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吧 > 无限气运主宰 > 第1897章 我没想到你竟然实诚到了这种地步
    “认识的人?!”

    焰灵姬惊奇挑眉,问道:“是鬼王宗的人还是天音寺的人?!莫非是天音寺高僧在此地布施不成?”

    “都不是。”

    苏景重新缓缓闭上了眼睛,看着远处那一处看来颇为繁华的民居门口。

    一名身着道袍的白发老道,手中持着仙人指路的搭布,另外一只手牵着一个约莫十七八岁,手里拿着土糖葫芦舔的开心的少女,正满脸义愤填膺的跟门口的中年汉子大声的辩驳着什么,唾液横飞,怒气炽然,虽是身着道袍,却全然没有半点修道之人该有的清淡寡真姿态。

    “我们没见过他,但我却认得他……”

    苏景喃喃说着。

    说起诛仙位面,怎么可能会不认得他?

    周一仙。

    青云门开派祖师得道之前的传承,虽然修习的都不过是一些下三滥的招数,但若论见识,恐怕连道玄、鬼王等人都要远远逊色于面前的这个老者!

    当然,就算是妖兽作乱,血人肆虐……双重的危机,恐怕也是伤不得这个老儿的。

    但没想到,竟然这么巧,自己等人竟然会在这里见到他。

    “走吧……帮忙的事稍后再说,有正事了。”

    苏景笑道:“咱们苦于不知道青云门的具体方向,不过现在的话,倒是没什么问题了……找到这周一仙,自然就找到了青云门。”

    听他说的这般笃定。

    几人都无异议。

    跟着苏景往前走去。

    未走多远……

    便看到了那一处民居。

    只是此时,那民居的房门已经关上了。

    而那周一仙犹还不肯善罢甘休,两只袖子高高的卷起,一副泼妇骂街的姿态,对着门口大声喝骂。

    而在他的身边。

    那名少女满脸懵懂天真,看着自己的爷爷。

    似乎不明白为什么他会跟人吵的那般开心。

    她是小环?!

    苏景脸上露出了几分错愕神色,感觉面前这少女与想象中,似乎有些不太一样。

    如果真是剧情之后的话,她怕是至少也得二十出头了吧……看来未免太显年轻。

    哦对了,这里是修仙位面来着。

    苏景突然醒悟过来,似大竹峰那些不成器的弟子们,一个个也都活了上百岁的年纪,看起来却还是年轻的很……在这方位面,寿元几乎不是问题。

    苏景笑着上前,道:“敢问可是周一仙周前辈?!”

    “嗯?”

    那正自唾液横飞的老者蓦然间一震,震惊的回头,看向了苏景,问道:“你……你怎么会知道道爷的名讳?!”

    苏景笑道:“只是听闻过周仙长仙人指路的风采而已,看到您手中的东西,我自然就猜到是你了。”

    “原来如此。”

    周一仙急忙把自己的袖子弄好,伸手抚须,果然有着几分有道全真的姿态。

    他微微笑道:“不错,贫道正是周一仙……不知公子是要算命?是求姻缘……额……”

    他目光在苏景身后那几名红颜知己身上扫了一眼,立即改口道:“是要求前程么?放心,贫道如今久未开张,可以给你打个八折……”

    苏景问道:“现在钱还有用么?”

    “有用没用,待得这劫难过去,自然就有用了。”

    周一仙哈哈笑道:“可笑世人愚昧,都认为银钱无用,他们却不想想,既是劫难,总有过去的一天……到时候,就不信他们不用吃喝拉撒睡,哼哼,现在岂非正是敛财的大好时机?等到这段时间过去,我就可以自称周财主了。”

    “爷爷。”

    那少女看着周一仙,有点胆怯的看了苏景他们一眼。

    “唉,小环,你看爷爷这记性,你放心,爷爷肯定帮你把那几枚山楂要来!”

    周一仙脸上露出了怜惜神色。

    “不……不用了。”

    小环结结巴巴道:“不……不用了……我不吃……了……”

    “这可不是你吃不吃的问题了,这是关于到我的面子了。”

    周一仙再度摩拳擦掌,不满道:“道爷我昔年为人看相,起步都是十两银子起的,现在给他打折,只要他几颗山楂做串糖葫芦而已,他们竟然抠门的不行……不行,这关系到我周仙长的面子,怎能轻易让他逃了去?”

    “这位是小环姑娘?”

    苏景目光落在小环脸上,眼底浮现些微古怪神色,他迟疑道:“这位小环姑娘怎的……有些……”

    “怎么?看不起我孙女儿?!”

    周一仙狠狠瞪着苏景,语气里亦带上了几分愠怒,道:“我孙女没受伤之前,可是很聪明的……连我都比不上她,你敢看不起她?”

    “她受伤了?!”

    苏景困惑问道。

    “都是为了救我这个爷爷啊。”

    周一仙唏嘘道:“小环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太过孝顺……她昔年跟着一位异人学过几手鬼道之术,威力固然极强,但若根基不足,却会对身体有极大损害,她接连使用,以致如今伤了大脑,现在已经仅仅只得八~九岁的智商了……而且还变的怯怯生生的,唉……当年她八~九岁的时候,可是就已经知道顶撞我生气了,现在真是……”

    “可以让我为她看看吗?”

    苏景问道。

    周一仙挑眉道:“你懂医术?!”

    “略懂略懂。”

    苏景柔声道:“小妹妹,你把手给哥哥看看,好不好?!”

    小环定定的看了苏景一阵,然后甜甜的笑了起来,说道:“哦!”

    乖乖抬手。

    苏景将手搭在她的皓腕之上,细细感触。

    只感觉脉相确实紊乱无比。

    看来,确实是大脑混乱……

    他收回了手。

    周一仙看似大大咧咧,脸上却不自觉的露出了关注神色,问道:“怎么样,有治吗?”

    苏景想了想,摇头叹道:“不行,看来她这病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我还真没什么好办法。”

    周一仙看着苏景的眼神顿时鄙夷起来,“我还以为你刚刚的略懂只是谦虚而已,没想到你竟然实诚到了这种地步,行了,既然不打算找道爷我看相,那就别耽搁道爷时间了,道爷还要到别处去发市呢。”

    “我要找青云门!”

    眼见客套的话说毕,苏景正色道:“在下琼华派弟子苏景,此番前来,是为意图降妖伏魔,还天下一个朗朗乾坤,只是独力难支,听闻青云门乃是正道之首,意欲赶去助其一臂之力,我知道前辈乃是青云子的传人,还请前辈为我指路!”

    “这才是你的真正目的吧?”

    周一仙斜撇了苏景一眼,说道:“之前都是虚的,你来找我,就是问路如何去河阳,是也不是?!”

    苏景含笑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