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啦 > 玩家凶猛 > 第一百二十一章 落山
    被砌在墙壁里的男人,上身是一件款式老旧、落满灰尘的衬衫,下身是一件黑色长裤,鼻梁上戴着一副眼镜。

    由于墙壁内缺少空气水分,他的脸并没有彻底腐烂,而是像干瘪的水果那样,有些萎缩且充满褶皱。

    “水泥和皮肤很多都粘在一起了啊,而且从尸体穿着的衣服款式、尸体状态上来看,似乎是在几十年前这座社团活动楼建造过程中,被埋进墙里的。”

    李昂平静地分析着,用钢棍不断敲掉这具死尸周围的碎石,

    “最近好像是因为社团活动楼年久失修,屋顶漏雨,雨水渗透进墙壁里面,才让这具尸体重新开始腐烂,在墙壁上沁出了绿色浓水。”

    随着上半身从水泥里被彻底刨出,这具半干的尸体开始轻微地颤抖了起来。

    李昂不急不缓地后退半步,极为熟练地从背包里掏出苏联制式燃烧瓶,

    左手拿着燃烧瓶,右手握着钢棍,抵住干尸的脑袋,

    只要对方展露出一丁点攻击性,他就会毫不犹疑地将干尸就地毁灭。

    “....”

    下半身还埋在水泥里的干尸,抖动的幅度越来越大,如同筛糠一般不断颤动。

    良久,他猛地睁开浑浊不堪的双眼,“嘶——”地深吸了一口气。像是要把全世界的空气都吸进肺里一样。

    李昂在旁边冷漠地看着干尸,在对方实力未知的情况下就贸然攻击,并不是一个好的选项。

    攻击不方便攻击,但询问还是可以的。

    李昂用钢棍一杵干尸的脖颈,平静问道:“姓名,年龄,死因。”

    对方低下头去,呆呆地看着顶在脖子上的钢棍,浑浑噩噩的眼眸里满是困惑。

    李昂提高了声音,又重复了一边,

    这一会干尸总算有了反应,他呆滞地抬起头来,摇了摇脑袋,抖落掉满头灰尘,“你是谁?我怎么在这里?”

    李昂眉头一皱,看着干尸低下头去,惊恐万分地发现自己被砌在混凝土里,四肢躯干干枯如同柴木。

    “冷静,你需要冷静。”

    李昂随手一记【碎物散射】,给了还魂尸一巴掌,把对方扇得有点懵,“告诉我姓名,年龄,死因。”

    “死因?我,我已经死了?”

    目瞪口呆的僵尸愣了好几秒,最后在李昂和善的眼神中,结结巴巴地开始介绍自己的身世。

    他名叫水原晴斗,是茨木中学的教师。

    二十年前,他发现整个学校内的资金问题存在内幕,某位茨木中学领导伙同其作为工程承包商的亲戚,侵吞掉了一大笔金钱。

    水原晴斗经过激烈的心理斗争,最终选择将这件事情举报披露出来。

    然而他发往报社的匿名信件石沉大海,利用公共电话亭打给茨木本地官方的举报电话也没有后续,

    反而还被关系网络相当庞大的利益团体,通过各种手段找到了举报者的真实身份,将他绑到还在翻修施工中的茨木中学,活生生打到昏迷。

    水原晴斗本以为那些人最多狠狠教训自己一顿,不料再次醒来时,竟然是在钢筋混凝土的墙壁当中。

    “我已经死了....这么多年么....”

    水原晴斗看着四周那些现代化的大楼,捂住了头颅,崩溃道:“爸,妈,由美,里奈....”

    显然,二十年时间的空白,对于这个男人而言只是一眨眼,

    但对于那些活在现实世界里的人而言,这二十年却是实实在在的煎熬岁月。

    天知道他们为水原晴斗这个“失踪人口”流了多少泪,走了多少里路,吃了多少苦。

    李昂扫了一眼他脸上痛苦后悔的表情,举起了钢棍,“忍着点,我赶时间。”

    “...”

    水原晴斗看着全服武装的李昂,干瘪的脸上表情数次变化,最终还是像认命了一样,垂下头去,喃喃自语道,

    “是啊,像我这样的怪物,又有什么脸面去见他们呢?还不如趁早成佛。”

    日岛文化中,成佛并不是“成佛作祖”的意思,而是指人死后放下生前一切纷纷扰扰,往生极乐。

    “谁说要送你成佛了?”

    李昂有些奇怪,他一边挥舞钢棍,将水原晴斗彻底刨出来,一边快速说道:“你其实也想去报仇的吧?

    向那些把你害死、让你家人一直处于痛苦的恶棍,发起复仇。”

    “....”

    水原晴斗楞了一下,犹豫着点了点头。

    “很好。”李昂用钢棍敲了敲对方肩膀,感觉像是打在了一块钢铁上面,“你现在的身躯已经可以硬抗小口径子弹扫射了,潜伏起来,向几个普通人发起复仇简直易如反掌,

    等到仇怨勾销之后,无论你是想要自我了断,还是躲在暗中保护家人,都与我无关。”

    水原晴斗讷讷无言,结结巴巴地问道:“可是我都这个模样了....”

    “现代整容手术发达的很,往肌肉里注射点防腐剂玻尿酸,给皮肤刷上一层颜料,你不就是正常人了?”

    李昂摆了摆手,示意水原晴斗离开,“快点滚,我时间有限。”

    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的水原晴斗犹豫片刻,还是转身离开了,

    而站在原地的李昂,收起燃烧瓶和钢棍,掏出携带榴弹发射器的突击步枪,用枪口朝向干尸的背影。

    【任务目标:解决七起灵异事件,当前已完成6/7】

    哪怕任务提示音响起,李昂依旧没有放下枪口,而是拿出对讲机联系上了疫医,对上了暗号,“你那边解决了么?”

    “还没有。”

    疫医有些艰难地回答道:“我已经想办法爬上了楼房墙壁,现在和黑色木马在一起,

    这里有很多雕像,必须通过目光直视,才能阻止她们的数量不继续变多。”

    他顿了一下,苦笑着说道:“好像,必须得有一个人困在这里,才能完成任务。”

    李昂沉默了一下,他之所以要跟疫医联系,一是为了询问那边的情况,

    二是为了确认刚才的任务提示音,是自己完成而不是黑色木马完成的,

    以防止水原晴斗撒谎骗他的情况出现。

    经过确认之后,现在只剩下黑色木马那里的最后一起灵异事件尚未解决,

    李昂刚想说他马上到,就发现四周景象突然一暗,天地间像是蒙上了一层浓郁阴影,

    本来呼啸狂猎的风声,忽然安静平息了下来。

    茨木中学内,只剩下绝对的寂静,静得可以听见自己的心跳。

    太阳,落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