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吧 > 带着工业革命系统回明朝 > 第一千二百九十二章 嚣张
    轰!轰!战舰左舷的火炮猛烈开火,白烟弥漫,火炮手熟练地清理炮膛、重新装填炮弹。

    阿尔及尔的北炮台遭到了联合舰队猛烈的火炮攻击,呼啸的炮弹落在炮台附近,让戍守炮台的海盗心惊胆战。他们尝试着使用炮台上的青铜火炮还击,与海上的联合舰队互相炮击。

    位于大陆上的炮台没有被击沉的危险,但是以炮台上相对落后的火炮,想要击沉海面上起伏不定的战舰也一点都不容易。

    联合舰队还很克制,还没有发动强攻,只是对于城内海盗形成一种压迫感。

    联合舰队对于阿尔及尔的炮击行动让阿尔及尔的气氛压抑到了极点,火炮的声音就像是巨人在敲打着一面巨鼓。

    作为这次封锁阿尔及尔事件主角的李晋德也听到了火炮轰鸣的声音。

    在佩尼翁要塞充当苦力的他看到了出现在远方海面上的战舰,他刚开始还不知道这是第四舰队和不列颠皇家海军组成的联合舰队。

    即使是第四舰队,又怎么会知道他在阿尔及尔,又怎么会如此兴师动众?

    不过帕夏穆拉特令人来将李晋德转移到佩尼翁要塞的监牢里面单独看押,甚至伙食都改善了不少。

    种种的异常行为,让李晋德意识到此时正在炮击阿尔及尔炮台的奇怪舰队说不定和他本人有着密切的关系。

    难道是第四舰队?可是他们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

    李晋德见到帕夏令人送来还算是丰盛的伙食,耳边还可以听到战舰炮击港口的声音,心里在琢磨着出城外海上炮击阿尔及尔的很有可能会是自己人的舰队。

    “你们的人在攻打阿尔及尔。”

    一个戴着头巾、衣着奢华的人在众多海盗的拥簇下走进了监牢。有奴隶在用英文向李晋德转达来人的意思。

    “这是我的手下在不列颠沿海虏获的村民,很巧你也会不列颠那边语言,我们的沟通就顺利多了。在我们这里的人之中根本就找不到一个会汉语的人。我,阿尔及尔的至高统治者,你可以叫我穆拉特帕夏。”

    到来的人正是海盗大头目穆拉特,奥斯曼帝国在阿尔及尔的总督。

    他打量着眼前这个因为过量劳作和食不果腹而变得面黄肌瘦的华夏商人,不曾想会因为临时起意绑架他而酿成了联合舰队进攻阿尔及尔的大祸。

    “当初就是你把我绑架到这里!”李晋德双目圆瞪,几乎有怒火喷出。

    就是眼前这个人将他绑架到这里来,让他经历了一段时间的折磨。

    “你们东方的帝国处死了我前去香料群岛贸易的儿子,这仇算是结下了,我当然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抓住的华夏人。”穆拉特说道。

    李晋德没有想到自己被抓住还和南洋行省官府有关,他想了一会儿说道:“香料群岛的官府不可能会无缘无故处死一个外来的商人……除非你的儿子在那里从事走私活动或者勾结海盗杀人放火……如果他是因为在东方违反我们东方的法令,那么被官府处死是应该的……”

    “闭嘴!那可是我的独子,将来要继承我的位置成为管理阿尔及尔的帕夏!结果现在被你们的人杀了!别以为你们的舰队到来就能够把你救出去!我们几代帕夏在阿尔及尔修筑城堡、城墙,将劫掠和购买而来的火炮部署在各个重要的工事里面。这里就是铜墙铁壁!我们在外海上无法战胜他们,但是他们也休想要冒着两座炮台的交叉炮火上岸!”穆拉特有些气急败坏地说道。

    李晋德听到这里反而笑道:“如果你真的胸有成竹,你的语气为什么会这么暴躁。”

    他看出了穆拉特内心的不安。很多理论上坚不可摧的要塞,在被真正攻打的时候才能够得到检验。

    穆拉特毕竟是纵横西地中海多年的大海盗,无意间向李晋德暴露了自己内心的不安,迅速便调整过来心态:“你是个聪明人,到底是什么人?值得你们的人专门从遥远的最东方派遣舰队过来营救你?王子?还是什么公爵?”

    李晋德这次被问傻了,自己哪里是什么王子和公爵!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第四舰队会全体过来向海盗兴师问罪啊!

    “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商人。”李晋德答道。

    “你以为我是蠢货,会相信你的话吗?一个普通的商人怎么可能会让一支舰队不远万里过来要人?!我的儿子被你们的官员处死,我都没有率领海盗船队远征东方的打算!”穆拉特强忍住怒意,对李晋德说道。

    “我真的只是个商人,如果说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我带领船队驻扎在伦敦城进行贸易。我真不知道为什么我们的舰队会主动过来救我。话已至此,你爱信不信吧。”李晋德无奈地耸了耸肩,狼吞虎咽般清扫桌子上的食物。

    当苦力之后他还没有吃过这么丰盛的一顿饭。

    穆拉特本来想要过来弄清楚李晋德的身份,不过他现在还是无法确定李晋德到底是什么。

    按照常理判断,能够让两国舰队前来援救的人不会是什么寻常人物,有时候连王子都没有这样的待遇。

    要么是李晋德说谎了,要么是联合舰队炮击阿尔及尔还有其他的目的。

    饶是穆拉特这般当地的枭雄人物摊上这样的事情都无法分辨事情的错综复杂。

    李晋德并不算是普通的商人,他有着一定的人脉在他出事的时候为他奔走。另外联合舰队的目的也不是那么单纯,他们想要通过打击阿尔及尔的海盗来树立自己的威望,同时从阿尔及尔的海盗这里狠狠地敲上一笔赔偿金,以黑吃黑。

    穆拉特想不清楚其中的关联,便没有继续审讯下去,而是起身准备离开。

    “还有,你儿子死后,你没有率领海盗船队远征东方,只是因为你没有那样的实力吧?但是很遗憾,我们的舰队有远征西方的实力。”李晋德一边狼吞虎咽一边嘲讽道。

    穆拉特听完翻译的转达后,火冒三丈,如果不是城外还有战舰在威胁着阿尔及尔城,他恨不得立刻掐死这个开始变得嚣张的华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