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吧 > 带着工业革命系统回明朝 > 第一千七百零五章 巴黎和约
    巴黎的卢浮宫,孙传庭、礼部大臣、红衣大主教马扎然、法兰西外交大臣正在谈判签署《巴黎和约》的事情。

    孙传庭这一方想要尽快从法兰西战场抽身出来向北欧进军,而马扎然想要尽快收回对巴黎的控制权。巴黎的平民对自己所在的城市被占领这一件事情感到了极大的不满,他们的情绪随时可能爆发。

    “丹麦国王已然从伦敦城返回丹麦军团在日德兰半岛的驻地,为反攻入侵丹麦的瑞典军队做准备。军主大人命令我们尽快和法兰西谈好条约,准备乘船前往北欧作战。”

    “关键是军主大人计划回到本土,他认为在堡垒密布的欧陆防守比进攻容易太多,在我们的火器进行下一轮更新换代之前,他并不想要继续在这里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教训欧洲人。所以我们只要去帮助丹麦王收复失地,战争就可以告一段落了。”

    “我们的火器更新换代前先不要将条约弄的太狠,否则会适得其反,到时候又要花费几个月的时间和大量的资源在法兰西。”

    在正式和法兰西红衣大主教、外交大臣谈定条件之前,孙传庭还有礼部大臣之间率先进行沟通,他们首先要明确和谈的目的是什么。

    红衣大主教带着一众法兰西大臣于卢浮宫和孙传庭、鲁珀特亲王等战胜者会晤。

    国王路易十三逃到了巴黎南部的城市,他和孔代亲王汇合,遥遥地参与这一次和谈。没有被俘虏的他手中还有小几万的军队,假如谈判破裂,他还能够继续抵抗。

    “第一,法兰西必须要解散欧陆同盟,不得针对我们神圣同盟,尤其是不能够插手我们神圣同盟与其他王国的战争。”

    “第二,法兰西不得驱逐我们的商人和暂时居住在法兰西境内的旅客,各方进行通商,恢复交往,不得设立过高的关税。我们的大使对所有在法兰西境内的我方公民享有领事裁判权,即大使馆以我方之法律管理我方公民。”

    “第三,赔偿神圣同盟500万里弗作为战争赔款,可以用艺术品来抵消部分赔款。”

    “第四,承认我们对低地敦刻尔克的占领。”

    “第五……”

    礼部大臣提出了《巴黎和约》的正式内容。

    因为这十年频繁的对外战争,九州军所到之处用坚船利炮逼迫当地的人签署通商建交的条约,对于提出条约已经很有经验,要来要去无非是割地赔款、通商、建交、驻军、领事裁判权、军事通行权等特权,就看对方是谁。

    相比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君士坦丁堡沦陷的时候各国还恨不得见到奥斯曼帝国被削弱,此时法兰西还有很多王国撑腰,唇寒齿亡,所以并没有要求它割地和驻军,只是简单的通商建交加赔款套餐。

    纵使孙传庭等人认为已经很优待的条约,而在红衣大主教和法兰西大臣看来却是极其屈辱的一份合约。

    法兰西率先发起成立了欧陆同盟,若是此时又宣布解散同盟,法兰西会失去自己才刚刚获得的霸权地位。

    “重要的是要尽快让他们离开巴黎,本身巴黎被占领就是一件让我们法兰西颜面尽失的事情,签不签订这样的合约,我们衣襟都失去了威望。至于报仇,我们可以暂时隐忍。”

    红衣大主教马扎然在这个时候安抚法兰西的大臣们,让他们先学会忍气吞声。

    他将这份条约内容送到了逃亡在外的路易十三的手中,让路易十三和其他重要的贵族考虑是否应当签订这样的条约来结束战争。

    “他们会签订《巴黎条约》?这样的条件对高傲的法兰西人来说无异于在他们的脸上扇了一巴掌。”

    “说不定路易十三会恼羞成怒,撕毁条约继续顽抗。”

    跟随过来的英格兰、苏格兰将领在双方谈判期间窃窃私语,他们认为法兰西签订《巴黎和约》的可能性不大。

    这次谈判双方都会针对条约中的内容,自己内部协商,在他们内部协商期间,谁也不知道他们内部商议的结果。

    马扎然在和贵族们谈论后,又收到了国王经费吃紧、想要快点结束战争的命令,他不得不做出了法兰西最后的决定。

    “我们愿意签订《巴黎和约》。另外合约中一条要求我们法兰西承认你们对敦刻尔克的占有,但是敦刻尔克是西班牙人的领土,我们的承认并没有用,你们还需要和西班牙人单独谈判。再者,我们法兰西宣布解散欧陆同盟之后,若其余诸国仍然维持欧陆同盟,则与我们法兰西并无关系。”马扎然说道。

    “可以。”孙传庭等谈判官都点头。

    双方各自在《巴黎和约》上签字盖章,确定这份和约生效。

    在和约签订之后,由巴黎向各地派出信使宣布法兰西退出欧陆同盟,至于欧陆同盟还能不能维持下去就看其余诸国的意愿。

    这样的背叛让神圣罗马帝国皇帝所在的奥地利、德意志诸侯、西班牙王国、波兰立陶宛联邦、瑞典王国、尼德兰联省共和国都感到不安,他们还没有离开同盟,却又不知道如何是好。

    尤其是神圣同盟归还了占领的法兰西领土,却单独占领了没有多少居民、属于西班牙人控制的敦刻尔克,显然是将这里视为他们在欧陆的桥头堡。

    “希望我们有日还能够再见。”孙传庭等人准备率兵退出巴黎,与前来送别的红衣大主教说道。

    “我并不希望再见到你。”红衣大主教却忍不住,直言不讳不想要见到瘟神。

    法兰西舰队司令布雷泽作为俘虏被还了回来,他看到孙传庭、鲁珀特亲王率领的联军离开,对马扎然说道:“大主教阁下,《巴黎和约》带来的不是和平,这只是休战。”

    “忍耐,我们必须要忍耐,等到所有王国都受到欺凌的时候,不出二十年,各地反抗东方人的浪潮就会愈加凶猛,就算没有我们法兰西,还有其他王国会站出来振臂高呼。”马扎然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