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吧 > 你真是个天才 > 第155章 面对诋毁的时候
    对于学生们来说,理论测试的成绩,可谓有人欢喜有人愁,尽显众生之相。

    但是对于很多外来的魔道士而言,看到这个成绩以后却只感到松了一口气。

    事情总算是回归常态,回归正轨了。

    这才是合理的成绩啊……以红山学院的标准来说,102分的理论分的确优秀,但也仅止于优秀罢了。

    当年圣元太子在魔识等级达到30级的时候,也曾经做过一份红山学院的理论测试题,举重若轻地拿到110分的成绩,隔着一个希望之海压倒了西大陆的无数同龄人。

    而白骁那59分的成绩,更是让人看到了雪山人的缺陷,他再怎么天赋异禀,终归是出身荒蛮部落,不可能完美融入到发达的魔道文明社会之中,而这样的人就算起步比旁人快一些,到了后面遇到瓶颈的时候,突破起来却往往要难上十倍。

    晚间,红山学院外新湖酒楼。

    几位衣着不凡的魔道士凑在餐桌旁,就着几道精致的小菜慢慢品着茶水,讨论着今日的见闻。

    “那个葛存,大家关注了没有?简直是标准到不能再标准的红山优等生模板啊。昨日测试是43级魔识,主魔器的三元体系已完全成型,第二魔器也即将成熟,今日又拿了100分整的理论分,就差在脸上写上优等生三个字了。”

    “哈哈,不过这也就是在红山学院,仿佛优等生三个字都成了贬义一般,换做我们北方,这就是天魔下凡了!”

    “毕竟是云集了天下英才嘛,成绩好一些是理所当然的。”

    “说到这个天下英才,把雪山也算作天下,是不是有点……反正我不以为然的。”

    “哦,怎么说呢?那个白骁成绩不是很好吗?”

    “成绩好,呵,那要看你怎么看待成绩二字了,倘若让你和野马比赛跑,和兔子比生育,你的成绩能好得了?谈成绩,至少要在一个相对公平的环境之下谈才有意义。那雪山人从人种上就和我们有天壤之别,用我们的标准给他算成绩,岂不荒唐?”

    酒桌上顿时有人摇头哂笑:“你这就是强词夺理了,要说人种有别,大秦帝国幅员辽阔,天南海北其实人种差异也不小,北方人身材高大些,南方人的五官更立体些……再认真点说,那些世家豪门之后,天生就能操控魔能,和其他人相比,又哪里像是一个人种了?难道也要因此而不算成绩?”

    “你这才是强词夺理,大秦帝国的人种差异再大,终归是在同一个文明体系下生存繁衍了两千年,如何权衡优劣利弊,我们都有成熟的经验,但是雪山人呢?那白骁天生禁魔体,靠着压榨母巢才拿到一颗适宜的魔种,以后指不定还要遇到多少难关,恐怕红山学院里没那么多母巢让那个他压榨!所以光看他这半年的成绩又有什么用?何况雪山文明荒蛮落后,从他的学业成绩也可见一斑,空有首席新生之名,理论测试才59分,这种境况最是尴尬,一旦遇到瓶颈,靠自身的天赋难以突破,靠理论去推演测算又欠缺那个本事……我看要不了两三年,此人就会黯然失色。”

    “嘶,老兄你这一番话,还真是把那白骁贬低地一无是处啊……”

    “一无是处当然也不至于,但绝没有红山学院宣传的那么夸张,这俨然都要压过圣元太子了,你觉得可能吗?说到底东大陆才是魔道起源之地,论底蕴论国力都强过西大陆,而圣元太子又是人家聚集百年精华,数代人共同努力才造就出来的奇迹,红山学院从雪山上抓个野人过来就凌驾其上,你不觉得这有点祖传老神医的感觉么?”

    “本来不觉得,让你这么一忽悠,居然感觉有几分道理了。”

    “哈哈,本来就是这个道理。”

    “但还是不对,你要说白骁是朵奇葩,这我也承认,他身上不能拿常理忖度的地方太多。但清月呢?当初让大宗师推崇备至的魔道公主,难道也是金玉其外?仔细想想,当初这对情侣,大宗师只挑了清月,却把白骁留在雪山上,还是那小伙子自己一路跑过来……”

    “哈哈,你这话就又错了,大宗师厉害不厉害?那当然是厉害的,咱们这一桌人加起来不够人家一根手指头碾的,但大宗师也不是全知全能的,他挑选的未必就是对的,否则你说他前些年投资的那些商行怎么就全都破产了呢?”

    “……你说这话的时候,有没有考虑过这里是红山城,大宗师的地盘?”

    “他人在虚界,有什么可怕的?何况大宗师的财务笑话早就流传天下,有什么说不得?说回正题,在我看来最可疑的就是,既然大宗师这么看重清月,怎么年中测试这扬名立万的机会却白白错过去?对外说是探索虚界,那虚界何等危险,就连金穗魔道士都要小心翼翼,她一个学习魔道半年的新人跟过去干什么?我看这里面大有名堂。”

    “……你这质疑可就重了,你觉得大宗师是从一开始就在欺骗天下人?他有什么必要做这种事?”

    “谈不上质疑,你可别给我扣这么重的帽子,我就是提一个不成熟的猜测罢了。只有你说他有什么必要做这种事……那简直太有必要了啊,你仔细想想,自从那魔道公主横空出世,汇聚到断数实验室的资金有多少了?大宗师在深入雪山之前,实验室才刚刚遇到财务困难吧?结果转眼间实验室就运转如常了,而甚至就在清月第一次亮相的当天,就有很多豪门世家慷慨投资,以至于清月在入学试前居然住进了这新湖酒楼!以此地物价,怕是连大宗师本人都未必舍得住吧?”

    酒桌上几人看着摆在桌上的粗茶淡酒,一时间竟想不出反驳的话来。

    “所以,你觉得大宗师是在炒作概念,吸引投资?但是……如果一切都是虚假的,早晚会有暴露的一天吧?”

    “怎么暴露?这学院是他大宗师一手遮天的地方,清月也好白骁也好,成绩还不都是大宗师说了算?只要他说这两个学生才华横溢学究天人,谁能反驳得了?反正换了我是绝对没法跟宗师辩论的,而只要没人能与他辩论,就算是弥天大谎,也永远暴露不了……当然,也或许在很久以后,真的有什么意外导致雪山人的概念崩盘,但那也都是多少年以后的事了,当年的投资哪里还收得回来?而且再想想,那些在雪山人身上投资过的世家豪门们,难道会允许此事暴露?那是说什么也要维护到底的,不然这个概念找谁来接盘?”

    “等等,照你这个说法,那些世家豪门其实也早就看出了这是个概念炒作?那他们为什么还要真金白银往里面投资呢?看在宗师的面子上,花些小钱当见面礼还不够吗?”

    “哈哈,这里面可有的是商机,现在那两个雪山人还只是学生,所以炒作也只是刚刚开始,但一旦时机成熟,天下人都觉得雪山人奇货可居,天赋惊人,那只要以他们的名义随便搞些集资项目,比如什么禁魔体、魔神体的深度研究,又或者与雪山部落建立商贸通道等等,然后面向普罗大众推广,你觉得以大宗师和世家豪门的号召力,还用发愁没人投钱吗?”

    “这……的确,如果有宗师级的名人和世家豪门共同宣传,怕是我也会忍不住投资一二。但是到了后面,倘若收不回投资该怎么办?你这项目炒作再火热,也总要有成果吧?”

    “那也简单,让白骁和清月这样的带头人消失就可以了,然后把锅直接甩给水仙堂、长生树之类的敌对组织,又或者说他们回雪山省亲的时候遭遇天灾,不幸陨落,不就一了百了啦?到时候那些赚的盆满钵满的人,还可以对外哭诉说自己如何血本无归,下面那些散户连哭的地方都没有!”

    “你这家伙,脑洞开起来还真是收不住了啊!”

    “哈哈哈,借着酒兴戏言一番,算是哗众取宠,诸位可千万不要当真……尤其不要记录了画面拿去曝光我啊,把酒桌上的话曝光的人最下流,我相信各位一定不会如此下流的!”

    ——

    而就在这桌人就着一壶最便宜的酒水脑洞大开时,旁边不远,一位身穿灰色兜帽长袍的老人坐在桌旁,看着手中的免费白水,若有所思。

    坐在他身旁,有一个穿着同样灰蒙蒙长袍的中年魔道士,闻言已是怒发冲冠,整个身体都在微微颤抖:“院长,那桌人实在太可恨,居然如此信口雌黄污人清白!学院好心邀请他们前来观礼,他们却用这等下三滥的念头作为回报!要不要我将他们……诶,院长,院长你怎么了?”

    片刻后,那老人放下手中水杯,手指敲打着桌面,沉声说道:“你们说,他刚刚说的那个集资项目,有没有可行性啊?”

    “院,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