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啦 > 玩家凶猛 > 第二十六章 手臂
    “这群人里,好像我的等级最低啊...”

    李昂心中暗道:“如果合作任务里玩家确实无法互相伤害的话,遇上资深者倒是件好事儿,至少可以弄到不少情报。”

    邢河愁看到众人都开放了玩家个人信息,心底一松,笑着说道:“很好,团队成员的彼此信任,是完成任务的良好开端。

    先来自我介绍一下吧,我执行过四次常规任务,两次剧本任务,擅长近距离格斗与紧急医疗,你们叫我老邢就好。”

    有了这个带头榜样,万里封刀自我介绍道:“我用长剑,略懂武功,擅长刺杀,你们可以叫我小刀哥。”

    小刀哥....李昂扫了眼万里封刀那张蓄着猥琐胡须的油腻中年脸庞,啥也没说。

    似乎是察觉到了李昂异样的目光,万里封刀嘴角一抽,瞪着眼睛说道,“看什么看,叫我哥怎么了?我也是90后。”

    啥?

    邢河愁忍不住看了万里封刀两眼,和尚瞪大了眼珠不敢置信,连一言不发的冷面女子都投来了目光。

    “我真是90后!”万里封刀又急又气,说道:“只是长相稍微老成了一点。”

    是一点么?这起码过载了20年吧?说你四十二三岁都有人信呐。

    不提长相捉急的万里封刀,小和尚双掌合十道:“贫僧慧禀,稍有几分力气。”

    烩饼?我还泡馍呢。

    万里封刀心里吐槽,看着面容柔美、唇红齿白的慧禀,心头一悸,咳嗽一声说道:“敢情你真是和尚?”

    “如假包换。”慧禀微笑道。那恰到好处的笑容与稍稍上扬的眼角,让万里封刀只觉背后一股寒流蹿过,下意识地扭过脸庞看向别处。

    这和尚有毒。

    穿着夜行衣的冷面女子说道:“柳无怠,用弓。”

    声音很好听,语气很平稳,简洁干脆,冷漠无情。

    轮到李昂,他推了推自己脸上戴着的变脸面具,说道,

    “大家好,我是练习时长两年半的个人雇佣兵美猴王,喜欢唱,跳,rap。说道美猴王,今年下半年非洲军阀混战大电影即将开拍,我将继续扮演美猴王孙悟空,用猴王艺术形象努力创造一个正能量的形象,文体两开花,弘扬中华文化....”

    李昂口若悬河,一开口没完没了,邢河愁急忙叫停,尴尬地说道:“呃...李兄弟,你不用说这么多,只要介绍自己的特长就好了。”

    虽然大家都不会把自己的真实情报尽数共享,但是像你这样光明正大吹牛逼的还是第一个见。

    神特么美猴王。

    “这样啊。”李昂刚才可是打了很多自我介绍的腹稿,现在用不上了很是失望,撇嘴说道:“我的小拇指特别长。”

    说罢李昂伸出手掌,四指握拳,露出小拇指。

    邢河愁眼角一抽,“不是这个。”

    “我左脚第四根脚趾特别长。”李昂准备脱下靴子证明自己。

    你小子逗我玩呢?

    邢河愁深吸了一口气,制止了李昂脱靴子的动作,感觉自己的脑血压指数正在飙升,“也不是这个。”

    “哦,我的哔——特别长。”

    “请务必不要耍流氓谢谢,还有你为什么要自己给自己配上消音的音效啊?”

    如果不是特事局要求外勤人员尽可能招拢吸纳民间玩家的话,邢河愁现在恐怕已经动用武力手段制服眼前这位疑似精神病患者的“同伴”了。

    李昂装疯卖傻不止是因为个人的恶趣味,

    也因为他怀疑邢河愁这位行事作风酷似军人、能分分钟拿出专业级别无人侦察记的资深玩家拥有官方背景,故意借助插科打诨,借机对邢河愁进行行为分析,收集情报。

    “唔....”李昂皱眉思索片刻,“我能开启灵识,鉴别灵体,这算特长嘛。”

    “哦?”邢河愁眼前一亮,开启灵能视觉的特殊能力,无论在现实世界还是剧本任务当中,都极为珍惜。

    “算算算,”邢河愁展颜笑道:“有这项能力的话,我们可以提前预见灵异因素,极大程度规避危险。”

    身为一名职业军人与特事局外勤,邢河愁本就有责任招拢吸纳合作任务里遇见的民间玩家。本来他还以为李昂只是没什么助力的Lv3萌新玩家,这样看来,得改变一下行事策略....

    【主线任务已更新,在十分钟内前往至孤寒寺寺内】

    系统提示音在众人耳畔响起,邢河愁面色微变:“10分钟么?各位,不知道你们谁比较擅长侦查?”

    “我。”万里封刀不急不缓走到路边某颗大树前,抬头仰望了一眼树梢,轻吸一口气,人字拖在黄土路面轻轻一踏,

    整个人跃至空中,十根手指如同锋锐无比的登山冰镐一般,深深凿入树干。

    只见木屑飞溅,万里封刀好似矫健猿猴,手足齐用,三两下就攀上树梢,左右眺望之后,迅速滑下树干,拍拍手中污泥,淡定说道,

    “沿着这条道向西走大概七百米,山脚下有座破庙,应该就是任务地点。东边的矮山后面有炊烟升起,可能有个古代村落什么的。”

    “村落么?”

    邢河愁点了点头,从背包栏里掏出一个公文包大小的黑色小型手提箱。

    他将手提箱放在地上,转动密码锁将其打开,里面摆着一台银灰色无人机以及大容量电池、备用螺旋桨、带显示屏的平板遥控器等配件。

    邢河愁取出银灰色无人机,将其放在地上校准平衡之后,拿起平板电脑造型的遥控器,操纵无人机起飞,直至遁入云中,肉眼不可见。

    这位等级最高的玩家在操控无人机时,没有回避他人窥视遥控屏幕的目光,大大方方地将屏幕画面分享给所有人。

    居高临下的俯瞰画面里,是一片坐落于广袤平原的古代村庄,青砖青瓦的低矮泥瓦房建筑群升腾着袅袅炊烟,整个村落被一条丝带般的小河贯穿,一分为二。

    以村庄为中心,阡陌田地向外扩散,万顷良田尽收眼底,在夕阳下反射着金色光芒。

    披着蓑衣的老翁,走在阡陌小路上的黄牛,穿着老旧麻布制衣留着鼻涕乱跑的小孩,穿着麻布上衫单下裤、戴着幞头脚踩草鞋还扛着锄头的黔首农夫.....

    所有元素共同交织出一幅华国古代农村的画面。

    而在北边,则隐隐约约能看见一座面积颇大的古代城池。

    无人机慢慢飞回,沿着小路向西,来到山脚处。

    山脚下是块开阔平整的空地,中间坐落着一座破败庙宇,庙宇两侧及后方的大片空地杂草丛生,但能隐约看见曾经耕种过的痕迹。

    庙宇占地面积不大,庙外红色墙砖上的彩漆斑驳掉落,绿色藤蔓沿着墙根向上攀爬,肆意蔓延。

    房顶上的青色瓦片残破不堪,落满枯叶。

    庙前路面铺着方形青色石板,石板路两侧放着两排石质灯柱,只是长久无人打理,灯盏里落满了尘埃。

    朱漆门屏上,木质匾额写着“孤寒寺”三个大字。

    无人机低空飞行,盘旋在孤寒寺上空,居高临下俯瞰。

    孤寒寺庭院中央摆放白铜佛塔,左右为钟楼、鼓楼,正面为天王殿,后方为大雄宝殿与藏经楼,僧房斋堂分列正中路左右两侧,整个建筑群最内侧则是印刷经书房、库房与挂着长生库牌子的仓库。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受限于侦查范围,邢河愁不声不响地操控无人机飞了回来,将其放回了手提箱内,这时万里封刀才后知后觉,犹豫着说道:“嗯,老邢啊,你这不是有无人机么?刚才怎么还让我爬到树上观察四周?”

    邢河愁倒不是不信任万里封刀,他用无人机一是为了确认周边地形地貌,二是为了确定具体年代。

    这位国字脸壮汉笑道:“不是我不想用无人机,剧本任务的背景在现代还好,要是背景在古代或者异世界,很有可能会出现古典志怪故事里的妖魔鬼怪、方外修士。

    贸然使用无人机,很有可能提前引来这些超自然力量的关注,甚至让剧情任务朝不可预期的方向发展。”

    身为特事局的工作人员,邢河愁可看过不少以前其他玩家执行任务所留下的资料档案,

    一位没长脑子的萌新玩家在执行唐代背景的团队合作任务时,将一部装着《资治通鉴》、《中国剑桥隋唐五代史》、《世界工农业技术史》电子书的笔记本电脑,进献给了唐高宗李治。

    结果剧情开始暴走,该玩家不仅被当成妖人,惨遭处死,还引出了唐帝国潜藏着的超凡者修士,驾驭万千飞剑,一夜千里,一路追杀该玩家的队友。

    目前而言,现实世界中共和国的超凡者力量,还不足以与剧本任务里当做背景板的“剧本世界”进行互动。甚至这种互动本身,也被智囊机构认为是由潜藏危险的。

    毕竟谁也不想看到一个跑步进入大工业时代的大唐帝国,派出千万名蒸汽朋克风格的机械流剑仙修士,与现实世界的共和国进行接触......

    因此,特事局的外勤人员,仍要以保全自身为首要任务,探索交互仅排在第二位。

    以古代为背景的剧情任务中,随时可能出现魑魅魍魉,妖魔鬼怪,要谨慎使用现代科技,即使使用也要尽可能减少频率。

    谁也不敢试探系统给出的10分钟时限,邢河愁快速将无人机收好,再带头走在最前方,一行人沿着小路西行,很快来到了山脚下的孤寒寺。

    尽管无人机已经侦查了一遍,但当众人走至近处,才更清晰地体会到这座寺庙的残破凋敝,冷清幽深。

    “这鬼地方,拿去当《倩女幽魂》的拍摄片场都足够了吧。”

    万里封刀站在石板路上,手掌轻抚去石质灯柱内的积灰,冷笑道,“你们谁先?”

    邢河愁扫了眼剩下几人,名为柳无怠的冰山美女从刚才到现在一句话也没有说过,小和尚慧禀一脸怯懦看起来胆小怕事,戴着猴王面具的年轻人等级太低,而且怎么看怎么不靠谱。

    呵....

    邢河愁看了眼李昂,“你能看出里面有问题么?”

    李昂开启猫眼,用灵识扫了两下,摇了摇头,“没发现有问题,不过不能确定没有危险。”

    邢河愁点了点头,

    众人目视老邢踏上青色石板,一步一步走到殿前台阶,却听李昂说道:“等一等!”

    李昂说的又快又急,声音低沉严肃,惊得万里封刀拔出长剑,柳无怠抽出复合长弓,邢河愁兔起鹘落跳回队友身旁,紧握长戟,挡在慧禀身前。

    一群人举着武器,背靠背站立着,观察四周动向,生怕敌人从哪里蹿出来。

    他们可还记得,李昂拥有灵识,是团队针对灵异现象的第一道防线。

    “大家伙别紧张嘛。”被围在最中央的李昂挠了挠头,“我只是看到老邢鞋带掉了,提醒一下而已。”

    你提醒不能小点声嘛?!

    虚惊一场的众人默默收起武器,也没有了慢慢查探的心思,跟在老邢后面直接走到寺庙门前。

    其实李昂刚才分明看见,随着邢河愁走近,一条没有任何血色的纤细苍白手臂从《孤寒寺》的匾额里缓缓伸出来,自然垂落,似乎要抓住邢河愁的头发将他提起,而其他人对此丝毫没有任何反应。

    在李昂出声提醒之后,那条手臂又收缩回了匾额当中,隐没不见——哪怕李昂动用眼珠开启灵识,也看不见灵体痕迹。

    一行人走到匾额下方,正当邢河愁准备推开朱红大门进入庙中之际,一阵极其凄厉哀怨的女子哭泣声从庙内传来。

    那女子哭声尖利清晰似在耳畔,如遭六月飞雪之冤,如怀天地难平之怨,凄惨悲戚,听得人头皮发麻,浑身寒颤。

    林中树木枝叶倏倏而动,邪风吹来,将寺外青石板上的落叶尽数吹开,早已生锈的门轴发出酸涩的“吱呀”摩擦声,没有任何人碰的朱漆大门缓缓开启。

    门已大开,孤寒寺匾额下的五人却没有动弹。

    只因寺院内建筑久未修缮,凋敝残破,死寂森然,落针可闻。寺中半点人气也没有,更看不见刚才凄厉哭声的来源。

    在亚洲灵异体系当中,没有形体的厉鬼,永远比有形有质的僵尸恐怖。

    僵尸再叼,也就是一轮炮火洗地的事情,

    但是像咒怨伽椰子、午夜凶铃贞子、红姨、山村老尸楚人美那种厉鬼,

    动辄制造幻象,穿墙瞬移,扭曲篡改时空,攻击手段千奇百怪,极难预防,更别说将其消灭。

    “要用无人机再找找吗?”慧禀和尚轻声说道。

    “10分钟的时限马上到了哦,系统说的可是‘前往至孤寒寺内’。”

    李昂摇了摇头,怪笑一声,推门进入,其他人没有收起武器,亦步亦趋跟在身后。

    【主线任务已更新,在孤寒寺内生存七天,期间不得离开孤寒寺超过500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