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吧 > 你真是个天才 > 第33章 禽兽师兄,无情师姐
    无论朱俊燊这位大宗师身上有多少槽点,比如天启加身却穷困潦倒,比如名震天下却单身至今,再比如单身至今却穷困潦倒……无论如何,没有人能否认他在魔道领域的造诣近乎独步天下。东西大6十三位天启大宗师,从未有过严格权威的排序,但所有人却都认定朱俊燊必定名列前茅。

    这样的人开口说话,哪怕是开口借钱,人们也会认真聆听。

    然后认真拒绝。

    “白骁的事,你们先不要急着争来争去。先明确一点,他的前三环测试总分位居本次考试五万多名考生的第一位,所以理应享有席的特权,也就是自由挑选导师和研究修行方向。你们争到最后,人家不乐意,也是白费功夫。其次,关于上古之力的研究,别说在红山,就算东大6的圣元皇朝也没有人做过,一切都要从头开始,而研究的样本却只有一个。这里面的难度你们自己掂量,不要觉得在全新的领域开拓进取就一定能成就,死在探索路上的魔道士,这些年我亲眼所见就不下五百人了,而且别忘了白骁不单单有上古之力,还是个禁魔体,你们那些魔道理论,在他身上可能统统不适用。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白骁是以席身份入学的学生,不是送上门的研究素材,借着他的特殊体质搞搞研究当然可以。但也别忘了,培养学生成材才是学院的天职,而对于这种上古之力与禁魔体的复合型人才,你们打算怎么培养?”

    朱俊燊说完,场内的热烈气氛顿时冷却下来。

    很多人原本见郑力铭和原诗争的厉害,也跃跃欲试想要下场,毕竟这雪山野人身上的噱头着实吸引人,但朱俊燊这盆冷水也泼的着实厉害。

    红山学院一向以治学严格著称,不但对学生严格,对导师更严。那些入学成绩优异的学生,若是一年下来名次大幅倒退,导师是要担责任的。

    而白骁以头名的分数入学,却挂着禁魔体的独特属性,有谁能保证一年之后,他还能将名次维持在前列?

    ——

    此事非我莫属!

    年轻的红山导师柳子越手捧着厚厚一沓教学规划资料,边走边做着第18次检查,踌躇满志地来到了新湖酒楼。

    接下来,只要向那位雪山来的少年详细说明他的培养方案,对方一定会佩服地五体投地,感动地拜他为师,并将入学试名的种种特权都按照他的安排利用起来,再然后他柳子越就能借此机会走上人生巅峰啦!

    然后在即将踏上长桥之前,柳子越就被一双裸露在高叉裙袍外的修长美腿拦了下来。抬起头,只见一袭旗袍的迎宾小姐姐,正客客气气地站在他身前,笑道:“您好,请问您是……”

    实力单身3o年的柳子越面色淡然不动:“找人,宗师套房白骁。”

    “访客是吗,请您在这边稍事等候,我们会按照排号通知您。”

    迎宾小姐姐说着,递来一张排号字条,上面写着32,目前已排至13号。

    柳子越顿时不开心了,腾出左手从衣袋里翻出象征导师身份的纯白徽章。

    “我是红山学院的导师。”

    新湖酒楼的迎宾人员训练有素,一眼就认出那徽章货真价实,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那都是可望不可及,如梦似幻的身份证明。

    唯有以优异成绩毕业于一流魔道学院,并拥有值得称道的研究成果和个人魔道造诣,才有资格成为红山学院的导师,这样的人在魔道士群体中,已经堪称是百里挑一的精英。而这纯白色的徽章,更意味着柳子越已经成功通过了严格的实习考核,成为了正式导师。以他的年龄来说更是难能可贵。

    于是迎宾小姐姐笑着递来另一张排号的字条。

    上面写着58。

    柳子越简直惊怒交集:“你什么意思!?”

    “之前以为您是资深导师来着,所以很抱歉给您排错了队伍,请您跟我来,在这边等候……”

    迎宾小姐姐迈着雪白而修长的美腿,带着一脸怒气的柳子越来到长桥外的休息区。

    一进休息区,眼前所见就让柳子越心中的愤懑就轰然溃散。

    “林师兄?还有颜师姐,你们也……啊,洪老师您也在!?”

    宽敞的休息区里,柳子越一眼看去,竟是几十张熟悉的面孔!大部分都是同为学院导师,资历却在他之上的师兄师姐,甚至还有一些在很久前曾经担任过他的导师……

    一个和柳子越相熟的导师抬起头来,笑道:“子越你也来了啊,不过也来得太晚了,这个时间点,怕是轮不到你了。”

    柳子越简直一脸懵逼:“林师兄,你,你们都是来见白骁的?”

    “不然呢,我们的工资像是能住得起新湖酒楼的吗?”林师兄耸耸肩,“当然是来面试的。”

    “面试!?”

    “你不知道?这两天你都干什么去了……”林师兄一脸无奈,“你也好歹是学院正式导师了,怎么还是跟当年一样,两耳不闻窗外事一样。这几天,想要当白骁导师的人太多了,所以那边干脆组织了一场面试,择优录取。”

    柳子越听得张口结舌,感觉下巴快要脱臼了。

    学生面试导师!?这是什么鬼世道?!这个世界的变化也太快了吧!?

    “没办法,谁让人家是几千年来独一无二的上古之力加禁魔体呢?奇货可居啊……”

    柳子越正色道:“正因为奇货可居,才更要小心翼翼。他的体质极端特殊,寻常的培养方案……”

    话没说完,就被一声嗤笑打断:“你以为这里都是什么人?能通过重重考核成为学院正式导师的,谁的理论造诣差了?又有谁会觉得自己做不到?”

    柳子越顿时哑口无言。

    对于大多数魔道士而言,他已经算是位居金字塔顶端的奇才,然而在红山学院的导师群体中,他的确只能算中庸之才。至少这休息室里的师兄师姐们,大部分人的成绩都比他好!

    然而想到自己这两天通宵达旦,一边查阅资料一边精心构筑培养模型,这才辛苦写成一份在他看来堪称杰作的培养方案……他又涌起一阵不屈的斗志。

    就算你们平时成绩好过我,魔道天赋高过我,资历也优于我,但在培养白骁的问题上,你们投注的心血却不可能多过我!所以……

    正想着,林师兄又提议:“反正在这边等着也是等着,不如把你的方案分享一下,大家集思广益?”

    柳子越顿时警惕:“集思广益?”

    “啧,你还敝帚自珍起来了,你来之前,这边已经开了七八场分享会了,真以为别人很稀罕你的研究成果么?”

    柳子越犹豫半晌,实在禁不起师兄师姐们那意味深远的目光,便鼓起勇气将自己的方案放在了茶几上,然后在迷离域中将详细内容分享了出去。

    一片沉默,柳子越又是期待又是惶恐。

    半晌以后,一位胡子花白的中年导师点了点头:“生理部分的理论功底是比当年强了不少。”

    “呃,谢谢。”

    “但是导流方面的数学模型还是太简单了,你这基本是一厢情愿地以为上古之力可以通过三相通道传输力量,如果实际情况更加复杂,你的模型就全盘崩塌了。”

    “呃……”

    旁边一位少女模样的导师也说道:“上古之力的定性分析也有问题,你这是一厢情愿把他模拟成魔能浸染导致的体能强化,强行在体内构筑了一套经络系统和内力体系……我说你这根本是参考的小说内容吧!?”

    过得片刻,柳子越已面色灰败、如丧考妣。

    一众师兄师姐则意犹未尽,宛如在无辜少女身上泄过一次兽欲的大汉。

    然后纷纷起身准备离场。

    “好了好了,今天算是爽过了。”

    “去小食堂吃火锅吧。”

    “算我一个,我可以带上酒水。”

    柳子越简直瞠目结舌,你们这群禽兽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林师兄拍了拍他的肩膀:“其实你来之前我们就考虑要走人了,这种面试根本轮不到我们这些新人,但难得你主动送上门来……”

    “啊?”

    林师兄伸手指了下长桥的彼端:“那边,一大群资深导师还在排着队呢,据说教导主任都到场了,等轮到咱们去面试,估计开学典礼都要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