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啦 > 玩家凶猛 > 第二百六十章 绿火
    轮胎骤停,刮擦地面,柳无怠的车辆,急刹于隔离术式之外。

    她面无表情地看着前方那高耸入天的黑色圆球,冰冷说道:“我们来晚了一步,系统提示有一支队伍已经拿走了定位仪,

    前面的隔离术式,应该是他们与另一支前来争夺定位仪的队伍发生了冲突。”

    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的李昂眉梢一挑,说道:“要闯进去么?”

    “...进。”

    柳无怠思索片刻,一踩油门,平淡而坚定的说道:“无论哪支队伍获得定位仪,我们都会陷入被动,到时候敌暗我明,是追是逃完全由他们说了算。

    还不如趁着这三方混战的机会,拼一把。”

    说话间,黑色轿车已经驶入圆球术式,李昂看了眼周围事物不断褪色最终化为灰白的景象,估算了一下空间隔离术式的形状,对柳无怠说道,“圆球圆心在正东北方向八百余米处。”

    “知道了。”柳无怠应了一声,车速飙到极限,完全无视交通规则,如同蛮牛一般铲飞沿途所有阻碍——

    无论是被撞开的车辆还是被撞飞的行人,都会在几秒钟内愈合如初,完全无视了横冲直撞的黑色轿车与其中的玩家。

    就好像,玩家与现实世界完全隔离了一样。

    ————

    轰轰轰轰!

    灰烬的特事局专用车在灰白世界里疾驰前行,

    在他后方,平整的水泥路面莫名高高突起,向两侧开裂,大块大块的水泥被来自地表之下的巨力所推动,将沿途车辆统统震开掀飞。

    岩石溅射横飞,砸在灰烬车辆后方挡风玻璃上,凿出蛛网一般的裂痕。

    某种潜藏于地面之下的“东西”,正在以极快地速度追击着他们。

    就在刚才,灰烬刚下定决心要将昆虫玩家与它的队友一起消灭,就被敌人盯上追赶,不得不开车跑路。

    “该死!”

    坐在后排的初荫将电脑收进背包栏,一手攥住了车辆车顶扶手,一手握紧了一根形似大葱的上绿下白短棍,闭着眼睛朝灰烬喊道:“我听不到他的心跳,不能用技能锁定到他!”

    “没有心跳...”

    灰烬默默咬紧了牙关,猛打方向盘,车辆在路口飘移出弧形轨迹,“又是非人类玩家...”

    特事局里对机动特遣队的干员们公布过一些机密资料,其中一部分,讲的就是人类与非人玩家的区别。

    按照特事局目前的推测,杀场系统会根据玩家在任务过程当中的具体表现,划分出玩家的道德品行分类。

    比方说守序善良、中立善良、混乱善良、守序中立、绝对中立、混乱中立、守序邪恶、中立邪恶、混乱邪恶等等。

    守序善良的玩家,随着游戏进程的推移,会很难收到“当前条件下必须牺牲无辜者才能完成”的任务,

    而混乱邪恶的玩家,也很难收到“任务目标是守护无辜善良群众”的任务。

    任务目标,会与玩家的道德阵营,整体呈趋同态势。

    人类玩家当然也有喜欢滥杀无辜的恶人,但是其数量比例,远远没有非人玩家来得高。

    物种的不同,决定了道德的差异。

    那些字面意义上的禽兽,完全没有人类的善恶观。对于它们而言,只要完成任务、增强自己,什么手段措施都是可以采取的。

    这就导致,大多数非人玩家通常收到的任务模式,也基本都是以击杀,屠戮,毁灭为主。

    思索间,道路裂纹从地面一路延伸到前方某幢大楼墙壁,只听“砰”的一声,钢筋混凝土的墙壁炸裂开来,一道漆黑身影从墙壁豁口中窜出,悬停在车辆前方的半空当中。

    那黑影全身都笼罩在残破灰袍当中,兜帽之下黑黢黢一片,看不清楚。

    他随意挥了挥手,只见灰烬车辆周围妖风骤起,风中骤然浮现出无数青面獠牙魑魅头颅,随着风势盘旋环绕,悚然鬼哭声响彻云霄。

    坐在驾驶座中的灰烬面色阴沉如水,

    那裹挟着无数魑魅头颅的青色妖风所到之处,高楼墙壁、道路车辆、街上行人,都被侵蚀消磨殆尽,数息后又化为无数流沙,恢复原状。

    在这片灰白色的世界里,只有玩家能看到彼此,干涉彼此,伤害彼此。

    “你们,”

    黑袍身影悬停在空中,歪了歪头,用沙哑粗砺的声音低沉说道:“是特事局的人?”

    灰烬深吸了一口气,前后路途都被封堵,逃无可逃,避无可避。

    他在后视镜里,与初荫对视一眼,手指微不可查地在方向盘下轻轻一拨,默然推开车门,看向浮在空中的黑袍。

    “我是特事局殷市机动特遣队四队在编干员,灰烬。”

    他朗声说道:“特事局认为此次任务与另一起严重威胁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的异常事件有关,特派遣我来对此进行调查,

    希望您能配合我的工作...”

    灰烬的直觉告诉他,就算把他和初荫绑在一起,恐怕也不是前方那个黑袍身影的对手,只能选择扯出特事局的大旗,暗示自己是接到了上级的指令,

    企图用特事局来震慑对方。

    “呵,”

    黑袍身影阴恻恻地冷笑一声,“你所说的异常事件,是指钱华路那里的囚魔窟吧?特事局,已经派遣队伍,带着异学会的人,进去亲自观测了,对么?”

    听到囚魔窟三个字,初荫心中茫然,

    灰烬面不改色,内心却掀起惊涛骇浪。

    以他作为机动特遣队四队精英干员的密级,也仅仅只是知道囚魔窟三个字,根本不知道上级已经派出机动特遣队以及异学会成员,进到囚魔窟当中。

    黑袍身影看着灰烬一言不发的模样,像是有些失望地叹了口气,默默地抬起手臂,白骨嶙峋的手掌当中,悬浮着一团惨绿妖火,

    “果然,你什么也不知道。

    呵,我不知道该说你是勇敢还是无知好,竟然心甘情愿卷入到自己完全不知道状况的事件当中...”

    他摇了摇头,仿佛一只正在戏耍老鼠的猫咪,“既然一无所知,那就安心去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