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吧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152章 三个推理结果?
    服部平次没有吭声,盯着尸体思索。

    毛利小五郎说完,就跟鲛崎岛治离开,准备找鲸井定雄问话。

    柯南低声道,“喂,你们看,这具焦尸的脸上有个奇怪的东西。”

    “硅胶树脂,”池非迟看了一眼,“也就是硅胶,一般整容中的隆鼻手术会用。”

    易容有时候也会用到,不过是用来支撑假脸的……

    服部平次还是盯着尸体,“也就是说,这家伙曾经整容过……”

    “不好意思!”

    两个工作人员拿着塑胶布走了过来。

    “用这个盖住尸体吧!”

    火被灭了,船又重新启动,加速前往小笠原。

    “喂,要不要去找一下?”柯南突然转头问两个人。

    “你们去吧,”池非迟摆手,看向后面休息室,从落地窗,可以清楚地看到里面鲛崎岛治正在审问鲸井定雄,“我在这儿等。”

    “好吧……”

    服部平次和柯南都有些无语,这里盯不盯都一样,池非迟这家伙说到底还是懒吧……

    两个人跑开后,矶贝渚在里面不知说了什么后,走了出来,“你打算一个人待在外面吗?”

    “嗯。”池非迟看了矶贝渚一眼,继续靠着扶栏,他觉得这个女人看他的眼神有点怪异,当然,不是喜欢……

    “你知道吗?”矶贝渚走到扶栏前,看着一片漆黑的大海,“我父亲他也不怎么喜欢说话,在人群里总是很沉默,却很讨小孩子喜欢,因为他就像会魔法一样,口袋里总能拿出小孩子想要的东西……”

    池非迟:“……”

    跟他说这个是什么意思?

    “他不喜欢打牌,最喜欢的鸡尾酒也是反舌鸟,”矶贝渚继续道,“他说那种绿莹莹的颜色,像是春天的嫩芽,跟生命一样美丽……”

    池非迟感觉有点不对劲了。

    他之前喝反舌鸟,是因为那是用龙舌兰做基酒,想想那个一出场就被炸死的大块头,就不会去多想那个组织的事了。

    矶贝渚不会想歪了吧?

    “他心情不好的时候,也会一杯接一杯慢慢地喝酒,”矶贝渚低声道,“他不希望自己伤害到别人的性命,那一次我看到新闻上的报道,说影子计划师误杀了一个人,就很担心,我想着回家会不会看到他又一杯接一杯地喝酒,但我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了……”

    “然后呢?”池非迟问了一句。

    “我来这艘船上,是看到报纸上古川大的署名,想着会不会遇到他,”矶贝渚转头盯着池非迟,“如果我再遇到他,哪怕他改变了容貌,我也能认出来的,哪怕二十年没见,他也能认出我来的!”

    “我跟影子计划师没有任何关系……”池非迟解释。

    “我知道,既然你说他死了,那他就是死了吧!”矶贝渚笑了笑,转身离开。

    “喂,等……”

    池非迟阻止不及,矶贝渚走得很干脆,服部平次来得很不是时候,让他心情很复杂。

    矶贝渚这是想了些什么?

    把他当成她老爸了?还是觉得他跟叶才三有什么关系?

    如果要说有关系的话,那么就只有——

    要是叶才三还活着,他很有兴趣把人装箱送到警视厅去卖钱……

    “我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啊?”服部平次笑着上前。

    “什么不是时候?”柯南也跑回来了。

    “没有没有,”服部平次笑着摆手,“小鬼不需要知道那些!你那边找到了吗?”

    池非迟:“……”

    算了,等会儿先去找矶贝渚说清楚……

    “找到了,”柯南拿出手帕,手帕里包着一个子弹壳和一封信,“我在机房找到了空弹壳,地上还残留着些许血迹,另外还有这封信。”

    “我是在餐厅入口旁边的男厕所的垃圾桶里,发现了一个揉皱的纸团……”服部平次也拿出一团揉皱的纸,当然,是用手帕包着的。

    一看到手帕,他就想起被抢走的手套,心就在抽抽,同时也看到了池非迟手上的手套……

    他们去找东西之前,应该向池非迟借手套的,结果忘了……忘了……

    池非迟在一旁听着,有点佩服这两个人,这才多久就找到了东西,连厕所垃圾桶都翻了。

    柯南没有留意到服部平次的神色,低头看着手上的信,“我这封信上写着‘到机房去等我,古川大’,再加上弹壳和血迹,死者应该是被叫到机房杀害,之后被放进了箱子里……”

    服部平次走到被盖住的尸体旁,拉开塑胶布看了看,“没错,太阳穴被人射了一枪。”

    柯南晃悠到靠着扶栏的池非迟身旁,又转头问服部平次,“对了,你找到的那张纸上又写了什么?”

    “跟你那封一样,都是用文字打印机打的,”服部平次展开揉皱的纸查看,也走到池非迟这边,“内容是‘船尾见,古川大’,这是有人邀请那个鲸井大叔去船尾的信。”

    “你怎么知道是鲸井先生?”柯南疑惑。

    “因为有两名船员看到,在12点过后,他一个人铁青着脸,在船尾大喊‘你出来吧,我来了’,之后船员出声跟他打招呼,他吓了一跳,”服部平次走到扶栏边,也学池非迟的样子靠着,“他立刻就离开了,还让船员对这件事保密,然后就慌张地回了餐厅,那两个船员等了一会儿看没有人来,之后就听到了甲板上的那声枪响……”

    柯南本来想跟两人一样靠成一排的,不过个子不够,只能放弃,“那个时候箱子着火了吗?”

    “当然没有,在现场也没有发现定时点火的装置,”服部平次道,“不然鲸井先生就是凶手了嘛!”

    “也就是说,歹徒是在上面弄出枪声,吸引大家的注意力,又跑到下面这层来点火的,”柯南摸着下巴,“难怪鲸井先生当时会那么恐惧,如果不是有那两个船员,他恐怕也会被凶手杀死在船尾那里。”

    “现在的问题是,凶手是怎么在甲板上开枪后,不惊动任何人跑到这里来。”服部平次道,“不过大致上已经知道凶手是谁了,要弄清楚那些只是时间问题。”

    “咦?你也知道凶手是谁了?”

    “你也是吗?那么……”

    柯南和服部平次对视,又转头看池非迟。

    池非迟点了点头,“我知道。”

    他肯定知道,还是不会错那种。

    服部平次兴致勃勃道,“那这样的话,我们就来对比答案吧!”

    “首先,叶才三的三个同伴,是龟田先生、蟹江先生和鲸井先生,”池非迟道,“再就是,毛利老师之前说的没错,那个101号房间的人不存在,是某个人假扮老人以叶才三的名义登船,之后又用自己的身份登船……”

    “对,这就是犯人设下的障眼法!”其他两个人齐声道。

    相视一眼,大家都是看破真相的人~

    天上,乌云挡住了月亮。

    露台上变得一片昏暗,柯南心里却满是激动,直接坐到木板上,自信笑道,“现在可能犯案的就只剩两个人了……”

    “没错,”服部平次点头,也坐在甲板上,“这里最值得注意的是,热僵硬的尸体手肘跑到尸体脚部的前方,还有腿部呈完全弯曲的状态……”

    “凶手让尸体以双手举起、蹲下的方式,装进箱子。”池非迟也试着跟两人的思路走,准备看好戏。

    “没错,”服部平次点头,“会这么做的只有那个人了!”

    “而伪装的也是那个人,”柯南笑道,“让人以为他被杀,其实是躲在某个地方!”

    “啊?你在说什么?”服部平次懵了,转身用手帕去拿旁边尸体手上的表,“看吧,这只表就是最大的证据!”

    “你有没有搞错?”柯南道,“这是凶手设下的陷阱啊!”

    月亮出来了一秒,又很快被乌云挡住。

    两人怔怔对视一眼,然后转头看池非迟。

    “池哥哥,你说呢?”

    “非迟哥,你说呢?”

    “柯南的思路我懂了,服部的思路大概也懂了,”池非迟一脸平静,“不过你们的推理有问题,设下陷阱的不是那两个人……”

    柯南:“……”

    服部平次:“……”

    喵喵喵?

    “等等!”

    服部平次叫停,神色也变得更加感兴趣,“也就是说,我们三个人做出了三种推理,这真是有趣!”

    “是啊,这还是认识以来的第一次吧?以前不管怎么样,方向都是一致的,不过这一次……”柯南也觉得有趣,转头看池非迟,“我们的方向出现了分歧,而池哥哥知道我们两个的答案,却坚持我们的推理错了,但真相永远只有一个!”

    池非迟看了好戏,准备提醒这两个人,“柯南的思路是……”

    “等等!”

    “等等!”

    柯南和服部平次同时叫停。

    “要不要验证一下?”服部平次斗志满满。

    “是啊,难得出现了分歧,”柯南看着池非迟,也有点跃跃欲试,“就看看谁是正确的好了。”

    “我没意见。”池非迟点头。

    非要跟他这个开挂的比?

    不过也好,他是先知道凶手是谁,然后收集的线索,思路肯定跟正常推理有差异。

    而且提前知道答案,想转回去很难,他去理解这两个人的思路,也是废了不少脑细胞的,让这两个人伤伤脑筋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