一股强烈的阴风席卷此处。

    “啊...啊...呃...”只见更夫浑身身子不由自主的慢慢吸向白衣女子。

    眼看着就要触碰到女子,只见更夫那强大的意志居然将束缚冲破,脚步顿时停住,伸出双手挥舞着,紧闭双眼:“不...不行,不行。”

    白衣女子见此,嘴角微微上扬,猛地,一股更加强大的力量推动了更夫,下一秒,更夫身体再次失去控制。

    双手直接紧紧抱住了白衣女子,脸部也朝着她的怀中拱去。

    “救命啊,救命啊,非礼啊……”白衣女子戏精附体,顿时惊恐的大喊起来。

    就在这时,骑着自行车的秋生从拐角处驶来。

    “哇,这还得了。”秋生当即下车,还不忘将车的撑角给撑起来。

    旋即,连忙快步跑了过去,一把将更夫扯开,先是一拳命中其脸颊,再是一脚踹中其独肚子,后者直接飞出,撞在一旁的墙壁上。

    “你...小姐。”秋生还想上前,便瞧见一旁的白衣女子身形摇摇欲坠,当即过去将其扶住。

    “喝,你胆子真不小,光天化日,不对,大街小巷调戏良家妇女。”

    “是她……”捂着肚子更夫满脸痛苦。

    “你不用解释了。”秋生直接将其话语打断。

    更夫连忙爬起身来,朝着秋生狠狠的呸了一声,便跑了。

    “嗯呢……”白衣女子轻呢一声,倒在秋生的怀中。

    “小姐,你没事吧。”秋生笑着问道。

    “我好怕哦。”

    “不用怕,你家在什么地方,我送你回去。”

    秋生带着白衣女子回到了她的‘家’中……

    第二日清晨,李逸神清气爽,精神好的不能在好,还有一件事,让他更加的开心。

    他在睡梦中居然突破到了练气二层,上清练气决也突破到了第二层。

    他体内的灵气,直接翻了一倍,虽然还是不多,可也让李逸很是开心。

    “哈啊……”这时,打着哈切的秋生从外面回来了,手中还拿着一堆黄符,朱砂,墨水等物。

    “你昨天晚上去哪了?怎么这个时候才回来?”九叔面无表情的询问道。

    “哈啊~~~没有,到隔壁村里去了。”打了个哈切,秋生还扯了扯衣领,顿时,将脖子上的两个草莓露了出来。

    一旁的李逸见此,一脸坏笑的看着秋生,熟知剧情的他,自然知道,他已经被女鬼小玉给办了。

    当然,他也能隐隐约约的从他身上感受到了一丝丝的阴气。

    连李逸都能感觉到,那九叔自然也是能发现,再加上看见了秋生脖子上的那两个草莓,顿时便知道了点什么。

    “你昨天做过什么事啊,嗯?”九叔道。

    “没有,我昨天回来的时候突然狂风暴雨,打雷闪电,我怕把黄符这些东西弄湿,就在一间屋子里避了一夜。”秋生又打了一个哈切。

    “昨天晚上一滴雨都没下啊,你不会是去青楼了吧,哈哈。”文才哈哈大笑。

    秋生困的要死,懒得理会文才,走了几步,直接躺在一个躺椅上,缩着身子睡了过去。

    “闭嘴,去,把这些东西放进去。”九叔呵斥一声,而后低着头向秋生询问道:“我问你啊,你昨天晚上和谁一起避雨啊。”

    “哦。”文才笑容瞬间消失,变成了苦瓜脸,拿着黄符离开了。

    此时,秋生已经睡了过去,自然不会回答九叔。

    “师父,我看秋生是遇见鬼了。”李逸来到九叔身旁,低声说道。

    “嗯?你怎么知道?”九叔显得有些惊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