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啦 > 玩家凶猛 > 第一百一十章 壁虎
    他....是什么时候接近的...

    黑色木马只觉身体瞬间僵住,一股寒流沿着脊背,自下而上涌上脑海。

    在成为玩家之前,黑色木马是一名从业经验丰富的996精英程序猿,

    而程序猿的一大特征,就是加班。

    加班,加班,加班,为公司发光发热,燃烧自己,照亮老板的钱途。

    黑色木马的身体素质并不算好,在成为玩家之后,也没有将点数加在体质和力量上,

    而是优先将感知属性堆到了9点。

    配合上【代码洞察者】眼镜,百米之内的风吹草动,黑色木马都能提前知晓。

    这还是他第一次,被“东西”贴到身后,还一无所知。

    “你,喜欢蓝色,还是红色。”

    像是没有得到回应,身后的变装男性有些不耐烦地再问了一遍,

    淋漓鲜血与黄色脓水,从嘴唇的裂缝里不断滴落。

    黑色木马僵硬地转过身来,手里紧紧握着一部卡西欧计算器,用计算器的头部,指向变装男子。

    他想过立刻攻击,但对方身上那股狂乱暴烈的气息,让他迟迟不敢动手。

    “不回答,是吗?”

    变装男子歪了歪头,悄悄张开嘴巴,一根长约半米、形同腰带的舌头,从口腔里翻滚垂落,带着粘稠唾液,搭在身前的红色斗篷上。

    危机感急剧攀升,黑色木马只觉如坠冰窟,四肢百骸都像是被冻僵了一样,丝毫不能动弹。

    教学楼外,疫医与李昂听着对讲机里传来的动静,对视了一眼。

    哪怕看不见教学楼里的动静,他俩也能明白,黑色木马估计是遭遇了灵异事件,情况危机万分。

    李昂抿了抿嘴唇,他之前搜集过世界各地的都市传说,其中有一件,和眼下遇到的情况颇为相似。

    在日岛流传着一个都市怪谈,说一些学生,在放学后,会遇见一个身穿红色斗蓬,戴着奇怪面具的怪人,

    他看到学生就会问:“你是喜欢红色?还是喜欢蓝色?还是喜欢白色?”

    当学生回答喜欢红色的时候,他就会死在血泊里;

    当他回答喜欢白色的时候,全身的血都会被抽干;

    当他回答喜欢蓝色的时候,会被丢进水里溺毙而死;

    这则都市传说中,他被叫“A”,是活人而不是妖怪,多年以来一直谋害那些放学回家路上的小孩,一直没有被抓到。

    仔细思索的话,就能发现这则都市传说并没有什么逻辑可言,

    再从互联网上收集相关资料,可以得知这位“A”先生,充其量就是某些闲散网民为了搏人眼球,发到网络上的没头没尾故事,

    几经传播之后,最后演变成这则怪谈,

    和那则喜欢问“我美吗”的裂口女的都市传说,没有本质区别。

    但在杀场游戏里,都市传说可以转变为真实存在的恐怖事件,

    但同时又不能将都市怪谈里的那一套,放到实际应用当中。

    李昂心思急转,将对讲机的钢制架子轻轻掰开,夹在S.W.A.T.员工制服的衣领上,自己则朝教学楼的墙壁跑去。

    他活动了一下手指,十指如同鹰爪,牢牢扣住楼外墙壁墙砖上的缝隙,一边向上攀爬,

    一边朝着对讲机说道:“蓝色,是忧郁的颜色。”

    ?

    对讲机那头,身体僵住不能动弹的黑色木马,心脏砰砰砰地剧烈跳动。

    刚才,他好像已经失去了通过说话来寻找“生路”的机会,

    但对讲机的存在,能让李昂以“双簧”的形式,代替他做出回答。

    “你喜欢蓝色?”

    变装男子咧嘴一笑,因为那根垂到腰间的大舌头的存在,他的口音含糊不清,“很好....”

    还未等变装男子有所动作,对讲机里又传出了李昂的声音。

    “红色,是太阳的颜色,是希望的颜色,象征着代表着吉祥、喜悦、热情、奔放。在世界各地的许多文化里,红色都有驱逐邪恶的功能。

    如东方古代宫殿、庙宇中的墙壁都是红色,剪纸也是红色,西方圣诞节里也用了很多红色。”

    变装男子等待着李昂说完,拖着大舌头,眼神有些不善地看着黑色木马,

    “那你喜欢红色咯。”

    黑色木马下意识地觉得,不管自己(或者说对讲机那头的李昂)选择哪种颜色,最终的下场都不会好到哪里去。

    他一边竭尽全力地剧烈挣扎,试图用手指,按下手中卡西欧计算器的归零键,

    一边祈祷这位看起来脑回路有些异常的李日升队友,能靠谱一些。

    李昂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缓缓说道:“蓝色象征着忧郁,却又不仅仅只是忧郁。

    就像在寂静无人的公共厕所中没有带纸,而手机电量已经清零。

    你坐在马桶上,看着蓝色的厕所隔板,心情有些忧郁,但在忧郁中,却又隐藏着一丝与世隔绝的宁静。

    你,悟了。”

    ???

    神特么悟了!这都什么跟什么?

    黑色木马满头黑线,而他身前的变装男子,似乎也有些没搞清楚状况,思索片刻之后,恶狠狠地问道:“....你喜欢蓝色,很好,我要....”

    还未等他说完,对讲机里的李昂就将其粗暴打断,

    “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红蓝之争,真的有那么重要么?要知道自古红蓝出CP,不是百合就是基....”

    李昂一打开话匣子,那叫一个絮絮叨叨,变装男子愣了好几秒钟,才反应过来,对方是在愚弄自己。

    “不挑选的话,就让我来为你选择颜色吧...”

    男子后仰头颅,嘴巴像蛇一样张开到极限,

    同时攥住了自己搭在胸前的长舌头,猛地一拽。

    呲——

    鲜血飞溅,但变装男子就像是丝毫没有感受到痛苦一般,一下又一下,将整根舌头硬生生的拽了出来。

    他握着血淋淋的舌头,如同挥舞着索套的西部牛仔一般,慢慢朝前走去。

    黑色木马的三魂六魄差点都要被吓得飞走,他死命地挣扎着,食指一点地接近了计算器的归零键。

    然而,对方的速度比他快上很多,还未等他按下按键,那根满是粘稠腥臭唾液的舌头,就绑在了他的脖子上。

    一系,一拉,一拽。

    黑色木马只觉喉咙处传来剧痛,强烈的窒息感压迫着大脑,脸上的皮肤如同被煮熟的虾一样,变得通红。

    谁来,救救我....

    “其实,我更喜欢蓝色。”

    李昂的声音从走廊护栏外传来,

    黑色木马残余的清晰视线里,看到李昂如同壁虎一般,攀着墙壁,从栏杆外露出一个头来。

    系统只规定一座建筑物只能进入一名玩家,但没有规定,玩家不可以爬上墙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