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啦 > 玩家凶猛 > 第一百七十五章 雾境
    蝼蚁尚且贪生,红煞白煞自然不会想着自寻死路,忙不迭地说道,“想活!我们想活!”

    “很好。”

    李昂点了点头,“等会我会把你们分隔开来,挨个审问。

    最好,不要让我发现你们的供词有所出入,否则....”

    他饶有深意地嘿嘿一笑,笑的红煞白煞全身发毛,瞬间脑补出一万种折磨他俩的酷刑。

    李昂将红白双煞分隔开来,对二者进行单独审讯,

    并在审讯完成后,又对了一遍证词,并没有发现多少不同。

    按照两者的说法,他们并不是殷市本地人,生活在不同年代不同地域,

    他们死后作为怨魂四处飘荡了许久,某天突然就被一股无形力量摄入迷雾。

    浓雾之境虽然是以现实世界的殷市为模板,

    但其物理法则与现实世界存在巨大差异。

    这里没有边界,从一端走出,就会从另一端归来。

    也没有日出日落,甚至连各区域的时间流速也不一致。

    生存在这里的魑魅魍魉,彻底失去了时间概念,

    只是四处游荡,相互吞噬,

    坐视周遭地区的建筑物,从简陋的泥瓦茅屋,逐渐变成钢筋铁骨的现代化高楼大厦。

    红煞白煞在浓雾中远不是最强的存在,据他们所说,殷市的迷雾镜像里存在数十个之多的特异地点。

    那些特异点的位置会不断变动,唯一的特征就是那里的雾气浓度极高,几乎可以说是伸手不见五指,

    而任何闯入其中的魑魅魍魉,全都悄无声息地消失不见,失踪时,还能隐隐听到从迷雾里传来的沉重锁链拖拽声。

    好像,有什么东西...被锁链束缚在浓雾特异点当中。

    浓雾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摄入新的魑魅魍魉,其中不乏有能飞天遁地、驾驭妖风的强悍精怪。

    这些妖物自诩为一方妖王,岂能甘愿待在这一方浅滩,

    自然是要招兵买马,建立势力,将手下精怪性命,填进浓雾特异点当中,试图绞杀雾中存在,找寻出路。

    然而,精怪大军一如石沉大海,再无音讯,

    连领头的几名站在特异点之外的妖魔,也遭到某个从天而降的漆黑竖影的追杀,无一幸存。

    原本位于食物链中下层的红煞白煞,反倒因此成了幸存者当中的较强存在。

    最近雾境内有出现了各种异常,

    首先是雾境笼罩范围再次扩大,由殷市扩展至殷市周边区域,

    其次是特异点的移动频率与活动强度逐渐提升,

    沉重锁链拖拽地面的声音此起彼伏,响彻全城,间或还有悠长沉闷地兽吼嚎叫,与煊赫万丈的滚滚天雷。

    最后,就是红煞白煞心中有一种朦朦胧胧的预感,预感到雾境可能不久之后就会大规模开启,

    那将是她们以及雾境内诸多精怪脱困的最佳机会。

    听完红煞白煞的陈述,愚铮骸眉头紧锁,用眼角余光瞥了同样陷入沉思的卫凌岚一眼。

    从这她俩的陈述来看,雾境很可能是不知道多少届之前的杀场游戏的产物,很有可能在不远的将来,触发高等级高难度的任务。

    其中涉及的危机根本不是李昂等人能解决得了的。

    这感觉...有点像得知自家后院埋了一大堆战争时期的地雷(随时都会爆炸的那种)。

    就是不知道特事局对于殷市雾境的情况了解多少。

    猎豹面具下,李昂的脸色有些阴郁。

    如果事不可为,局势危急到必须从殷市搬离才能保全性命的地步...

    那他押在房东太太那里的一个月房租押金能不能提前退回来?

    李昂默不作声的态度,令红煞更加紧张,

    生怕这位仁兄一言不合就挥动长枪,以“交不出急支糖浆就去死”为理由,一枪了结掉她的小命。

    红盖头下,红煞脸色吓得煞白,

    而白煞的脸庞几乎要化作透明状。

    为防止这两位被吓到魂飞魄散,卫凌岚开口询问道:“刚才,你说能帮我们离开这里,是什么意思?”

    “呃...对于我们魑魅魍魉而言,这片浓雾进来了就不可能出的去。”

    红煞一抿嘴唇,在柴大小姐冰冷的注视中,尴尬说道:“婚礼仪式必须要双方真心实意交换香线,才能奏效。

    为了能让你们同意,我撒了个谎...”

    “啧”

    柴大小姐不爽地咂了咂嘴巴,“想必事成之后,你也不会放我们离开吧?

    这队伍里的那么多仆役,总不见得全是被摄入雾中的魑魅魍魉。”

    被柴大小姐道破了心机,红煞尴尬地笑了几下,

    伸手一指旁边几乎透明化的白煞,“这全是他的主意,是他教唆我的。”

    白煞一脸无辜惊愕,费劲地张开肿胀嘴唇,含糊不清地回答道:“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

    “行了行了。”

    颇有些狗仗人势意味的柴大小姐不耐烦地出声打断了红煞白煞,

    转头看向一旁沉默不语的愚铮骸,“现在怎么做?”

    愚铮骸想了想,沉声道:“按照你们原来的计划,朝着系统指定地点继续前进吧。”

    “嗯。”

    危月燕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转头看向红煞白煞,眼眸中闪烁着睿智的光芒,“你们两个,给我一个不杀你们的理由。”

    红煞闻言为之一窒,又惊又惧地扑倒在地,声泪俱下地讲述她当年出生于富豪之家,却被一个穷酸书生骗财骗色,

    其父看出穷酸书生只会夸夸其谈,是个草包,怜惜女儿没有派人做掉书生,

    只是让人去威胁几句,送钱财上门,让书生不要纠缠,

    并做主让女儿嫁给本地新贵。

    然而成亲当日,那酸书生以爱情为由,在成亲队伍旁散布画有两人恩爱画面的手抄画本,

    逼得红煞不得不在轿子内,用簪子自尽。

    红煞道出凄苦往事,而白煞也不甘示弱,声泪俱下地讲述当初自己永救落水儿童,

    溺亡之后,捞尸人坐地起价,其家属无力承担费用,而落水儿童一家也不闻不问纯当没有这回事,让白煞沉在湖底被鱼虾吞食。

    红煞白煞声泪俱下,而柴大小姐却如同恶魔一般不为所动,不耐烦地斥责道:“谁要听这个?

    我问你们,你们身上有什么法宝没有?”

    作为勤俭持家的好女孩,柴大小姐自然要为李昂考虑,如果能从这两煞身上榨出点油水,那是最好不过。

    “法宝?”

    红煞白煞一脸懵比,“这...我们都是穷鬼,连法宝都没见过,更别说拥有了。”

    “废物!”

    柴大小姐骂了一声,忽然看见红煞身上穿着的靓丽婚装,眼珠子一转,“诶,你...这件衣服不错哈,”

    ?!

    红煞看着危月燕眼睛里亮起的光芒,早已凉透了的身躯莫名其妙打起了冷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