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吧 > 带着工业革命系统回明朝 > 五百五十二章 躁动的大草原
    “你听说了吗?二王子殿下好像不在了。”

    “你说的不在是什么意思?”

    “就是死了。”

    在长德垒防线,阮家士兵交头接耳。阮福澜病重去世的消息已经传到了长德垒防线,让长育垒的阮家士兵动摇起来。

    “听说主上因为丧子之痛,卧榻不起,现在富春城里面已经由义兴郡王暂时把持朝政……也不知道以后我们阮家还能不能够和以前一样变得强大。”

    “噤声!这种话不是你们这些人能够私底下议论的,否则就是私议朝政之罪!”一个阮家的将军走过来,喝止了小兵私底下的议论。

    小兵们见到来人是北方将军阮有进,带领长德垒守军成功抵挡郑主进攻的英雄,赶紧闭住嘴巴,不再多嘴。

    阮有进神情复杂地看向南方。他受到了阮主阮福源的任命,从现在开始,他已经是北方最高的统帅,但是他却一丁点儿也高兴不起来。因为这个时候的阮家已经不是一年前的阮家。阮家最高层的一群人,阮福澜、陶维慈都过世,阮福源估计也撑不住多久,这样的担子落在年轻的他身上,让他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压力。要是阮家倒在了他、阮有镒、阮福濒手中,以后就算到了阴曹地府,也难以向阮家先人交代。

    “将军,富春城又传来了消息,急令您奔赴富春城,主上急找。”一个传令兵过来阮有进身边说道。

    阮有进接过阮福源的加急送来的密信,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你下去备马,我这就前去富春城。”..

    富春城内,所有的阮家官员都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坐立不安。因为阮家继阮福澜、陶维慈离开以后,阮主阮福源也奄奄一息。今天已经是第二次告急。阮家官员都心系着自己家主的安危和性命。

    富春城的客舍里面,阮有镒找到了邓千龙等人。与他同来的还有阮家水师统领,义兴郡王阮福溪。

    “阮有镒、义兴郡王?你们怎么在这个时候突然来拜访我们?”邓千龙在日丽海口见过阮福溪。

    当时他率领南洋舰队北上日丽海口与郑家水师、尼德兰战船作战,就曾经和阮福溪带领的阮家水师合作过——与其说是合作,不如说是邓千龙逼着阮家水师强攻日丽海口,虽然成功拿下了日丽海口,但是阮家水师的士兵也损失不少。

    阮福溪的神情和语气都颇为凝重:“邓将军,我们之前也算拥有过一次愉快的合作,我们也信守自己的承诺,让你们的舰队自由驻扎在我们的会安港。这次我希望你们的舰队仍然能够站在我们这一边,为我们稳住人心。特别是当郑家想要在我们阮家出事的时候,再次南下。”

    邓千龙和孙旭等海军将领面面相觑,他们很难想象,原来他们的存在已经可以影响到了安南国的内政。阮家想要平稳过渡权力更迭时期,那就得要取得南洋舰队的支持。如果有南洋舰队的支持,那么就能够事半功倍,无论是阮家内部蠢蠢欲动的老臣,还是外部的郑家,都要好好掂量一下与九州军为敌的后果。

    “我们军部的命令就是要维持安南国的安稳,所以如果有大事发生,我们舰队也不会袖手旁观的,只要你们事后能够付出相应的代价。”邓千龙说道。

    “等价交换,这样的道理我们也懂。只是下次你们的条件是否可以放得稍微松一些,我怕长此以往,我们阮家可能再也拿不出能够吸引你们的东西了,毕竟天朝地大物博,我们有的东西你们都应有尽有。”阮有镒在一旁说道。

    阮家实在是倒霉透了,而且唯一能够帮忙解决问题的九州军又是狮子大开口,现在会安港成为南洋舰队在南洋的驻地不说,阮家还欠着九州军百万两白银,这一笔巨债到现在阮家都没有还清,哦,应该说都还没有开始偿还。

    “商人常说,一分钱一分货,我们南洋舰队拥有大量的巨舰和火炮,每一次作战消耗的火药量难以想象。如果想要雇佣我们作战的话,这一点代价还是值得的。”邓千龙说道。

    “唉。”阮有镒摇了摇头,“希望再也没有大事发生,否则我们阮家还真的兜不起了。”

    这个寒冬发生了很多事情。安南国北方的郑家在厉兵秣马,准备再次南征阮家。一艘艘大船载着火药和火器从广州府的方向到来郑家的港口,暗地里为郑家输出火器,同时要求郑家签订相关的条约。阮家则在获得了九州军提供的一批火器以后,开始训练新军,打算凭借这一支火器军队抗衡随时可能南下进攻的郑家。

    上次郑家虽然被九州军打退,但郑家水师并没有受到重创,只是进攻长德垒的步兵有所削减而已,并不影响下一次的进攻。

    冬去春来,在大地回春的时候,阮主阮福源撒手西归,年仅十一岁的孙子阮福濒上位,同时义兴郡王阮福溪摄政,阮有镒、阮有进两人统帅军队,拱卫阮家的地盘。

    而在遥远的北方大草原,漠南和漠北的蒙古部落开始行动,沉默已久的大草原重新躁动。

    几个骑兵小队出了长城,在苍茫的草原上面疾驰,将军情传达到各个部落!

    “阿瓦,这次我们漠南骑兵兵团要出征,上面宣告的时间是短则两个月,长则半年。我也不知道去打哪里,也不知道能不能够活着回来,请阿瓦保重自己。如果我战死沙场,兵团也会赡养您终老的。”

    一个蒙古包里面,一个年轻的蒙古男子对脸上长满皱褶的老父亲说道。

    “你去吧,能够加入漠南骑兵团,是你凭借你杰出的马术得来的荣耀,我们部落不知道有多少人羡慕你。不要担心我,在汉人、女真人的面前也不要为我们蒙古勇士丢脸,哪怕是战死沙场!”老牧民沉重地拍了拍年轻战士的肩膀。

    “那阿瓦……我走了。”

    年轻战士走出来蒙古包,与蒙古包外面的战友汇合成一条细流,骑着战马向漠南骑兵团的归化城驻地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