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吧 > 你真是个天才 > 第199章 大宗师富贵不能淫
    虞山城外,白骁暂停行军,驻足不前。

    这让张莹大感难受,这一路急行军,她累得汁都要榨出来了(胆汁),正渴望胜利抵达目的地后能沐浴更衣,畅享美食再舒舒服服睡上一觉……好吧她自己也知道身为战俘这一切都是奢望。

    可是就此止步于城外数十里,眼睁睁看着那座繁华喧嚣的城市在视线远方屹立身姿。张莹感觉自己就像是吃惯了黄瓜茄子以后又去品尝小番茄,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失落感。

    下意识的,她开口道:“大人,不继续前进了吗?”

    白骁看了张莹一眼,那宛如美食家看待食材一般的眼神,让张莹霎时间忘记了脑海中的瓜果蔬菜,毛骨悚然。

    “抱歉大人,我只是觉得距离线索已经不远……”

    白骁倒不是想杀她,事到如今,这个人证反而是活着比较有用。

    高恒等人死了,并不意味着对方会就此罢手,恰恰相反,一场大戏才刚刚拉开帷幕。

    白骁哪怕远隔几十里,都能清楚地闻到藏在虞山城里的恶意。

    显而易见是针对自己而来的。

    站在长生树的角度来看,要说灭口,高恒等人的优先级绝对不是最高的。

    优先级最高的无疑是在黑沼泽里击杀了赫禹,俘虏了张莹的自己!

    所有的秘密都掌握在自己这边,自己不死,长生树的秘密迟早会暴露出来。或者说对方早就该意识到,他们的秘密已经沿着白骁、原诗这条通道传播开了。

    很快,整个迷离域,乃至整个人类文明疆域,就都会知道长生树掌握着死而复生的秘密。

    但他们依然选择了杀人灭口,仿佛事情已经无关乎秘密的暴露与否,而是有着更为现实的考量。

    具体的细节,白骁一时捉摸不定,也找不到人商量,那就凭着自己的经验来处置。

    “暂时不要进城,先找兽王。”

    张莹心中顿时哀叹一声,看来是没得休息了。

    先前她曾经跟在赫禹身后追踪过兽王——倒不是为了直接猎杀,而是至少要掌握对方的情报,是什么东西偷偷吞掉了提前成熟的长生种?

    结果两人在茫茫戈壁滩上被溜得几乎吐血,却还是一无所获,一番辛苦只换来饥寒交迫,却连对手长什么模样都没看到!最终赫禹实在忍耐不住这种茫茫无期的追猎,才转而决定用野兽去追猎野兽,并将目标锁定为了砂兽巢穴。

    现在,难道又要开始那段近乎绝望的追猎?

    “大人,那兽王……真的很狡猾,我们曾经追踪过它,但无论变换多少种方法,都会被它第一时间识破,甚至反向利用,误导我们深入险地……”

    “无所谓。”白骁摆了摆手,“先试着追追看。”

    白骁是真的没有所谓,追猎兽王对他来说最多算是兴趣使然,追得上固然是好,追不上又如何?那兽王既然能狡猾到刚刚吞下长生种就隐匿形迹,又将两名长生树的魔道士耍的团团转,那它就该清楚,在人类文明疆域,没有它肆意胡来的空间。

    历史上几次兽潮无一例外都被迅速扑灭,已经充分说明了野兽与人类的力量对比,如今人类魔道文明越发强大,试图动摇人类文明纯粹是自杀行为。

    所以白骁并不担心那头兽王会在边郡作乱。只有真正的长生树成员才会忧虑长生种的遗失,可白骁毕竟只是冒牌货。

    白骁考虑的依然是那个在虞山城外杀人灭口的杀手。

    对方杀高恒,就仿佛是在故意勾引自己进城与之周旋……所以这个时候反而要摆出一副不进城的姿态。

    那人自然会自己跳出来。

    至于左青穗和高远的安危,这个时候越是在乎,就越要表现地不在乎,甚至要真的不在乎。

    在乎得多了,人就会变弱,而人变弱了,无论是对自己还是对身边的人来说都非常危险。

    白骁考虑了一下,在迷离域中用迷离之书将自己的思考所得发给了原诗和清月,静候她们的回复。

    ——

    与此同时,原诗和清月正在迷离域中一座四方堡垒前驻足。

    那堡垒位于一片虚空孤岛之上,孤岛四周不断有各色奇景若隐若现,雷霆、火焰、寒冰等极端化的元素力量在景观中攒动不休。

    这里是迷离域中法则变换最为激烈的边缘地带,1600年前东西大陆的魔道士们合力将整个世界笼罩在迷离域中,却终归没能制造出理想中无穷广阔的魔识世界,这里也有自身的界限,越过界限,就意味着毋庸置疑的毁灭。

    然而这座孤岛和四方堡垒矗立在毁灭边缘,却断然免疫了一切变化,无论是暴走的元素,还是扭曲的引力,都不能动摇其分毫。

    仿佛一切都被更强大的力量锚定于此。

    这里是宗师朱俊燊位于迷离域的断数实验室。

    与现实中那座位于红山城内的实验室不同,迷离域中的实验室要宏伟得多,也危险得多。

    而真正核心的魔道实验,也都是在此进行。

    断数大宗师,最擅长将现实层面的问题形而上,而后在魔识的世界中推衍、处置。

    原诗站在堡垒外,热情洋溢地打着招呼:“老头,我来咯。”

    下一刻,堡垒外墙陡然变色,由灰蒙蒙变为一片血红,同时刺耳的警报声开始不断激昂。而由于虚空孤岛周围的介质变幻莫测,声音也迅速扭曲起来,让人闻之便有理智逐渐消失的风险。

    好在堡垒外的两人都是大宗师门下的学生,对这一切见怪不怪,尤其原诗还能轻松地对清月解释道:“老头这是被我吓出心理阴影了,居然对我拉动一级警报……我还没认真呢,等我下次认真起来,看看能不能让他把这堡垒变形……”

    话没说完,就见朱俊燊一脸不耐地从堡垒中闪烁出来。

    “你来干什么!?检查写完了吗!?”

    听到检查二字,原诗顿时柳眉倒竖,就要跟朱俊燊理论个明白,好在清月拉扯了一下她的衣袖,让她压下了火气。

    “喏,你要的检查。”原诗将一叠稿纸丢给朱俊燊。

    朱俊燊有些惊讶:“你还真敢写?”

    然而接过稿纸,却见第一行字就让他眼前一黑。

    《关于打造迷离域明星直播平台的计划书》

    “这就是你的检查?!”

    原诗笑了笑,在朱俊燊面前慢条斯理地摆出九座“金山”。

    每一座金山,都是现实中可以兑换五十万银元的凭证物,九座金山,总价值已经让朱俊燊算不过来了。

    朱俊燊只看了一眼,就觉得眼皮乱跳,连忙抬起目光,厉声问道:“你想干什么!?”

    原诗说道:“这是我上周在迷离域开直播的经营所得。”

    朱俊燊冷哼一声:“那我要恭喜你发财了!”

    原诗扭过头对清月说道:“听到没,典型的言不由衷。”

    朱俊燊怒道:“别带坏清月!”

    原诗却干脆抱住了清月:“我们已经是好姐妹了。”

    “你……”

    原诗笑了笑,又说道:“老师,来一起入股吧,有你的技术支持和声望加成,直播收入绝对不止这些。”

    “……要我入股?你应该知道,我这个人天生穷命,与财无缘。”

    “我有啊。”原诗毫不客气,“虽然我存款一向不多,但那是因为我开销大而非收入少,和你还是截然不同的。”

    “……”

    “而且你要是真的担心自己的参与会导致项目流产,你也可以选择不分红,干出力。我是不反对的。”

    “你!”

    原诗笑了笑,说道:“开玩笑的,我怎么可能不给自己的老师分红呢,但前提是要我有足够的行动能力,把我关在学院里,我可没法帮老师赚钱啊。”

    “你以为我是用金钱就能收买的!?”

    原诗说道:“都是自己人,咱们坦诚一点嘛。”

    眼见朱俊燊面色越来越黑,原诗便又补充道。

    “和长生树也有关哦。”

    听到长生树三个字,朱俊燊顿时又变了脸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