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啦 > 玩家凶猛 > 第一百九十章 包围
    半人半蝠挥舞之下,两柄砍刀野蛮地撕裂开水泥墙面,碎石爆裂,尘埃飞扬,两弧寒光朝着前方奔袭而去。

    铛——

    金铁交错之声响彻走廊,自上而下砸落的三棱骨尖枪的骨质枪刃格挡住刀锋,将刀刃崩出肉眼可见的米粒缺口,与蛛网裂纹。

    李昂双手握住枪柄向后拖拽,嶙峋的枪刃脊椎如同锯子一般刮过砍刀刀刃,

    将米粒大小的缺口,撕裂成横贯刀身的断面,令整面刀身猛地崩断,碎成两截,坠落在地。

    双刀被断,墙内的保罗松开刀柄,筋肉盘虬的健硕大腿踹开大门,将安装了隔音垫板的防爆门当成盾牌,挡在身前,冲入狭窄走廊之中。

    保罗低头颔首,屏息凝神,庞大身躯瑟缩在门板后方,双脚猛蹬地面,开始野蛮冲锋。

    李昂身形暴退,稍稍拉开距离之后猛地刺出三棱骨尖枪。

    长枪枪刃轻松洞穿了厚重大门,余势不减朝着门后保罗的心脏直袭而去,

    半人半蝠的怪物只来得及匆匆歪斜身躯,避开这扎心一击,

    然而骨质枪刃依旧贯穿了他的左侧肩膀,再次弹回时,将他的整条胳膊活活撕扯下来。

    血流如喷泉般奔涌而出,在金碧辉煌的夜店墙壁上肆意涂抹挥洒,

    剧痛之下,身为血奴的保罗也忍不住脚步一软,身躯战栗,冲锋之势顿遭阻滞。

    三棱骨尖枪收回枪刃,再次戳出,命中他的右臂,将右半条胳膊也扯了下来。

    这一回,半人半蝠的怪物再也拿不住门板盾牌,双膝发软地跪倒在地,狰狞丑陋的脸庞失去了神采与表情,彻底休克了过去。

    李昂抽回长枪,“咚”地一下将门板身前踹飞、并在保罗头顶掠过,飞向走廊尽头。

    “体格挺大,可惜力气不行。”

    李昂看了眼跪在地上、疑似昏死过去的保罗,手中长枪一抖,横置枪刃直接朝保罗的脑袋拍去,将脖子打断呈90度。

    半人半蝠的怪物躺倒在地,整条走廊都仿佛为此震动了一下。

    李昂走上前去,一枪截断尸体脊椎,将尸首和两条胳膊一起收入背包栏内。

    这种拥有血族血统的怪物,虽然在身为玩家的李昂面前不堪一击,但是对于普通人而言还是非常强大的。

    远比健美冠军更加强壮健硕的身躯,能够抵挡小口径手枪子弹射击的长着黑毛的皮肤,以及堪比小强一样的顽强生命力,

    足以让最低级的血奴,在复杂地形抗衡一支不怎么专业的枪手队伍。

    “唯一的问题,就是太丑了。”

    李昂嘀咕道:“血族难道不是应该全族俊男美女,颜值胜似娱乐明星么?怎么一副人形大蝙蝠的样子。

    还是说就只有血奴长这样?更高级的血族哪怕变身了也还是人形?”

    他的思维发散起来,也有可能是所有血族,在寻找初拥对象时,都只会寻找青春靓丽的少男少女,

    长此以往,世世代代的血族成员基因得到优化,就有了“血族都是帅哥美女”的传说。

    那还真是令人伤心啊,丑的人连被吸血的资格都没有...

    李昂的思绪还在神游天外,脚步却一刻不停,越过血泊,进入菲利克斯刚才待过的包厢内,

    顺着空气中似有若无的酒精气息,来到已经闭合的暗门前方——他的鼻子经过改造之后,能清除分辨大多数气味。

    ————

    俱乐部内的秘密逃生通道,是一条埋藏在墙壁夹缝里的绵长走道,走道内没有放置应急灯光,漆黑一片,而且极为阴冷潮湿。

    拥有夜视能力的血族成员们踩踏着台阶,在黑暗中快速奔跑,

    而那些跟过来的纨绔子弟则摔了不少跟头。

    这些几位鼻青脸肿的阔少扶着墙壁艰难前进,和前方的保镖队伍隐隐脱节,但他们却丝毫不敢发出声音,提出要求,让菲利克斯的保镖带着他们向下走。

    生死攸关的危急情况之下,父辈的财富与势力,在这条甬道中不值一提,

    如果不是菲利克斯不想出去以后被长辈斥责,

    他现在恐怕都让手下捏断这些所谓“朋友”的四肢,把他们丢弃在这条甬道里,吸引后方敌人的注意,拖延敌方追击的脚步。

    经过数个拐角,斜斜向下的甬道终于抵达尽头——那是一扇合金铸就的金属大门,朝内的门把手呈船舵形状。

    一名西装保镖走上前去,稍稍用力转开门把。

    金属大门刚一打开,一股恶臭扑鼻而来,前方阴暗之中,隐隐还有哗啦哗啦的水流声。

    这扇逃生门所通往的目的地,正是法兰克福特市地下密密麻麻的下水道系统。

    法兰克福特市建立三百余年,下水道系统经历过二十多次重建改良,各个年代的管道暗道不计其数,就算城市管理规划部门也完全不清楚这里面的完整地形。

    只要钻进其中,拐出几个弯道,就能甩掉所有前来追击的敌人。

    身为血族的菲利克斯,嗅觉远比常人更加敏锐,

    空气中飘荡着浓郁的氨水气息,各种各样不可名状的恶臭味道如同章鱼触须一般,伸进他的喉管,来回挠动。

    菲利克斯英俊阴柔面庞上的表情有些扭曲,喉头一阵耸动,差点呕吐出来。

    两名西装保镖毫不犹豫地跳下逃生通道,菲利克斯面色阴沉不定,手脚动作却丝毫不慢,

    同样跳了下去,任由那双有着细密气孔的高档皮靴,被下水管道里的乌黑发绿的污水所淹没。

    来自污水的粘腻触感浸没脚背,水流中飘荡过来的可疑长条状棕色物体撞击着靴子,

    从小在温室中张大的菲利克斯攥紧双拳,差点尖叫出来。

    太恶心了。

    “少爷,这边走。”

    一名保镖开口打断了菲利克斯的想象,一众血族不等那些纨绔子弟跳下逃生通道,直接摸黑跑了出去。

    阔少们发现自己被抛下,刚要开口呼救,就听到身后的狭长漆黑甬道中,传来了密集的奔踏脚步声。

    “不准跑!你们已经被我包围了!”

    李昂扛着长枪,三步并两步,沿着甬道飘着跑下,边跑边喊道:“咦,怎么这么臭?你们是不是在下水道找到什么好吃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