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啦 > 玩家凶猛 > 第四十三章 炮管
    每一管麻醉针筒,里面装填的是不同的动物麻醉剂,

    氨基甲酸乙酯,埃托啡复合甲氧异嗪,复方氯胺酮,双氢埃托啡....

    这些麻醉制剂有些是李昂以小型宠物诊所的名义购买的,有些是李昂自己利用化学知识制备的,每一管都足以让大象乃至蓝鲸,在几分钟、几秒钟的时间内肌肉麻痹,陷入沉睡。

    昏睡的山魈小五郎,就是你了!

    李昂眼眶中的猫眼猛地释放绚烂光华,

    正在转身中的山魈,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堆穿着黑色衬衫、灰色吊带裤的....鸡?

    那群体型肥硕,毛色光亮,翎羽柔顺,鸡冠赤红的大公鸡,在山魈眼前排列出整齐划一的方阵,莫名其妙地在音乐声中挑起舞来。

    “鸡你太美,鸡你太美,鸡你实在是太美,憋憋。”

    音乐聒噪刺耳,舞姿丑陋怪异,肆意舞动中的群鸡,却又一种堪称鬼畜的魔性,让山魈挪不开眼,也没有理智去思考现状。

    一秒,两秒,群鸡幻想骤然消失,山魈眼眸为之一清。

    瞬间意识到自己被愚弄的山魈,心中又惊又怒,猛地回过头,却看到面色长惨白如雪的李昂,正用一种极为挑衅的笑容,看着自己,手上还提溜着一把弹夹全空的麻醉枪。

    结合柴翠翘大部分灵力的李昂,竭尽全力也只能用幻术迷惑山魈两三秒的时间,

    但这两三秒,已经足够他把所有麻醉剂,都打进ak47子弹所开拓出的血肉孔洞。

    怒气冲天的山魈刚要轰出一拳,却惊恐万分地发现背部一片麻木,紧接着是肩颈、腰腹、双腿、双臂....

    那些麻醉剂里,可是混了不少名为N2 胆碱受体阻滞药的肌肉松弛剂的来着,

    只要还是血肉之躯,只要还是以细胞、运动神经为基质的生命体,就不可能逃离肌肉松弛剂的魔爪。

    山魈只觉全身肌肉都在颤抖麻痹,血压不断下降,心动过缓,心律紊乱,它蹒跚着迈出一步,差点摔倒在地。

    它的血盆大口无意识地张开着,赤色舌头搭在外面,粘稠涎水从利齿中不断滴落,拉出一条长丝,那充斥着暴戾恣睢的深褐色眼眸,也逐渐浑浊不清。

    山魈,圆睁着双眼,跪倒在了地上。

    任务小队众人面面相觑,从乱石堆里勉强爬出来的万里封刀随手擦去唇边血水,含糊不清地问道:“解决了?”

    李昂摇了摇头,“没呢,只是被麻住了而已。”

    “那还等什么?!”

    万里封刀像是拔萝卜一样,把自己撑出石堆,一抖长剑,大着舌头喊道:“解决它啊!”

    “别急!可能有变,最好远程攻击试探几下。”

    邢河愁一把抓住了正要冲上去的万里封刀,阴沉不定地说道:“柳姑娘,你还能射箭么?”

    面无表情的柳无怠,松开了按住右肩的左手,让众人看到那几乎被整个撕裂的肩部肌腱。

    “我来吧。”

    李昂吐出一口浊气,端起了突击步枪。

    他的精神力消耗了九成,现在大脑像是被打桩机来回敲击一样轰鸣不断,太阳穴肿胀刺痛到了极限。

    呼,吸,李昂调整了一下呼吸,对准山魈大开的嘴唇一通扫射。

    哒哒哒哒哒,子弹无情贯穿了山魈搭在唇外的柔软舌头,鲜血奔涌四溅。

    稍抬枪口,瞄准没有被紫金袈裟覆盖的眼皮,继续射击。

    子弹被眼皮稍稍阻碍,只是将眼珠打凹陷了一部分,山魈依旧一动不动。

    “真麻住了?”

    李昂喃喃自语,皱起眉头端详了一阵,收起突击步枪,拿出了几天前偷偷贪墨下的一个地雷。

    阔刀地雷在空中掠出弧形轨迹,最后掉落在山魈口中。

    轰!

    地雷瞬间爆炸,铁片飞溅,钢珠四散迸射,山魈的口腔已经看不出形状,双唇红肿好似两根香肠。

    邢河愁、慧禀和尚还有万里封刀倒吸了一口凉气,他们瞧得分明,刚才被地雷炸了一下嘴巴的山魈,明明就动了一下眼皮。

    它是几近脱力,全身麻痹,但还没被彻底麻住,只是装作晕倒,就等着有人近身上去,当场暴起!

    就算是死,它也要带走一人!

    邢河愁刚要提醒,却见李昂摸了摸下巴,眯着眼睛,很假很假地嘀咕道:“麻醉剂有这么灵吗?”

    一边说着,李昂从背包栏里取出了一个土里土气的灰蓝色钢制油桶。

    那油桶中空,有底没盖,桶中底部放着灰不溜秋的、扁扁的饼状包裹。

    “我们最好还是再远程试探一下。”

    李昂在众人蛋疼菊紧的表情中,慢条斯理地用战斧飞快刨出了一个中型陷坑,把钢制油桶放进陷坑当中。

    作为一名曾经的职业军人,邢河愁当然知道这油桶是什么东西。

    没良心炮,或者说飞雷炮。说是炮,其实就是炸药抛射桶,在其内部填充发射药后,把捆扎成圆盘形的炸药包放进去,然后点燃发射药,就能把十公斤的炸药包抛射到150-200米的距离。

    这种土的不能再土的武器,只是装备缺乏时的权益之策,但威力却一点都不小,血肉之躯、钢铁战车乃至坚固堡垒,在没良心炮的粗长炮管面前也得败下阵来,就算轰不死,也能靠炸药冲击波震死。

    桶有多大,口径就有多大,李昂购置来的空油桶,其口径丧心病狂地达到了400毫米,里面饼状包裹装填的,也是手工制取、威力惊人的炸药。

    邢河愁看着李昂熟练地挖掘炮坑,安装油桶,

    忍不住表情僵硬,眼角狂抽,打心底里决定这次任务结束之后,一定要好好让特事局通知警方查一查居民档案。

    这小子....实在是太危险了....神特么能自制没良心炮....

    完全不知道李昂在摆弄什么的山魈,还在装作昏迷,听到动静也忍不住微微睁开眼皮,露出一条缝隙。

    它所看到的最后一幕,是一枚向它直飞而来的饼状炸药包。

    轰!!!

    炸药包瞬间爆炸,包裹着山魈头部、号称坚不可摧的紫金袈裟,顷刻间碎裂成条条布帛,肉眼可见的冲击波以山魈眉心为中心,向四周扩散。

    圆月攀上高空,山魈轰然倒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