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吧 > 洛丹伦的黎明 > 第四十四章 陨落
    在玛尔加尼斯思考的这段时间里,阿尔萨斯已然是击倒了最后一只亡灵,他把战锤从背上取下来,丢在地上。

    “看起来我有些小看了你的本事。”玛尔加尼斯此时有些好奇,区区一名人类是怎么变得如此强大的?

    除去极少数的族群外,大部分凡人种族所能抵达的实力上限十分有限,可能穷极一生也就是普通军团恶魔的实力。

    当然,在这些凡人中也能诞生出佼佼者,他们能够轻松应对军团的主战恶魔。

    但除去他们当中的魔法使用者外,想凭近身作战压制军团高级将领的寥寥无几。

    因为恶魔们的体质基础就比任何凡人要强大的多,除非被那些强大的战士或刺客一击正中要害,不然他们几乎是一般实体星球上所能承受的最高战力。

    比如俗称为【深渊领主】的安尼赫兰,这些被描述为“散播毁灭的引擎”的恐怖恶魔,甚至能徒手撕裂巨龙,每一只深渊领主都可以击溃成千上万的凡人军队。

    面对实力远远超出任何凡间文明的燃烧军团,大部分时候,凡人英雄们的壮举也只是文明最后的挽歌而已。

    不过玛尔加尼斯确实从阿尔萨斯身上感受到了些许的威胁,但高傲的恐惧魔王只承认这么一点点而已。

    “来吧,释放你的怒火,面对你的内心吧。”

    玛尔加尼斯的低语在阿尔萨斯的耳畔回响,这声音里充斥着黑暗魔法,试图进一步地诱使阿尔萨斯走向堕落的深渊。

    可惜,阿尔萨斯压根就没有堕落,而恐惧魔王的低语也根本无法影响到他,趁着玛尔加尼斯施放魔法的时候,阿尔萨斯剑尖低垂,一丝又一丝的灵魂从周围的残尸上升起。

    霜之哀伤剑身上的符文被灵魂之力点亮,当有灵魂作为燃料的时候,这把符文剑才能展露其真正的狰狞面目。

    当周围亡灵的残魂被霜之哀伤吞噬殆尽的时候,玛尔加尼斯才逐渐意识到事情似乎有那么点……不对劲?

    ‘这小子已经懂得怎么驱使霜之哀伤吞噬灵魂了?’

    玛尔加尼斯仅仅因这个问题走了片刻的神,阿尔萨斯已经举着剑冲到他的跟前。

    ‘动作好快!’

    恐惧魔王巨大的蝠翼猛地一振,身体向后倒退,但霜之哀伤的剑锋已经是在他的符文胸甲上留下一道光滑的剑痕。

    如果刚才他退的稍微慢一点,可能这剑痕就是撕裂胸甲的巨大创伤了。

    一击没有得手的阿尔萨斯并未气馁,似乎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他的战靴踩在地面上发出“锵锵”的响声,恐惧魔王的身形还没完全稳住,下一剑已经接踵而至。

    玛尔加尼斯不得已只能抬起右臂,尝试用魔法强化自己的手臂,试图挡下阿尔萨斯的攻击。

    “噗嗤!”

    魔血飞溅,锋利的剑刃轻而易举地划破了邪能魔法和符文护甲,只不过这两层防护还是让玛尔加尼斯的手得以保存,只是留下了一条鲜血直流的伤口。

    这位恐惧魔王勃然大怒,刚想暴起发难,霜之哀伤上的一枚符文突然熄灭。

    与此同时,玛尔加尼斯感受到一股撕裂灵魂的疼痛由内而外地迸发出来,他双眼激凸,一大口血液吐在了地上,形成一枚符文。

    “这是……死亡的力量?”

    玛尔加尼斯难以置信地看着阿尔萨斯,他终于明白了,这个家伙已经不是圣骑士了!

    还未等玛尔加尼斯有别的动作,第二枚符文也随之熄灭,这让他双腿一沉,目光下视,发现两条暗影凝成的锁链牢牢地扣住了他的双腿。

    恐惧魔王的利爪飞快地扫出,那两条锁链看似十分脆弱地被斩断,可玛尔加尼斯的步子还没迈出去,就一个趔趄,半跪在了地上。

    那被他扯断的暗影锁链在一团黑雾地凝结下又迅速成型,甚至还延伸出了新的锁链缠绕住他的腰部和双臂。

    阿尔萨斯冷笑着高举霜之哀伤,刚刚聚集的灵魂之力全部爆发,锋利的锁链从四周的亡灵尸体上闪电般飞出,轻而易举地刺入了恐惧魔王的双翼。

    “吼!”

    玛尔加尼斯发出痛苦地吼叫声,他双目通红,嘴角还残留着血迹,他简直不敢相信,善于使用死灵法术的自己,竟然被阿尔萨斯用这些低级炮灰的尸体给阴了!

    那些亡灵的残骸,正是暗影锁链的爆发点,他们受尽折磨,未能安息的灵魂在阿尔萨斯的操纵下,纷纷暴起,要向施害者复仇!

    “你……是耐奥祖教给你这些的?!”

    玛尔加尼斯意识到,自己和其它纳斯雷兹姆,都被那个囚犯一样的巫妖王给骗了!

    “这个问题,等你在霜之哀伤里慢慢思考吧。”

    阿尔萨斯斜举着霜之哀伤,反握剑柄,向前猛地一顶,剑刃毫无阻碍地刺穿了玛尔加尼斯的胸膛。

    玛尔加尼斯露出不屑的笑容,尽管王子击败了自己,可是他不知道由纳斯雷兹姆打造的武器,是不能伤害……等等!

    恐惧魔王发出痛苦的嘶吼,他惊恐地发现自己的灵魂正在被符文剑贪婪地撕扯和吸收,他那污秽不堪的灵魂是霜之哀伤眼里的上等美味!

    与圣徒的灵魂一样,堕落者的邪恶灵魂同样是霜之哀伤的美食。

    玛尔加尼斯目眦欲裂,这样下去,不要说诈死脱身,他连返回扭曲虚空复活的机会都没有了,他的灵魂将化作霜之哀伤的养料!

    “不,不可能……不应该是这样的,这把剑,不——!!!”

    伴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玛尔加尼斯的身体软了下来,蝠翼无力地耷拉着,原本就苍白的皮肤变得更加惨白,仿佛失去了所有生机的雕像。

    失去了灵魂的支撑,他的肉体变得十分脆弱,再加上实体星球对恶魔的排斥,玛尔加尼斯的一部分身躯开始迅速地化作飞灰,消散在诺森德的北风里。

    到死,玛尔加尼斯也没有想明白,为什么阿尔萨斯懂得利用死亡之力,能够发挥出霜之哀伤的全部特性;为什么,不能伤害纳斯雷兹姆的魔剑,能够反噬他们的铸造者。

    他想利用阿尔萨斯诈死的计划落空了,玛尔加尼斯,这位试图引导阿尔萨斯走上堕落之路的幕后主使的灵魂,将被永远囚禁在霜之哀伤里,受尽折磨和掠夺。

    阿尔萨斯利用一丝死亡的气息保留住玛尔加尼斯的头颅,把它扔进了自己的空间包裹里,并走到战锤旁边,单手握住锤柄,圣光之力闪耀而出,净化了周围的一切。

    高大的通灵塔在圣光的冲击下,很快就开始分崩离析,碎石和水晶碎片一点点的剥落下来,阿尔萨斯没有丝毫留念地转身,吹了声口哨,像是在召唤什么。

    “唏律律”的空灵嘶鸣在冰原上回荡,似乎是在回应阿尔萨斯的呼唤,燃烧着蓝色灵魂火焰的骷髅战马从一阵迷雾中奔跑而出。

    它的身躯从虚无缥缈变得逐渐凝实,在地面上留下了长久不熄蓝色火焰印记,阿尔萨斯抚摸着贴近自己的骷髅马头,“好久不见,无敌。”

    “无敌”又轻轻地了打了个响鼻,它在回应自己主人的话语。

    “你的形态更加完美了,走吧,让我们去取一件本就该属于我们的东西。”

    阿尔萨斯将霜之哀伤放回腰间,翻身上马,握住了无敌的缰绳,根本不用他多做指示,这只战马高高地扬起前蹄,带着主人往诺森德更北方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