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啦 > 玩家凶猛 > 第一百零八章 头疼
    李昂看着倒立奔袭而来的校服青年,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惊愕道,

    “这个姿势……你就是传说当中的木叶苍蓝野兽——李洛克?”

    站在李昂旁边的黑色木马,本来还处于恐慌惊惧之中,被这么一打岔,下意识地吐槽道,

    “毛个苍蓝野兽,他的半个脑袋都没了好吗!快飞走啊大哥!”

    “不要慌。”

    李昂沉着冷静地摇了摇头,一边操纵无人机迅速攀升,

    一边邪魅笑道,“除非李洛克他使出表莲华,否则是不可能跟上我speed(速度)的。“

    神特么表莲华……神特么的speed.....

    黑色木马只觉得蛋疼菊紧,看着屏幕上无人机越飞越高,堪堪避开了校服鬼魂的飞扑,将其甩在身后。

    李昂拿起对讲机,说道:“疫医你做好准备,有个倒立爬楼梯的鬼魂,随时可能过来找你。”

    “明白。”

    事出紧急,疫医来不及多想,跑到走廊尽头的窗户处,探头看了眼垂直落差,

    再从背包栏里取出一堆登山绳,将其绑在走廊外侧的钢铁栏杆上,并在自己腰间扣上安全锁扣。

    然后,他翻出窗口,隔着手套捏住登山绳,脚踩着大楼墙壁,通过松开、握紧绳索,飞快下降。

    十数秒钟后,疫医有惊无险地抵达地面,匆忙解开安全锁扣,与在楼下等待多时的两名队友汇合。

    突然,倏倏破空声从头顶上方传来,

    李昂抬头望去,却见一个头朝下、脚朝上的校服身影,从楼中跳跃而出,朝着自己坠落而来。

    “退!”

    李昂手掌朝前一推,使出【碎物散射】,释放威力不大的冲击波,将疫医和黑色木马推开。

    嘭————

    像是水泥袋砸在地上一样,校服少年以倒栽葱的姿势,砸在水泥地面上。

    本来只是小部分凹陷的头颅,这次彻底被砸没了一半,

    然而就算是这样,他也没有死去,只是艰涩地用日语说道:“头....脑子...好痛啊...要,裂开了。”

    如果不是时间、场合、对象不合适,黑色木马其实挺想吐槽一句,“知道头会痛你就别跳楼好不好,你以为你是铁头娃吗?

    而且你的脑子好像已经被摔烂了哦,现在没有脑子了哦。”

    他没说出口,反倒是李昂开口说道:“咳咳,那什么,其实除了脑膜之外,大脑本身并没有痛觉感受器,

    所以有些脑部手术才能在病人清醒的时候进行。

    而且头骨本身也没有痛觉,大部分人所说的头疼欲裂,可能是由许多原因导致,

    比如颅内外动脉、静脉及硬膜的扩张、收缩或牵拉;

    神经系统的受压、受损或化学刺激;

    头颈部肌肉的痉挛收缩;颅内压增高;脑干结构失常等等。

    别看我现在穿得跟雇佣兵一样,很多年前我也是一名杰出的脑科医生,

    可惜因为医患纠纷,被一名叫做曹阿瞒的恶劣患者,给谋害了。

    如果你需要帮助的话,可以站起来让我仔细看看。”

    ?

    黑色木马头顶仿佛冒出了一串问号,

    这连鬼都不会信的好伐?!

    “诶,真的吗?”

    竖在地上的校服鬼魂转过身来,张嘴说道:“那就谢谢医生您了。”

    竟然真的相信了!

    黑色木马双目圆睁,只觉天雷滚滚,

    他看着校服鬼魂从地上站了起来,不再倒立,抻着脖子,将半个脑袋伸向李昂。

    疫医和黑色木马都有些紧张,前者攥紧了手中的木质长杖,后者则从背包栏里拿出一个小型的卡西欧计算器。

    李昂的手掌微微抬起,示意两位同伴暂时不要动手,

    自己则从背包栏里取出黑伞,持在身后,同时将目光聚焦到校服鬼魂的半截脑袋上。

    他的整张脸上,只剩下一个眼睛、小半个鼻子、嘴巴还有下巴,

    单从下半张脸的轮廓上来看,不胖不瘦,平平无奇。

    半个脑袋的横截面粗糙嶙峋,

    满是腥气的血肉里,混杂着黑色的泥土和碎石,时不时还有猩红色的血浆涌出来。

    隐约,还能闻到一股若有若无的汽油味道。

    “你这个病,很严重啊。”

    李昂收回视线,正色说道:“头疼多久了?”

    “呃.....半年?”对方说道:“还是一年?我也记不清了。”

    李昂问道:“那你能记清楚的最后一件事情是什么?”

    “嗯...”

    对方沉吟片刻(好像是做出了皱眉思索的样子),“那天下午,我因为弄坏了几本书籍,被阅览室的老师骂了一顿,

    我就想着好好教训一下他。”

    李昂问道:“怎么教训?”

    “用汽油把他的办公室给烧了。”

    对方神经质地笑了起来,“嘿嘿嘿,我躲在综合楼的角落里,打算等到天黑之后就拿着汽油桶和打火机走上楼去。”

    他顿了一下,李昂急忙问道:“然后呢?”

    “我....好像被巡逻的保安发现了?”

    对方不确定地说道:“他在走廊里用手电筒找来找去,我躲进了一个房间,趁他不注意想要溜出去....”

    李昂眉梢一扬,“你没有继续烧那个老师的办公室吗?”

    “还没来得及....”

    对方呆呆地回答道:“我拿着油桶在楼梯里面跑,但是因为那天下过雨,楼道里有点滑,然后我好像是摔倒了....”

    只剩下半个脑袋的少年,像是陷入了沉思,“从楼上摔了下去....然后,然后发生了什么呢....”

    眼看对方即将意识到自己变成了鬼,

    李昂攥紧了身后的黑伞,急忙出言打断道:“咳咳咳,同学,我刚才看了看,你的头好像没有什么问题,

    头痛,只是因为心理疾病。”

    “心病?”对方困惑地说道。

    “没错。”李昂点头说道:“一直没有把那个老师的办公室烧掉,在你的脑海中形成了执念,让你一直头痛。

    这样吧,我们帮你去把办公室烧掉怎么样。”

    虽是反问句,但李昂的态度不容拒绝,他操纵无人机飞回,

    将其放在综合楼门口的地上,拿出两个燃烧瓶,用索套系在无人机下面。

    随后,他操控无人机再次飞进楼里,

    李昂转头问道:“那个老师的办公室,在哪?”

    还未搞清楚状况的鬼魂木讷说道:“5....506。”

    李昂点了点头,操控无人机飞到五楼,在一件办公室门前,将一个燃烧瓶掷向门口。

    啪。

    燃烧瓶瞬间爆裂,热浪袭来,木质大门支持不了多久,就被烧毁。

    李昂操控无人机再次丢出第二个燃烧瓶,这一次,办公室内的所有摆设,都在火焰中遭到焚毁。

    “爽不,老铁。”

    李昂将屏幕递给对方看,“统统烧了个干净。”

    那鬼魂抚摸着操控装置上的屏幕,用暴出的独眼看着那熊熊燃烧的火焰,嘴角稍稍上扬,露出了欣喜中夹杂着怅然的笑容。

    “烧掉了,烧掉了。”

    他喃喃自语着,抱着屏幕,沉降进入泥土,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