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吧 > 你真是个天才 > 第35章 我是天才
    原诗上前两步,脸上绽放出晴朗的笑容:“又见面了,白骁同学还有清月同学,自我介绍应该就不必了,咱们来直入正题,说说为什么我最适合成为白骁同学的导师。”

    清月动了下眉毛:“洗耳恭听。”

    原诗说道:“第一,在所有参加面试的资深导师中,我的天赋最好,当年入学时,我是刷新过入学测试记录的名副其实的天才少女。而只有天才,才最能理解天才。”

    这话连白骁听了都觉得有意思:“你觉得我算天才?”

    “分数摆在那里,难道你自己反而不自信了?”

    白骁当然不会质疑自己的天赋,在部落,他的武技天赋之强,甚至凌驾于其父白无涯之上。

    但这里毕竟不是部落,雪山上的天赋,难道还能带入到南方大6?

    “红山学院既然推崇有教无类,那无论什么样的潜力就都是潜力,你的潜力是明摆着的,能不能挖掘出来,看的就是导师的本事。而我不觉得那些只懂得因循守旧的老东西,或者某个天天碰壁,天天苦命挣扎在瓶颈前的庸才,有资格引导白骁这样的绝世天才。他们永远也不会懂得那开天辟地一往无前的豪迈!”

    这番话洋溢出的自信简直肉眼可见,而原诗则趁热打铁,继续说道:“此外,我的着眼点与其他人不同。对于大多数导师来说,白骁的价值无非是禁魔体和上古之力,但是对我来说这两个特征都不是关键,关键的在于白骁这个人!一个能为了心爱之人背井离乡,也不在乎对方失忆的痴情男子,我还是第一次在小说以外见到,我很欣赏这样的男人!”

    另一边,清月颇为玩味地说道:“对于你的欣赏,我就不那么欣赏了。”

    原诗说道:“别误会,我是弯的。”

    “……”清月难得一见的露出卧槽的表情,手中旋转的笔也落到了桌子上又滚落地上。

    半晌,清月才说道:“我本来想说师生恋的问题。”

    “师生恋有什么问题?”原诗奇道,“只是院规不允许而已,没什么大不了吧?”

    “……”

    清月沉默了一会儿,弯腰捡起笔来,看向白骁:“你怎么说?”

    白骁从始至终都在认真观察着这位言谈举止都出人意表的资深导师,心中的确有着自己的打算。

    虽然这场面试是清月组织,也是清月主持,但白骁身为当事人,也没有置身事外。

    前四位导师没给他留下任何深刻印象,只感觉进进出出的根本是四张一模一样的面孔,如同四等分的老爷爷。反而之前那个肥肥胖胖的郑力铭让人眼前一亮——是真的油光锃亮。而他所说的话,也多少触动了白骁。

    身为雪山部落的天才猎手,白骁一生从未遭遇过所谓瓶颈,但放眼所见,在瓶颈面前头破血流的人却数不胜数。能够始终奋力挣扎寻求变通,是极其难能可贵的品质,所以郑力铭的思路,白骁还是非常认可的。

    但这位原诗所描述的,却是全然不同的景象。

    真正的天才,不需要那么多弯弯绕绕,遇山开山,勇往直前……这也是白骁习惯的行进方式,无论是锤炼武技还是和清月的恋爱,白骁向来都是直线前进的。

    白骁没说话,清月却看出他已经心动,然而她本人其实更中意前一个……少女伸手在书桌上敲打了两下,沉吟道:“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当然有。”原诗说道,“我更胜任导师一职还有两个原因,第一,这是院长给我的推荐信。”

    清月闻言惊讶不已:“院长?”

    奇怪了,老师明明承诺过她不会干涉此次面试的呀……

    拿过信函,翻开一看,清月却是呼吸一滞,气血一阵翻涌。

    字条上面的确是朱俊燊本人的笔迹。

    “今(圣历2o19年2月18日)朱俊燊向原诗借款2拾3万(23oooo)银元整……”

    这就是你所谓的推荐信?!

    原诗眨眨眼,一切皆在不言中。

    清月则深呼吸两次,努力调整好心态。

    这位原诗的言行举止的确出人意表了些,但从好的方向看,她的聪明和机变也足够让人印象深刻。

    至少她是唯一一个,一针见血地看到了问题本质的人。

    这场面试虽然是为白骁征导师,但真正有权拍板决策的人一定是清月。如果清月觉得合适,白骁难道会反对么?当然反过来也一样,如果白骁明确看中了某人,清月也会支持。但问题是,讨好清月容易,还是讨好白骁容易?

    原诗能翻出院长的欠条,这一招还真是让清月高看了她一眼。

    这么考虑的话,一个擅长人家关系的导师,对白骁融入南方大6也有着重要的作用。

    “此外,我胜任导师的第二个原因。”

    说话间,原诗以舞蹈的姿势原地转了一圈,火红的长裙飘扬起来,宛如绽放的鲜花,纤腰盈盈一握,裙摆下则露出一片洁白无瑕的腿部肌肤。女子的妖娆风情,在这一瞬间被诠释地淋漓尽致。

    “我足够漂亮。”

    清月第一次感觉自己好像要把笔杆握断了。

    “我们是来面试导师的!”

    原诗笑道:“我正是基于导师的职业需求来说的呀。导师的颜值对学生的主观能动性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一个青春靓丽美不胜收的导师,能让学生自然而然陷入学习的狂热中。反过来,遇到那种丑陋肥胖油腻不洗澡的导师,就算天赋再好的学生也有挂科的危险。”

    “……”清月仰着头,试想了一下倘若自己的导师不是穷困潦倒却温文儒雅的朱俊燊,而是郑力铭。

    啪嚓!

    脆质的笔杆被她生生握断了。

    原诗笑道:“而且比起其他年轻漂亮的女导师,我还有个独特的优势,如我早前所说,我是弯的,所以你可以放心大胆把他交给我。”

    “……”

    “其实我一直很遗憾当初是院长把你从雪山里找出来,如果是我的话……”

    “够了,请回吧!”

    清月拍案而起,直接把原诗轰了出去。

    坐回座位的时候,清月自己都惊讶,自己怎么变得这么情绪化了?但回想了一下原诗进门以后的一番表演,清月觉得自己实在很无辜了!

    “小白,你怎么说?”

    白骁沉吟不语,原诗后面两个环节的表演,他基本没放在心上,尤其所谓漂亮问题,更是毫无触动……他考虑的还是所谓天才的问题。

    截至目前,面试过的6位导师,真正有意义的就只有郑力铭和原诗,而这两人提供的是两种截然不同的修行方式,也是两种截然不同的价值观。

    是否承认自己是天才?

    在雪山,白骁是毋庸置疑的天才,然而在南方大6,他的魔能适应性是o!虽然他的入学考试总分第一,但那完全是依赖他的体能和武技。

    而若是单纯挖掘肉身和武技的潜力,还要红山学院做什么?部落的全套试炼方法,他都记得一清二楚。

    按照南方人的方法来修行,能胜过他的雪山修行吗?

    他要修行的是魔道,而他在魔道上的天赋,真的支撑得起天才的名号吗?

    这些问题,其实自始至终都没有人真正回答过,显然无论是谁都没法在现阶段给出明确的答案。

    所以,是要信任郑力铭,还是信任原诗?

    白骁沉思许久,忽然意识到,这其实并不是一个可供理性分析的问题,甚至根本不是一个选择题。

    所谓天才,其实有两种诠释方法,其一:花更少的力气得到和他人相同的结果。其二:花同样的力气,得到他人几倍乃至几十倍的结果。

    白骁能容忍“和他人相同的结果”吗?

    想到身旁的清月,白骁就知道自己根本不需要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