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吧 > 红楼之开国篇 > 第二十一章 战狼下山
    童军也是军,既成军,自有营地与番号。

    营地是寨子西北角两排空屋,总共十六间屋子,连带霍宝在内,五十童军入住营地。

    除霍宝独占一间之外,其他每伍一间屋子。

    番号,“战狼”。

    童军营,此后亦为“战狼营”。

    小狼崽子们先是干了一架,又练了一上午体力,下午又见识了半套“虎威拳”,都筋疲力尽,早早睡去。

    霍宝吃饱喝足,精力充沛,就拿起《第五军略》,看了起来。

    他晓得自己分量,不过是军训时学的那点皮毛,那些东西,可以蒙别人,骗不了自己。

    训练还罢,真要对敌,就要翻车了。

    他也不想用铁血做教训来学兵法。

    “吱呀!”门被推开,霍五走了进来。

    “爹!”

    “小宝在看书!”霍五的视线落在那军书上,十分欣慰:“小宝聪明,看书好,看书好!”

    霍宝讪笑,没有接话。

    这兵书不像《锏九式》那样带图注释也简单,这书本就是文言文记录,又有不少史料中摘下的战争事例,行文更晦涩难懂。

    霍宝看了半晌,才弄明白几行。

    霍五面上露出几分怀念之色:“第五帅名不虚传,这兵书只吃懂三两成,就够用了!”

    “爹看过?”霍宝露出几分意外。

    老爹先前是不认字的,起码对外表现是不认。可老爹都不是杀猪的老爹了,万事皆有可能啊。

    “字儿都认不全,看过有什么用?这兵书同那紫金锏都是老头子给的,当年我同你这般大时,老头子费劲巴力教过。不单我一个儿,马老六、杜老八都跟着学过。就是那两个货偷懒,不肯上心,就我学了个皮毛。”霍五说着,似有怀念之色。

    “薛七叔呢?”

    薛彪说话行事,明显是读过书的。可同样是叙排行的几个人,霍老爹待他与其他两人态度截然不同。

    “哼,那老小子算个鸡毛!当时不过是老头子账房里的小伙计,后来倒是叫他爬上来了!”

    等到小宝追问“老头子”是谁,什么身份,霍五就打着哈哈,转移了话题:“小宝好样的,今儿这阵仗,将他们都镇了!你这一条一条的,倒比爹早年混学的那些个强。爹想着,明儿练正兵,就按你今儿的操练来。”

    提及正事,霍宝顾不得询问往事。

    老爹不放心他,他又何尝放心老爹。

    他有老爹做靠山,操练几十个少年;老爹却要面对上千青壮,凭借的不过是马寨主、杜老八等人的旧交情。

    如今他们需要老爹帮着练兵,自然是千好万好,可也要防备他们过河拆桥。

    只是正兵与童军又不同,童军没有中层,可以按照霍宝制定的规则遴选伍长,这种制定规则也是确立权威;霍老爹那边,除了两个寨主、薛彪、林师爷这些人,还有中层的各把头,这些人撇不开。

    “爹,百户之上,若是分两营,少不得两寨旧人争权夺利、各自为政,不好融合兵力,最好打乱分三营,营丁缺额纳新再补!”霍宝直言道。

    霍五大笑:“咱们爷俩倒是心有灵犀。”

    父子两人相视一笑,各自明了。

    三营一成,少不得一营为亲兵营,可以放心使唤的。

    等到次日正兵开始点名,果然同童军差不多的流程。

    只是除了直接决出伍长、什长也是直接决出,屯长暂时空缺。

    至于两寨十一个把头,并没有直接认命为百户,立下一月之期。

    一月内,十一个把头与正兵一起操练,日常考勤与武功计分排序,月底积分为的,可以优先择两屯正兵;排序第二、第三的,依次择人,至最后一人都是如此。

    论起来,十一个把头,马寨主手下四人,杜老八手下五人,蟒王寨之前吞并的两个小匪寨头子两人。

    至于马驹子、林瑾(林师爷孙,杜老八义子)、薛孝(薛彪养子)、霍虎、牛清这五个跟在霍五身边学本事的小辈,霍五直接将他们编入正兵。

    经过比试后,牛清、林瑾为伍长,马驹子、霍虎、薛孝为什长。

    五人所在五什,被霍五抽调出来,直接成立“执法队”,跟在霍五身边。

    除了一千三正兵,还有三百辅兵,都是年老体弱者,减半操练。

    整个蟒头寨都忙了起来,每日看着都有不同。

    就在正兵还是整合时,霍宝的童兵经过一旬操练,两伍对战,择出什长;随后开始进行下一步,那就是打散,重新分兵种。

    斥候、弓箭手、枪兵、刀兵、辅兵。

    五个新出炉的什长,根据所长,各领一什。

    每日上午练体依旧继续,下午就分别学习技能,来教导的师傅,都是寨子中的精兵。

    至于霍宝,那对紫金锏也终见天日,耍的虎虎生威。

    这般力气,又是配上这曾名扬天下的忠烈神兵,使得霍宝在众少年中威望更盛。

    就是正兵那边的把头,试过紫金锏的分量后,也是咂舌不已。

    不知不觉,就有流言出来,说霍宝一身神力是“将星转世”,更有甚者提什么第五帅后人之类的话。

    霍家祖上有神力之事是霍家人自己说的,可第五帅天生神力却是世所周知。

    因为第五帅死守樊阳六年,延缓了本朝太祖统一天下的步伐,引得太祖厌恶,曾在第五帅殉国后通缉第五帅家眷,在忠义之士掩护下,第五帅后人逃离朝廷追索,远遁不出,不知所踪。

    这霍家人身上有“神力”,还有紫金锏,这处处都贴合上了。

    霍五父子听了,很是无语。不过两种流言,都是利大于弊,便也没有制止,搁在外人眼中,就是默认此事。

    除了每次早晚操练,晚上识字之外,每逢五逢十,由霍宝亲率,众少年进山“实战”。

    山下大旱,深山处却有水脉,除了山鸡野兔这些,也不乏野狼、野猪这样的凶家伙。

    在正长身体的少年眼中,这些都是肉肉。

    陷阱、弓箭、长枪、大刀,乱拳打死老师傅,这些都对付不了的,还有霍宝的飞锏。

    所狩猎物,雌兽放归,雄兽就地处置,或烤或炖,然后按照人四劳六分配。

    四成按照人头分配,人人有份;六成按劳分配,多劳多得,少劳少得,不劳不得。

    肉肉的诱惑,加上收获的喜悦,使得这“实战日”成为众童军最喜欢的日子。

    四月二十五,又是“实战日”,众童军装备完毕,早早就在寨子口集结。大家想起五日前的烤肉,都是口水嗒嗒,看着“辅兵”背着的铁锅,又想起鱼汤的美味。

    霍宝过来,并没有带众人进山,而是正色道:“有探子来报,有新匪从陵水方向进山,扎营在五里外,今日实战,是战狼为先锋去探营!”

    少年热血,不外如是。

    这“实战”变实战,大家不仅不紧张,反而带了几分雀跃。

    不是这旬月的操练带给他们底气,而是霍宝这个“将星转世”让他们有了倚仗。

    斥候为先锋,刀兵、弓箭手为中军,枪兵、辅兵为后军,战狼营全员出动,前往新匪落脚处。

    等到距离新匪营地将一里时,先一步出的斥候已经折回报道:“共二十余人,为的是个光头和尚,他们在吃干粮,吃完就该过来了!”

    和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