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吧 > 畅游诸天影视世界 > 第八十四章结束(1/3跪求推荐票啊)
    就在李逸琢磨其破绽之时,他的右拳已然向着李逸腰间袭来。

    李逸手脚也不慢,左手紧绷压下,将之袭来的拳头挡住,右手挡在头前,将他另一只手的攻击挡住。

    而后,他的右腿快速踢向李逸的小腿,李逸早就在提防,当即右腿更加迅速的提出,当先一步踹在了他的腿上。

    青龙馆主闷哼一声,将腿缩回,正当李逸觉得青龙馆主也是个水货之时。

    忽然腰间一痛,只见青龙馆主的拳头不知何时砸在了他的腰间。

    “什么时候打来了?”李逸眉头紧皱,当即向后一撤,躲过其另外一道攻击。

    李逸当即定住心神,全神贯注,双肩一抖,两个拳头直直的砸向青龙馆主的胸膛。

    只见馆主微微一侧身右手手肘直接砸向他的拳头,左手成掌向李逸的胳肢窝戳去。

    见此情形,李逸右臂当即一闭,狠狠的将馆主的手夹在了腋下,同时他的左拳已经被其手肘弹开。

    拳头对手肘,让他的拳头异常的疼痛,不过李逸表面上并没有显露出来。

    馆主的手被夹住了丝毫不慌,并且嘴角还泛起了一丝嘲弄之色。

    只见其掌忽然变幻成爪,让李逸的腋下出现了一丝空隙,而后他左手前线猛地一推,用指骨猛地击打在李逸的腋下。

    “哼。”李逸闷哼一声,顿时,一股酸麻之感遍布的他的右臂。

    李逸见此,不退反进,左拳狠狠朝着他的脑袋砸去。

    馆主是个老师父,怎么可能就这么被击中,当即脑袋一偏避过李逸的攻击,同时右腿踢出。

    当李逸注意到脚下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当即李逸双腿一沉,紧绷的小腿便被踢中。

    很痛,不过尚在李逸的承受范围之内。

    馆主见此,乘胜追击,再次向着李逸进攻。

    就这样,李逸开始与之展开了大战,不时的,李逸能找到机会能做到有效击打。

    可青龙馆主抓住的机会更多,基本上李逸打中青龙馆主一下,他便挨上了三下。

    要不是自己练过好几年的抗击打训练,属性点也加了体质上,怕是早已经落败。

    几十个回合之后,李逸双手双脚已经尽是淤青,左眼也挨了一拳,略微有些肿胀。

    而青龙馆主稍微好点,脸上无碍,他被李逸击打的最多的地方是双手,毕竟他格挡的多。

    “嘭!”青龙馆主一记鞭腿将李逸扫到。

    而李逸,他的拳头在下落之时也砸在了他的大腿处。

    李逸摔倒在地当即向后翻转一下,与其拉开距离而后爬起身来。

    青龙馆主此时双手略微有些颤抖,刚刚被击中的大腿也是隐隐作痛,额头汗水密布。

    “这个家伙居然这么抗打,拳头也硬。”他内心此时已经有些慌了。

    他已经是接近四十,步入中年,气血早已经不如年轻人,更何况还是个变态的李逸。

    “在来,和你切磋果然比和师父切磋要来的舒爽。”李逸哈哈大笑,不顾身上的酸痛感,继续冲向了青龙馆主。

    他和金山找切磋的时候,完全找不到战斗的感觉,似乎金山找知道李逸是M国留洋回国,加之父母在国外开公司。

    妥妥的一个大富豪,他又怎么敢下死手,最多就是寻常切磋,让李逸进步很是缓慢。

    而这青龙馆主就不一样了,完全这么狠怎么打,毕竟师父把他打败了也就算了,来了个徒弟也来踢馆。

    他的面子还要不要?他的武馆还开不开?

    练武之人,特别是门下那么多徒弟,加之周围大把围观之人,他们练武之人最看重的是什么?是面子。

    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命可以不要,面子一定要。

    青龙馆主面色阴沉,望着李逸,紧咬牙关,:“不能输,这是金氏武馆的徒弟,输了,那我脸上就没皮了。”

    青龙馆主向前踏步,再次与李逸激斗起来。

    这一次,他改变策略,他要速战速决,不能拖了,在拖下去,他就要被活活累败了。

    他以胸口硬生生的承受了李逸的一拳,而后,他的右拳狠狠的击中了李逸的太阳穴。

    这是以伤换伤,不过胸口和太阳穴所能承受的力量显而易见。

    青龙馆主被一拳击退了数步,紧闭嘴巴,目视前方,似乎在压抑着什么。

    “嗡……”

    李逸的脑海中想起了嗡嗡声,身形控住不住的向着一旁走了好几步,最终在一旁的铁栅栏上停住。

    李逸扶着铁栅栏甩了甩脑袋,这一甩,让他的脑袋更加的昏沉,最后一个不稳,直接倒在了地上。

    他的眼角泛起了血丝,鼻子还有耳朵都溢出了鲜血,这是太阳穴被击中的后遗症。

    青龙馆主的拳头,虽然没有李逸力量强,可击打的是要害部位,所以受伤颇重。

    不过李逸还是没有昏过去,挣扎着爬起身来,眼角微微颤抖着,抱拳道:“馆主武艺高超,今日是李逸输了。我会在来的。”

    李逸说完,缓缓起身,而后摇摇晃晃的向着金氏武馆走回去。

    他的太阳穴被一拳打中,让他眼角有些模糊,在加之先前战斗所受伤害,李逸知道自己在打下去也必定会输。

    所以干脆的认输,回去。虽然输了,可他收益良多,也不会因为比武输了就一蹶不振。

    他仅仅只是学拳三月,能和学了起码几十年拳的青龙馆主打到这个程度,他已经很满意了。

    “师父好样的。”

    “一个跳梁小丑也敢来挑衅。”

    “就是,不把他打成猪头,都算是轻的。”

    那些弟子们当即嘲讽着离去的李逸。

    在他们看来,李逸浑身上下都是伤,脸上还肿了起来,反观自己的师父,却是一点伤势都没,孰强孰弱,显而易见。

    “刘馆主好样的。”周围围观的那些人也纷纷喊道。

    青龙馆主闻言,松了口气,而后微笑着对着众人抱拳,而后道:“继续练拳,我有些口渴了,进去喝杯茶。”

    “是,师父,您请,来来来,继续练拳。”严凡当即指挥者弟子们继续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