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啦 > 玩家凶猛 > 第一百四十四章 畸变
    再睁眼时,李昂发现自己正站在一个残破不堪的房间里,前方有两道同样穿着防护服的身影。

    脚下的房间占地面积颇大,双人床的大红色丝绸薄被上落满了灰尘,铺在实木地板上的地毯已经脏到看不清原本的颜色。

    “这里是...酒店房间?”

    李昂心中暗道,用眼角余光瞥了眼卧室旁边,那面破碎了大半的落地窗。

    本应透明洁净的窗户,蒙上了一层厚厚尘埃,

    只能从碎裂的豁口处,看见街道对面同样破败凋敝的高楼大厦。

    “战争?核战争?瘟疫爆发?外星人入侵?大家拿开展为期十年的黑色星期五打折?”

    思路不断扩散的李昂,分出一部分心神,来审视此次3V3对战里,系统给他匹配的两名队友。

    站在左边的那位,体型高大威猛,穿着一件相当难看的深蓝色生化危机中心污染区应急防化服。

    防化服采用全封闭设计,安装了内置型电动强制送风的过滤式呼吸系统,可以隔绝传染性介质、放射性微粒在内的诸多物质。

    由于电机一直在送风,这件防化服看上去鼓鼓囊囊的,

    造型有点像动画电影《超能陆战队》里的大白。

    而透过那透明的全景面屏里,可以看到里面的人戴着只留出眼缝与嘴缝的纯白面具。

    至于站在右边那位,穿着一件墨绿色的连体带帽式辐射屏蔽服,铅橡胶屏蔽材料,可防护电离辐射与放射性气溶胶,对酸碱等化学物质同样具有防护功能。

    至于脸部的面具,则是过滤式球形全视野视窗。

    考虑到只有五分钟的传送准备时间,这两位队友的装扮已经算相当专业了。

    “能活过许多场任务的玩家,果然没有蠢的。”

    李昂点了点头,显示出自己的玩家ID,开口说道:“两位怎么称呼?”

    深蓝色防化服的高大身影很干脆地显示出ID,

    【不焚薪柴·黄昏骑士】【Lv9】

    而另一名身穿辐射屏蔽服的玩家,也在犹豫片刻之后,公开了ID

    【斩楼兰·万里封刀】【Lv8】

    我靠,刀哥是你!

    借着防化服的掩护,李昂忍不住多看了万里封刀一眼,双方很默契地没有暴露出早已认识的事实。

    如果黄昏骑士不在这里的话,李昂现在肯定已经大笑着,嘲讽起万里封刀——这么久了等级竟然还没有他高。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当初在执行完孤寒寺的任务之后,万里封刀就一直作为赏金猎人,狩猎特殊个体。

    最近更是成为了特事局机动特遣队的外援,跟着邢河愁在世界各地跑来跑去,大部分时间都用在给超凡事件收拾手尾上,

    没怎么触发常规任务,提升等级。

    “很好,既然大家都是Lv8以上的玩家,我也就不多介绍一些常识内容了。”

    李昂清了清嗓子,说道:“首先,让我们来分析此次的任务背景。

    任务目标123分别是消灭天平公司总裁、消灭畸变原体、摧毁天平公司实验室....”

    他走到落地窗前,拉开窗户,向街道两侧张望了一阵,回过头来说道,

    “商业区的酒店套房彻底荒废,街道上没有任何行人,水泥土路面已经生长出各种各样的杂乱植物,

    结合任务目标,我们姑且可以认为这是一个灾难爆发、文明陷落的架空世界。”

    “灾难的发生,极有可能与所谓的天平公司有关。”

    万里封刀微不可查地瞥了李昂一眼,沉声说道:“这家天平公司可能主攻生物科技技术,

    像许多影视作品当中所描述的那样,是个强而有力的垄断组织。

    势力庞大,技术先进,足以引起全世界官方势力都无法抵御的巨型灾难。

    比如《生化危机》里的保护伞公司,《异形》里的维兰德汤谷公司,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甚至连发射核弹都能通过关系网络来操纵干扰。

    如果是那样的话,我们很可能在剧本后期,正面迎上成建制的现代化作战军队,甚至更糟糕的‘畸变体’军团。”

    万里封刀说完以后,和李昂一起,将目光转向了黄昏骑士。

    这种正式开启任务前的分析环节相当重要,

    不仅能对任务本身开展头脑风暴,查漏补缺,

    还可以快速探明队友的思维缜密程度,与行事风格,让玩家早点做好准备。

    比方说,把有肌肉没脑子的队友当成临时肉盾,临时打手....

    “...”

    这位穿得鼓鼓囊囊堪比洋葱的皇后骑士,在沉默片刻之后也给出了自己的判断:

    “从七天的任务时限可以判断,我们距离任务目标3的波士顿市肯定不会太远,甚至可能我们现在就在架空世界的波士顿里。

    不过,绝对不能把现实世界的波士顿情况,完全套入到这里的副本当中。

    这里还活着的任何人或动物,很可能已经发生了畸变....”

    还未等黄昏骑士说完,一个惶恐凄厉的男人声音就在酒店门外的走廊里响了起来,“救命!救命!”

    这么快?

    李昂有些惊讶地看向门外。

    “救命!谁来救救我!”

    凄厉惨叫由远及近,愈发响亮,从右向左经过了李昂等人所在的房间。

    李昂与两名队友对视一眼,悄无声息地悄悄走到门边。

    他贴在门边,用眼神示意两名队友做好准备。

    走廊里正在嚎叫的东西,并不是活人。

    因为随着惨叫声快速接近,走廊里却没有响起任何脚步,只有微不可查的嗡嗡声。

    李昂左手拧动门把手,右手端起SCAR—H步枪,

    身形闪出门外的同时,猛地抬起枪口。

    在枪口所指向的酒店走廊彼端,李昂看到了惨叫的来源。

    那确实是一名穿着残破防弹衣的人类男子,他的手脚四肢不翼而飞,

    整截上半身,像蜡烛一样,用血肉碎末牢牢黏在一只大型犬那么大的飞蛾背上。

    嗡嗡。

    飞蛾扑扇着翅膀,向着走廊尽头慢悠悠地飞舞着,

    而它背上生死不知的半截人类,还在机械麻木地惨叫,

    “救命!救命!谁....”

    惨叫声骤然停顿。

    飞蛾蒲扇翅膀,慢悠悠地转过身来,

    它背上的半截男人,用眼珠被叼走的空洞漆黑眼眶,幽幽看着站在走廊正中央的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