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啦 > 玩家凶猛 > 第一百一十九章 眨眼
    隔着眼镜镜片,黑色木马目不转睛地看着那两座静止不动的大理石女性雕像。

    目前茨木中学内所有的灵异事件,不管是以头抢地的中学生,还是追问别人喜欢什么颜色的变装中年男子,其实都有规律可寻。

    “我刚才到底做了什么,才会导致她发生变化。是主动攻击么?”

    黑色木马心思急转,身体保持僵直姿势,不敢再随便动弹。

    随着太阳不断下沉、逐渐贴近远方层峦叠嶂的山脊,天际苍穹处的阴云积聚在了一起,

    整座茨木中学内,开始刮起凄厉狂风。

    风声呼啸着,刮开了美术教师的木质大门,

    玻璃窗户震颤抖动,窗帘如裙摆般飞扬舞动,

    摆在木桌上的画卷被狂风卷起,满教室飘荡。

    风中裹挟的细沙滑进了黑色木马的眼角,不由自主地,他眨了眨眼睛。

    再睁眼时,大理石女性雕像,从两座,变成了四座。

    她们那纯白温润的脚掌,不知何时已经离开了雕像基座,

    正僵直着身躯,踩踏在美术教师冰冷的地板上,

    更恐怖的是,本来轻轻笼罩在雕像脸上的轻纱,飞扬了起来,

    露出那张四不再恬静端庄、而变得崩坏扭曲、狰狞凶狠的脸庞。

    她们大张着嘴巴,满口牙齿尖锐锋利,如同锯齿刀刃,

    而那根埋藏在口腔中的舌头,则在尖端产生了分叉,像是毒蛇一般,朝着黑色木马吐信。

    刚才的雕像有多么神圣纯洁,美丽端庄,

    现在就有多邪恶暴虐,贪婪恶毒。

    “....怎么,回事。”

    黑色木马倒退了半步,幸好四座雕像都僵直不动,四双前伸的手臂,距离他的胸膛只有大概两米不到的距离。

    “什么时候...”

    黑色木马惊骇欲绝,哪怕有【代码洞察者】眼镜加持,他依旧没有看清楚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深吸了一口气,脚掌以极慢极慢的速度,朝着大门的方向挪去,

    双手则从背包栏里,取出一个傻大黑糙的单兵火箭筒。

    双方的距离靠得太近,他必须得走到教室外面,才能保证火箭弹爆炸冲击波不会伤到自己。

    一点一点,他顶着狂风,来到了美术教师门口,

    然而风势是如此凶猛狂暴,黑色木马前脚刚走出教室,

    后脚,整扇老旧的木质大门,就被狂风吹垮,斜斜倾倒下去,

    “嘭”地一声砸在门框上,正好挡住了黑色木马看向四座雕像的视线。

    黑色木马心中一惊,心中的危机感敲响了警钟,

    他猛地踹开挡在身前的木门,却看见木门后,整整齐齐站着八个大理石雕像。

    这八座雕像半弯着腰肢,五根手指融化并拢成了三根,

    本来就狭长的脸庞,变得更加窄而长,脸上甚至长出了一些黑色的粗短绒毛。

    而在那大张的口腔里,如同锯齿刀刃的牙齿,连接成了一个相互嵌套的环。

    就像是某种蠕虫一样。

    这些雕像的形象又恐怖了几分,甚至可以说她们逐渐脱离了人形,正朝着某种“匍匐行走的野兽”的形态,进行转变。

    数量,又变多了....

    黑色木马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每一次雕像产生变化,都是在脱离他视线的时候发生,

    那是不是意味着,只要他一直看着这些雕像,她们就不会发生变化。

    黑色木马站在走廊里,死死盯着门内的八座雕像,慢慢后移直到安全距离。

    他在保持双眼大睁的同时,将火箭筒抗在了肩上,大致瞄准,扣下扳机。

    火箭弹飞了出去,不偏不倚打在为首的那座大理石雕像上。

    轰——

    火光耀眼至极,烟雾冲天而起,黑色木马强撑起干涩的双眼,目不转睛地看着浓烟中心。

    蓦然间,他想到了什么。

    如果说雕像只能在不被注视的情况下移动,那么当火光亮起,浓烟滚滚的情况下,她们是不是就可以自由行动....

    咔咔咔——

    某种岩石碎裂的声音,在黑色木马的脚下和身后响了起来,他猛地意识到了什么,立刻转过身去。

    在他身后,七八个雕像不知何时已经钻开了黑色木马身后的墙壁、地板、天花板里的钢筋水泥,

    正站在他的背后,准备进行袭击——四只利爪已经贴到了黑色木马的脊背、脖颈、腰部。

    而当黑色木马的视线扫过来时,本来张牙舞爪的她们,又恢复成了一动不动的僵硬姿态。

    轰——

    耳边又想起了墙壁碎裂的声音,黑色木马强睁着满是血丝的眼珠,身形急退,用眼角余光盯着墙壁。

    墙壁中,正用手指手掌挖开钢筋水泥的十几座雕像们,被视线余光扫到,也不再动弹。

    如果说每一次脱离视线,这些雕像就会分裂成两个的话,

    那么只怕黑色木马再眨几下眼镜,整座艺术楼就会被无穷无尽的大理石雕像所淹没。

    用火箭弹,也炸不死她们,

    甚至于,火箭弹引起的滚滚浓烟,会让自己的视线丢失掉她们的身形,让雕像继续分裂。

    “这特么....”

    黑色木马只觉得双眼干涩得直欲爆炸,他用双手撑着眼皮,让自己不至于下意识地眨眼

    人需要眨眼睛,来让泪水均匀分布在角膜和结膜上,以保持眼球表面湿润,

    正常人在无意识状态下,一分钟要眨十几次眼睛,通常两到六秒就要眨眼一次,每次眨眼只用花费大约0.3秒的时间。

    这些雕像的行动速度越来越开,数量越来越多,

    这短暂的0.3秒,已经足够她们兵分几路,绕到黑色木马身后,

    用那双已经异化成兽爪的手臂,绞断掉他的头颅。

    或是用那张蠕虫一样的血盆大口,咬掉他的整个脑袋。

    “这起灵异事件的生路,恐怕就是让一名玩家进入美术教师,眼睛一下也不眨地抱起这座雕像,将其抗下楼去,

    由三个人轮流盯着她,分别眨眼,定住雕像不让她移动或是分裂,

    最终让三个人一起思考,找出能直接摧毁她的办法。”

    黑色木马站在走廊一端,看着那十六座被定在原地的雕像,飞快思索着,

    “雕像只有一座时,可以轻松解决掉,但是当雕像数量增加到两位数的时候,任务难度就会直线上升....

    到底,怎样才能解决她们....”

    黑色木马的眼球表面,已经被狂风吹进了不少细沙灰尘,那种强烈的瘙痒直刺脑门,让他浑身战栗。

    他吐出一口浊气,凝望着十六座雕像,犹豫片刻之后,眨了眨左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