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啦 > 玩家凶猛 > 第二百六十二章 双枪
    轰

    没有枪刃的三棱骨尖枪在波纹能量的灌注之下,轻松写意地凿穿了厚厚的混凝土地砖,击打在肥胖毛毛虫的腰腹部。

    得益于切割机的称号技能,这一击直接剜去了毛虫一大块身躯,令其一个踉跄摔倒在地,创口处涌出大量绿色脓液。

    剧痛之下,毛虫发出了极为响亮的恐惧鸣叫,肉眼可见的冲击波绷断了五楼走廊当中不少丝线。

    站在楼下的李昂瞬间感觉到一阵极为强烈的眩晕感,大脑如同浸没于冰水中一般,刺痛,滞缓,凭着一丝清明从背包栏里拿出了青娥甲,抛向半空。

    咕噜噜咕所拥有的天赋技能,是精神操纵,可以控制其他智慧生命进行行动,必要时也可以加大精神冲击力度,直接把敌人的大脑搅成浆糊。

    还挂在走廊外面正准备弯弓射箭的柳无怠手只觉大脑剧烈阵痛,脚下一滑差点摔下楼去,

    距离更近的李昂身上虽然装备有猫眼,能够给予一定程度的精神攻击抗性,但那毕竟只是件新手装备,面对咕噜噜咕的精神冲击,并没有多大效果。

    但好在,李昂现在不是一名普通玩家,他是一个替身使者——

    柴大小姐直接从他体内蹿了出来,如同高达驾驶员一般迎上半空当中的青娥甲,直接钻了进去。

    青娥甲瞬间呈现出柴大小姐的身形,她全身覆盖在红白色铠甲之中,脖颈后方的甲片依据使用者的意志,延伸出全覆盖头盔,遮挡住了她的面容。

    砰——

    柴翠翘毫不犹豫地朝着上方的楼层地板启动了青娥甲的【冲拳】特效,只见她双拳高速挥击,拖拽出道道残影,数息间完全数不清她到底挥出了多少拳。

    作为魑魅,柴大小姐根本不需要在意肌肉拉伤、骨骼断裂的问题,每一拳都尽可能凶猛迅捷,

    在她的全力凿击之下,承载着绿色毛虫的五层走廊楼层直接裂出蛛网纹路,轰隆一声,咕噜噜咕脚下地砖竟然凹陷下去一大块。

    噜咕噜咕急忙吐出丝线,黏住摇摇欲坠的地砖,然而柴大小姐又是一拳挥出,将一大块楼层地砖打得四分五裂。

    肥胖的绿色毛虫全身都挂在丝线当中,借着丝线黏性,没有顺着五楼走廊豁口掉到四楼,

    但是这么一打岔,它所释放的精神冲击难以为继,李昂瞬间脱困,朝柴大小姐丢出两根【血虫撬棍】的同时,朝着咕噜噜咕释放了【溺厄暗杀术】。

    咕噜噜咕全身上下的细密呼吸脉络中,瞬间充盈了温热水流。体积如此庞大的毛毛虫,耗氧量远非普通昆虫能够媲美,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就陷入了窒息。

    而操纵青蛾甲的柴大小姐,也握住了李昂抛投而来的【血虫撬棍】,

    一边用撬棍砸开地砖,一边启动其【猩红潮涌】的特效,制造出一团带有腐蚀性质的血球,泼在咕噜噜咕身上。

    一套连招之下,毛虫几乎没有反抗的余地,直接被血球浇透全身,体表尖刺迅速软化消融,滋滋作响,

    口器中不断涌出热水,整条虫躯翻滚着摔倒在地。

    柴大小姐无愧其最强替身之称,下手极黑,挥舞撬棍三两下就将青虫脑袋砸扁,

    全然不在乎身上红白铠甲被绿色浓水腐蚀得滋滋作响,继续一下又一下地砸着已经化为饼状的毛虫。

    “暗杀术的原来目标消失了,而且没有得到击杀提示!”

    李昂喊道:“这不是它的真身!”

    不是真身?

    柴大小姐闻言一愣,低头扫了眼饼状化的毛虫——对方怀里,并没有之前看到的那面亮银镜子。

    “让开!”

    走廊外,同样摆脱了精神冲击干扰的柳无怠蹲在窗台边沿,手中握着一把古香古色的木质短弓,棉麻蚕丝材质的弓弦拉伸至极限,指尖扣着一根纤细木杆充当箭矢,指向走廊尽头的某个角落。

    许久未见,柳无怠的技能装备更新换代,其中一项技能,就可以通过玄而又玄的“势”来锁定敌人。

    短暂瞄准之后,柳无怠激发【箭落鸿】的称号技能特效,使下一次攻击带有分裂效果。

    只见她陡然松开弓弦,木杆箭矢激射而出,在半空当中迅速膨胀,分裂,

    化为万千尖锐木片,撕裂掉所有挡在前方的白色丝线,朝着走廊角落倾泻而去。

    咕噜噜咕的保命技能,就是原地制造出一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青虫傀儡,自己则更改外表颜色,与走廊里密密麻麻的白色丝线融为一体,隐匿气息。

    但在这大规模的木片箭雨之下,抱着月相定位仪的青虫避无可避,眨眼间全身上下被无数细小木片撕裂开道道伤痕,大量绿色浓水不住淌下。

    更糟的是,柴大小姐已经操控着青娥甲,挥动【血虫撬棍】冲了过来。

    眼看青虫即将命丧当场,一阵妖风堪堪赶到,

    怨魔身躯悬停于病院大楼之外,白骨双臂自后向前猛地一挥,

    狂风呼啸,妖气肆虐,

    如有实质的狂乱妖气,将柴大小姐吹得倒退半步,好在手中血虫撬棍再最后一秒砸中了咕噜噜咕,将后者的大半个身躯砸得稀烂。

    青虫已经没有余力哀嚎,怨魔一摆黑袍,裹挟无可匹敌之势径直冲进走廊,残破长袖隔空一挥,妖风席卷走柳无怠倾泻出的木片箭雨,

    再一挥,数量并不算多的凝练妖气,以精妙绝伦的施力手法,隔空将穿了青娥甲的柴大小姐推到走廊尽头。

    “孙——”

    李昂刚准备启动还剩最后一张的【引恨嘲讽】技能卷轴,“贼”字尚未出口,就被妖风所阻,眼前一花,凝神望去却见怨魔已经抓着只剩下脑袋的青虫以及月相定位仪,飞离了病院大楼。

    怨魔有自信在开阔地带以一敌二,轻松击杀这两名敌对玩家,然而青虫状态危急,再拖延下去迟早毙命当场,只能选择带着队友憋屈地战术撤退。

    “想走?!”

    李昂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径直冲到病院走廊尽头,手中拿出两杆巴雷特M18A1狙击步枪,一左一右搭在窗台上,

    屏息凝神,朝着半空当中做出种种机动动作的怨魔稳稳扣下扳机。

    砰砰——

    只听两声枪响,飞在半空当中的怨魔身形一个踉跄,耷拉着肩膀,摇晃着渐飞渐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