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啦 > 玩家凶猛 > 第二百一十三章 暗号
    李昂大致给汤然诺解释了两句这件事情的背景,随后来回刷新平板电脑上的Anti-996 License项目页面,却始终没有看到有乱码字符的痕迹。

    “唔....有三种可能性。”

    李昂认真说道:“一,该页面已经被重新设置过,取消了认知偏差诅咒。

    二,之前的诅咒,是专门针对夏骏强的,生效之后,施术者就立刻取消。

    三,我们没有满足触发诅咒的条件。”

    汤然诺皱眉思索,很快就反应了过来。

    第一种可能性概率不大,因为Anti-996 License页面的访问量不在少数,如果都对访问者进行认知偏差诅咒的话,现在恐怕早就有连环的死亡事件暴露出来。

    第二种可能性目前无法检验,两名玩家不可能现在就进到夏骏强的房间里,在他的电脑上进行搜索。

    就算他们现在找上情报贩子,从他那里购买一套黑客软件,试图入侵夏骏强的私人电脑也不现实——剩余时间太少,而且那台电脑报废没报废还得两说。

    第三种可能性,反倒是几率最大的,

    如果那位身份未知的施术者,将认知偏差诅咒广泛地布置在网页上,并且设置了一定的触发条件(比方说只有当浏览者有红头发时,才会使诅咒生效),

    那么确实是可以做到收缩波及范围,精准对某些群体进行诅咒的效果。

    但问题是,天知道夏骏强身上的什么特征,满足了诅咒的触发条件,

    李昂与汤然诺并不是神秘学专家,也没有时间去一一验证夏骏强的诅咒触发经过。

    一阶段的任务目标,是查明夏骏强的死因,

    两人猜出了他死于诅咒,却还没弄清楚诅咒触发生效的具体过程,没能满足一阶段的任务完成要求。

    眼看任务时限将至,两名玩家之间的气氛变得越来越古怪。

    常规世界的合作任务,能完成最好不过,不能完成也没有多大损失。

    并且一旦时限结束,两人之间的友军伤害屏蔽之后,第一件事情恐怕就是提防来自对方的攻击。

    玩家之间没有信任可言,强者可以随意拿捏弱者,以弱者的真实身份与生命安全为筹码,威胁对方交出身上的一切装备道具,再将弱者打包售卖出去。

    此类事情在海外相当常见,某些品性恶劣的玩家甚至组成狩猎旅团,去主动寻找超凡事件,猎杀那些不幸进入他们视线的其他玩家。

    孤狼玩家与各大官方组织,对于狩猎旅团都是深恶痛绝,然而只要有利益存在,就会有纷争与杀戮。

    ‘再想不出办法的话,就只能跟他硬碰硬打上一架了啊...’

    汤然诺脸上表情依旧冰冷,大脑却急速运转,在心中默默道,‘真要打起来,我恐怕还不是他的对手。

    这家伙的基础属性高得要命,完全不像是我这个级别的普通玩家该有的体质。’

    汤然诺是十级以上的玩家不假,可她并非完全的战斗专精玩家,也没有加入过任何组织,与特事局成员也只是保持“认识但不熟”的关系。

    真要和李昂打起来,汤然诺觉得自己并不占优势——就算她旁边跟着一只拥有超凡能力的金毛大狗,也是如此。

    难啊....

    汤然诺心中发出一阵长叹,脸上表情却丝毫不变——任何细微表情都会让对方产生怀疑,进而放大对她的杀意。

    “我有办法,验证第三种可能性。”汤然诺说道:“不过我得给我朋友发个消息。”

    “哦?”

    李昂一扬眉梢,“你说的那个朋友,是神秘学者?”

    “差不多,她对神秘学仪式有些研究。”

    汤然诺含糊不清地回答一句,双眼直勾勾地看着李昂,等待对方同意。

    从任务一开始,两名玩家就形影不离好似连体婴儿,这么做,主要是为了提防对方通知官方组织,将另一方出卖掉。

    主动联系第三人,很可能被认为是一种挑衅举动,而且也存在情报泄露的威胁。

    “嗯....”

    李昂皱眉思索了一阵,点了点头,松开了原本就属于汤然诺的平板电脑。

    后者接过平板,将其放在咖啡桌上,滑了几下之后,找到了一位备注名为“白熊”的QQ好友(头像是一头北极熊),给他发过去一张夏骏强屏幕的照片,并发消息道。

    “你好,这张图片是我刚刚遇到的超凡事件,我估计是神秘学里的认知偏差诅咒,你能想办法弄清楚它的触发条件、作用形式以及诅咒目标么”

    发完消息之后,汤然诺和李昂静静地等了好几分钟,默不作声地盯着平板屏幕看。

    这位白熊的QQ好友,其实就是和汤然诺同居的闺蜜,也是一名模特,是个来自俄罗斯的年轻毛妹。

    数月前,两人几乎是同一时间,被系统随机挑选成为玩家,

    这么久以来,汤然诺与毛妹一直相互扶持,相互鼓励,在恐怖绝望的任务当中挣扎求存,彼此之间的纯真感情也急剧升温。

    现在她所使用的的这个QQ号与白熊的QQ号,都是之前注册的,里面一干二净毫无内容,

    两人约好,一旦遭遇什么紧急事件(比方说遭到挟持,胁迫,绑架或者是强制进入常规任务),

    就用这两个QQ进行联系,联系的时候,还可以根据语气、用词、标点,来进一步表达当前自己的状况,以及向对方提出的隐蔽要求。

    (比方说,开头有你好两个字,证明自己进入了常规任务,而且和另一名不认识的玩家在一起。结尾没有标点,证明自己现在还算安全...)

    汤然诺向精通神秘学的闺蜜发出要求,以及夹在要求当中的暗号,

    而那位闺蜜也很快反应了过来,一边为支援汤然诺做准备,一边打字发消息道。

    “画面上的这些乱码字符,确实是认知偏差诅咒。

    诅咒的来源与施术者未知。

    诅咒的触发条件,是利益观念偏向广大劳动人民,拥有刚健朴实价值观,对那些榨取工人创造的剩余财富的企业主抱有仇恨态度。

    而诅咒的最终指向目标,则是进一步固化受术者的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使其变得坚韧,顽强,不易屈服。”

    随着那位闺蜜做出解答,李昂与汤然诺耳边也响起了系统提示音,提醒他们第一阶段任务目标已经完成,进入第二阶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