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吧 > 你真是个天才 > 第173章 新闻标题累的不行再缓一章
        就在车厢内的氛围越发尴尬的时候,白骁忽然皱了皱鼻子,而后猛地推开车门,从疾驰的马车上一跃而下。落地时骨矛已经被他紧握在手中。

    与此同时,空中两个急切的声音传来。

    “将军你没事吧?!”

    “大胆狂徒竟敢劫持将军!”

    车厢里,高岩的面色霎时间就因静脉血淤积,肿的像是茄子一样。

    将军沉默片刻后便勃然暴怒道:“两个丢人的东西!还不给我住口!”

    半空中,两人声音转为惊喜。

    “将军还活着!”

    “劫匪听着,现在释放将军,我们可以既往不咎!”

    白骁仰头看着漂浮在半空的两位紫黑软甲的年轻人,猎魔人的本能迅速判断出了对方的实力。

    任何一个都不容小觑,至少远胜过那个被他一拳打爆的谷雨。

    甚至也胜过高岩,至少这两人身上能看出更多的谨慎。

    谨慎的对手永远是最强大的对手。

    不过,还是能赢。

    白骁右手持矛,左手暗扣在腰间,传奇魔具影子剧场发动在即。

    然而在白骁出手前,身后马车就再次急停下来,然后将军高岩和左青穗一同走下车。

    高岩抬起头来,一脸不耐烦地对两名手下人说道:“够了,他们不是凶手!”

    那两个浮在半空的魔骑士却有些迟疑,看了眼高岩和走在他身后的左青穗,其中一人说道:“将军,你现在若是被人挟持就眨眨右眼……”

    “放你娘的屁!我怎么可能被人挟持!”高岩怒道,“都给我滚!”

    “抱歉将军,只有这条命令我们不能听你的,我们作为你的随行护卫,必须对你的人身安全绝对负责!”

    “负责个屁,我堂堂虞山军大将,需要你们两个毛头小子来保护我的安全?笑话!”

    “将军,该眨眼就眨眼吧,我们一定会救你出来的。”

    “而且回去以后绝对不和外人提起,你就别死要面子了。”

    高岩真的是要被气到脑血管爆炸了:“你们两个混账东西,回去以后都给我扫厕所!”

    “将军,厕所地砖都快被我们扫穿了,你换个新鲜的惩罚吧。”

    “将军,稍等我们马上就可以行动了……”

    了字尚未落定,那两个本来还有些嬉皮笑脸的年轻人,就忽然行动起来。

    速度之快,超出了许多人的视觉捕捉极限,就连白骁都感到那两人的身影略显恍惚。

    下一刻,其中一人就出现在自己面前,一张金色的网络当头罩了下来,虽然没有杀伤力,却有极强的束缚力。

    另一人则闪烁到高岩身边,用力抓起将军的手:“将军,走……”

    结果被高岩用力往回一拽,拽了个踉跄,险些从半空跌倒。

    好在身为将军的近侍,他简直太了解自家将军的性格了,不为一时挫折所扰,手上发力,强行拖动高岩要走。

    高岩真是要被气疯了,反手一拳就把这近侍魔骑士打翻在地。

    另一边,白骁也随手将魔网撕成几片,然后用禁魔石直接把错愕的对数打翻在地。

    ——

    片刻之后,两个年轻的魔骑士跪在高岩身前,鼻青脸肿,低头沮丧不已。

    高岩也是有气都生不出了。

    反正脸也都丢尽了,他已经无所畏惧了。

    “你们两个既然都来了,那就分散开去找线索吧。”

    一名近侍抬起头:“谷雨的线索?”

    “没错,现在只知道谷雨的死与这几个人并无关联,他们只是偶有交集而已……所以这条线索等于又断了。不过现在正好也有别的事要做。”

    听到最后一句话,两个近侍简直想要原地滑跪。

    将军你终于清醒了!没错,现在正是你回到军营安排我们去扫厕所的大好时机,就不要逗留在这危险的地方了!

    “我和这个白骁的胜负还没有分出来!”

    将军你这是诈尸!

    高岩却是认真地在说道:“白骁,再打一次,认真的。”

    白骁上一次遇到有人这么认真地挑战自己,还是雪山上,某个首席巫祝的孙女……而自己一时大意动了真格的,就酿成了绵延许久的祸患。

    所以这个时候白骁就态度鲜明地说道:“没门。”

    高岩急道:“我给你钱还不行吗?!”

    白骁于是排出九枚龙之泪。

    高岩手捂着心脏,感觉自己已经游走在暴毙边缘。

    这红山人怎么这么可恨?!

    这时候,全场唯一一个真正善解人意的人开口了。

    左青穗说道:“师兄,我觉得将军可能是有别的事情想拜托你帮忙。”

    那两个还没来得及走的近侍也对视一眼,然后连连点头:“是这个路数!将军应该是想打赢你以后,再对你说,小伙子潜力不错,但还欠缺琢磨,现在有件事正好拿来磨练你一下……”

    高岩恼羞成怒:“放屁!你们两个还不给我滚!”

    两个近卫则发挥滚刀肉本色,死也不走。

    左青穗又问道:“将军,请问是最近边郡兽潮的事情吗?”

    高岩看了她一眼:“你是本地人?那就不瞒你了,的确是与兽潮有关。”

    高远惊道:“真有兽潮要来了?!不是才结束五十年吗?”

    将军说道:“从目前的征兆来看,还不至于形成真正意义的兽潮,但我怀疑有兽王提前苏醒。”

    左青穗问道:“兽王?引发兽潮的元凶?”

    高岩赞赏地看了她一眼,点头道:“没错,每次边郡出现兽潮,都是因为有一头野兽觉醒成为了兽王,然后号令亿万野兽作乱。在兽潮被人类剿灭过后,野兽们会进入蛰伏期恢复元气,再等待下一次兽王的觉醒。一般轮回周期至少要在一百五十年以上,但是极其偶然的情况下,也可能会有兽王提前觉醒。届时,因为兽群尚未恢复元气,所以不会有那种波及全境的骚乱,但这终归是极大的隐患。”

    顿了顿,高岩说道:“而在我看来这种不完全的兽潮更可怕!因为人们总是提不起足够的重视,边郡也不可能为此动员全境,而稍事大意就会酿成惨案。局部兽潮虽然无法波及全境,但是被波及到的区域却比百年兽潮更惨,所以我们务必要在那兽王完全觉醒前将其找出来抹杀掉!”

    之后,高岩阴沉着面色说道:“刚刚那官道的提灯破裂,我不认为是偶然现象,恐怕……”

    高岩的恐怕还没说完,白骁已经猛地耳朵一抖,人如疾风一般向宽敞的官道旁闪去。

    那动作之迅猛,比先前突袭高岩时甚至还要快上几分,霎时间就没入道旁的林地中。下一刻,那茂密的树林中,无声无息间便有无数雀鸟轰然炸起,仿佛感受到了恐怖骇然的杀意。

    在雀鸟的鸣叫声之后,林中再次陷入令人难耐的寂静,官道上的几人只感到一阵不寒而栗的杀意逐渐弥漫出来。

    直到一名近侍忍不住要钻入林中一探究竟的时候,白骁忽然从林中闪身归来。

    手上拖着一头足有四米多长的漆黑猎豹。

    寻常猎豹,四肢纤细肢体轻盈,体重不过数十斤,且生活在草原、沙漠等地区,然而这头密林中的猎豹,肌肉虬结,体型沉重超过一吨以上。皮肤则泛着腐烂的臭味,在林间拖动,留下一条墨染似的轨迹。

    那猎豹出现的时候,左青穗下意识就惊呼了起来,这异兽的惨烈模样,在迷离域幽暗森林中都不多见啊……也太迫害眼球了!

    高岩则陡然直起身来,细长的眼睛圆睁着:“谷雨!?”

    另外两名近侍也都严肃起来:“的确是谷雨的味道。”

    旁边高远听得毛骨悚然:“你们虞山军内部都是互相记忆体味的关系嘛?!难怪谷雨那家伙不急着找老婆!”

    这一刻,虞山军在少年人心目中的形象,终于彻底崩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