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吧 > 带着工业革命系统回明朝 > 第三百五十五章 东方强盗


    在雅库茨克堡垒的上方,一面由白色衣物组成的白旗升起来。哥萨克人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会在东方的荒原上遭遇全副武装的对手,只能用自己的衣服作为投降的旗帜了。

    “长官,他们终于放弃抵抗,向我们投降了!”折腾了七天七夜的拓荒团成员看到雅库茨克城堡上空的白旗,惊喜地叫道。

    “这群狼崽子终于放弃抵抗了吗!”在一旁休息,满眼血丝的何异立即从地上爬起来。

    这一场陷入僵局的战斗终于落下了帷幕。

    城堡内的哥萨克人将火枪从里面扔出来,然后双手高举出来表示不再做抵抗。德米特里坐在白旗的下方,眼神复杂地盯着他们这一路抢掠过来获得的毛皮。

    这一投降,这些毛皮和财宝将不属于他们了。

    拓荒团的士兵手持火枪小心翼翼地靠近城堡,开始收缴这些战利品。

    “好家伙,这些人竟然有五六百张毛皮,这一路抢的不少啊!”拓荒团成员在哥萨克人的马车上发现了比他们贸易得来的毛皮还要多,一边骂道一边咧嘴笑道。

    “靠,做强盗比我们做贸易来钱快多了!”何异也眼红了起来,五六百张珍贵的毛皮,这简直是难以想象的财富。最起码,他们拓荒团的人可以从中狠狠分一笔。

    “如果不是军主说西伯利亚平原以后就是我们华夏疆土的一部分,尽量要拉拢当地土著,否则我们估计也会像他们一样直接开抢。荒原上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唯一值钱的也就只有这些毛皮了!”一个拓荒团的军官赞同道。

    “大错特错。”陈孝德却不同意他们的看法。

    “陈孝德,你小子说,有什么比直接抢土著的毛皮来钱更快?”何异使劲地摸了一把毛皮中一张珍贵的白熊皮。

    “依我看来抢土著有三个不好的地方。第一点,这些土著星星点点地散布在万里荒原上,要找到他们十分困难,很花时间。第二点,要是惹怒了土著,他们凭借熟悉地形伏击我们,我们难免会产生不必要的伤亡。还有第三点,抢掠会带来世仇,这种仇恨是入木三分的,我们会成为他们的敌人。”陈孝德摇头晃脑地说道。

    “你说的也有道理,不过还有比这个能获得更多毛皮的方法?”何异问道。

    “当然是抢啊。”陈孝德说道。

    “你刚才才说抢掠土著有三大不好之处,为何又要抢?”何异不解道。

    “我这抢并不是指抢土著,而是抢这些抢土著的毛子,就是黑吃黑。你看这五六百张毛皮,肯定是他们经年累月才抢过来的,我们一战便可以将他们的成果占据,又不用得罪土著。难不成还有比这来毛皮来得快的方法?”陈孝德说道。

    “你小子是在故作玄虚,谁不知道啊。哈哈,说的没错,我们只要边贸易,边抢劫这些哥萨克冒险队,今年的分红没谁了,说不定比去征服东南沿海的海军部队赚得还多。”何异兴奋道。

    除了毛皮和一些银币,拓荒团的士兵还在哥萨克人的营地里搜到了价值比毛皮还高的东西。

    “团长您看这是什么,我们赚大了!”一个搜查的士兵手里捧着一叠纸张。

    “什么东西让你这么吃惊?”何异取了最上面的纸张一看,眼中精光大放,而后又陆续取了其他纸张,迅速地扫了一遍,“这……这些是我们还没有探索过的西伯利亚平原中部和西部地区的部分地图啊,而且标注了他们的交通线和补给站,这是好东西!”

    在哥萨克人描绘的地图上,用的是何异看不懂的文字,不过地图的线段这些基本的地图要素一看便知。

    “好,有了这些地图,我们就可以一路抢到欧洲去!”何异的双手在颤抖,他仿佛看到了沿途毛子的补给站全都落入拓荒团的手中,他们的毛皮和银币也同样落入拓荒团的钱囊里。

    德米特里和其他哥萨克俘虏见自称是东方帝国的士兵狼吞虎咽般洗劫他们的行囊,哪里有东方皇帝禁卫军的举止,多半就是和他们差不多的冒险队而已。

    “该死的东方人,我们已经投降了,快放我们回去!”德米特里叫道。

    “这个哥萨克在说什么呢?”陈孝德见明显是哥萨克头领的人用着东欧那边的语言大喊大叫,对负责与这些哥萨克交流的人问道。

    “长官,他要我们放了他们。”拓荒团通过蒙古语和突厥语与哥萨克人进行沟通。

    “哼,都当了俘虏还不安分一点。告诉他们,不止是他们入侵了我们东方的领土,而且他们这些地图上补给站、交通路线全部都落在了我们的领土上。我们需要他们给我们带路,收复这些被他们侵占的领土。”陈孝德在哥萨克人描绘的大地图上画了一个大圈,“这些地方都是我们东方的领土。”

    德米特里看着眼前这个趾高气昂的东方人在地图上画了一个大圈,又听到哥萨克同伴给他翻译这个东方人的意思,眼睛一下子瞪大:“强盗,东方的强盗!这个圈都快把波兰立陶宛联邦给圈进去了,照他们的说法,整条莫斯科河都是他们东方的内河!这分明就是无赖、强盗!”

    “无耻卑劣的东方强盗,他们太狂妄了!”其余的哥萨克人还以为陈孝德是故意戏耍他们的,纷纷眼红脖子粗地骂道。

    陈孝德其实也不知道这些地方是哪里啊,只知道西伯利亚平原很大,按照楚云的吩咐,在宣称主权的时候,要尽量宣称多一点地方,反正自己不吃亏。谁知道陈孝德这随意划的圈,把整个沙俄都给划了进来,还圈了不少东欧的地方过来……

    不知者无畏,陈孝德一点都不因为自己弄错而感到羞耻。

    “他们在说什么呢,怎么生这么大的火气?”陈孝德问道。

    “副团长,他们在骂您……强盗……”懂得突厥语的拓荒团成员说道。

    “都当了俘虏还这么嚣张,说我是强盗?我今日便要叫他们看看我们强盗的手段。”陈孝德这个文人出身的参谋撸起袖子,气急败坏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