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吧 > 带着工业革命系统回明朝 > 第八百一十六章 需要帮你成为国王吗(二更)
    军主府的大厅,楚云正在拿着艾拉织的小毛衣,总觉得这玩意不适合给小孩子穿,还是直接去买几件现成的吧。

    “军主,高丽王世子李凒带到。”余成进来说道。

    在他的身后,是高丽国的李凒。李凒在科学院待了几年时间,在一两年前学成,带着第一批高丽国的留学生返回了高丽国,想要将高丽国也变得富裕起来。

    “李凒拜见军主大人!”李凒恭恭敬敬地向楚云行礼,当他看到了楚云手里握着一件红色的小棉袄,不禁有些惊异。

    “请坐,不知道你返回了高丽国以后,这一段时间是否在高丽国是否有所成就?”楚云看向这个在辽南成长起来的高丽人,知道李凒很推崇新学,他回国以后肯定也会想办法在高丽国推行新政。

    “回军主的话,我回到高丽国以后便组织高丽国的商人们开设工厂,在平壤成立了各式工厂17间,同时呼吁朝内大臣进行土地改革,不过……”李凒说到这里,神情微显暗淡。

    “可曾发生了什么事情?”楚云见李凒脸色有些不好看,不由问道。

    “本来我想要收回土地归朝廷所有,然后与华夏一样,再由朝廷将土地分给农民耕种,以解决土地兼并之问题。同时我还想要在我们高丽成立新式学堂,结果这两项措施都被大臣们大为抨击,说我是受到了军主您的蛊惑,意图祸害朝政。不止如此,他们还联名向父王上奏折弹劾,说新学是邪门歪道,而收回土地是动摇国本。父王为此限制了我的自由,原本成立的17间工厂,报社之类的工厂有4间被关闭。”李凒说道。

    高丽国的封建势力看来很强大啊。楚云听李凒所说,大概知道了李凒遇到的阻力。

    高丽国奉大明朝为宗主国,而且一向都是以“小中华”自居,连很多制度都是抄袭宋、元、明几个朝代,而且主流思想就是程朱理学。在封建势力还完好无损的高丽国,想要推行新政?比楚云在中原推行新政还要困难很多。何况李凒此时还不是国王,在他的上面还有一个高丽国的仁祖,以及强大的文官集团!

    文官集团作为当地的封建主,与明末的东林党等文官集团差不多,在他们当权的时候绝对不会轻易放弃自己的利益。

    “本来我返回高丽之前信心满满,想要让东瀛成为第二个华夏,自信自己能够做到。但是回国以后,才发现自己的力量太过渺小与软弱。商人们能够听我的话,一方面是因为他们想要赚钱,另一方面,是因为我有着王世子的身份,可以给他们提供一些便利。”

    “但是我与强大的文官们相比,却没有任何话语权而言。他们的奏章可以否定我所做的一切。就连我的父王,受到文官们的蛊惑,对我越发疏远……这次我带领使节前来,我的父王起先还不同意,后来我一再恳求,我才能够到来这里。”

    李凒令手下取来一个精致的礼盒,呈给楚云:“不说这些烦心的事情来叨扰军主您。天朝地大物博,应有尽有,这次前来拜访军主您,我也拿不出什么好东西作为礼品——这是一个山民在深山之中挖出来的几根红参,品质还算过得去。”

    楚云接过礼盒,打开以后发现里面躺着几根褐红色的高丽红参,参条粗壮,盒子打开的时候有浓郁的香味,知道这已经是极品的高丽参了,至于李凒所说的品质还算过而去就纯属自谦罢了。

    “既然是你的一番心意,我就收下了。”楚云将高丽参收下,正好以后给艾拉补身体,而且楚云已经感受到李凒在隐约间向他求助了,要是不收下反而会让他感到不安。

    “推行新政是十分艰难的事情,文官集团本身就是大地主,土地改革会侵害他们的利益,他们反弹自然厉害。要是一切都那么顺利,那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困难的事情。”楚云肯定了李凒的说法,“接下来你打算这么做?”

    “我想着接下来游说我的父王,获得他的支持,然后再拉拢一些开明的文官。只要向他们申明大义,我想持之以恒,必定能够打动他们。”李凒说道。

    楚云却不以为然。以他的见识,高丽国现在的国王对李凒排斥恐怕不只是以为文官对李凒的弹劾那么简单。

    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李凒在来到科学院留学的时候对国王还没有威胁。但是现在李凒成长起来以后,又被科学院的新学所影响,已经开始威胁到了高丽国仁祖的地位。

    目前仁祖正值壮年,估计还能够统治高丽国几十年,而李凒突然活跃起来,带着一群高丽国的留学生和商人在高丽国开始大张旗鼓地进行改革,对仁祖的统治自然造成了威胁。特别是一旦李凒变革成功,那么他的声望将会在高丽国达到空前的高度,甚至逼迫仁祖将王位交给他。

    帝皇之家无亲情,父子手足相残的惨况并不少见,恐怕还年轻的李凒虽然隐隐察觉,却不愿意往这方面去想,所以便将仁祖对他的约束当成了纯粹是文官弹劾的原因。

    “你的想法本来无错,但是我并不认为他们会被你所说动,他们只会用程朱理学那一套跟你说仁义道德,祖宗之法不可变。”楚云沉重地说道。

    “那军主您觉得我应该怎么办?我想要带领高丽国走向富强,但是阻力太大,太困难了,我又没有您的才能和魄力。请军主给我指明方向。”李凒急迫地向楚云问道。

    李凒用虔诚的眼神求助地看向楚云,想要从楚云这里得到建议。

    楚云坐在木椅上,看着这个虔诚的信徒,觉得自己有点像是教父,已经开始有自己的信徒,而且这个信徒还是高丽国以后的国王。

    “如果想要推行新政,就需要先获得至高的权力,需要我帮你提前登上高丽国的王位吗?”楚云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