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吧 > 瘟疫医生 > 第六百四十四章 看不到的线索【求月票,求订阅】
    “我真的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没见过她怎么样,也没听说过,她就是吃吃睡睡,坐着看书,你们监管小队的人可以作证,我没说谎啊……我是祖各部副部长,立过功的,我没有叛变啊……”

    美食馆馆主屋书房内,祖各吉利正在拍着地板,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接受着李振景、张菁菁的盘问。

    特别行动部的人在周围搜查着,先是美食馆,再是这间馆主屋,被掘地三尺,各种东西被一一封存带走。吉利看在眼中,委实心痛,像有什么高楼倒塌破散了。

    楼筱宁、蛋叔和几个新人,都被关禁闭去了,总部还将追加正式处罚,因为他们公然抗令。

    通爷还没从总部回来,不知道是在那边周旋着,或是也被关了起来。

    基地这里继续由沈博士焦头烂额地主持着,处处被掣肘。

    但是吉利知道,其实大家虽然又意外又艰难,却挺宽慰咸雨她跑了,那可能是目前局面最好的结果了。

    祖各是一个消息灵通的物种,吉利还知道吴时雨跑了之后,马上去看了她的父母一趟,让他们不用担心。尽管吴时雨父母最近也在受着监管,但事发太快了,监管的人员都还没清楚出事了呢,她就又连人带着沙发跑了。

    吴时雨似乎掌握了瞬间移动的技术,或者是咒术——然而当时旧印网全无反应。

    所谓“瞬间移动”,Teleportation,向来是超心理学的一大研究领域,却也向来只存在于想象和理论当中。

    就算是它吉利这样见多识广的大旅游家,都没确切知道幻梦境中哪个地方、哪个种族有这样的本事。

    所以它真的不知道,真的没撒谎。

    “那你有没有听她说过什么可疑的话?”李振景又问道,皱着的眉头就没松过。

    “什么叫可疑的话?”吉利还真的区分不了,众所周知咸雨说话不同于常人,哪怕它不是人类,也时常感觉她的头脑变化莫测。吉利问道:“就今天早上,她说准备在自己一百岁生日的时候玩蹦极,这话算不算?”

    李振景沉默,张菁菁对吉利道:“搜完这里之后我们要给你做个详细的审查,你记得她说过的每句话都讲出来。”

    “没问题,没问题。”吉利拍着胸口,表面上答应下来,实际上琢磨着怎么逃跑……

    只是现在不比以前了,重重的监管像个老鼠笼一样困着它,再要逃跑真不容易。

    吉利想着不由腹诽:咸雨你可真不够朋友,怎么就没有带上我呢?难道我还没有一张沙发重要吗?

    与此同时,李振景看着书房内被搬得越来越空,四处忙活的同僚们仍无特别发现,面色不由越发凝重。

    搜查的结果已是隐现眼前——什么线索都找不到。

    对于吴时雨的逃脱,上头感到非常震惊,也非常愤怒。

    如果她真的是叛变了,而她又掌握着这样超乎人类现有科学水平能理解的瞬间移动能力,想到哪里就到哪里,那她可以做的事情就太多了,这意味着她已是一个极度危险的人物,一颗潜在的定时炸弹。

    上头必须作这样的考虑:假如吴时雨要刺杀哪一个高层,怎么防备?

    而造成这个局面,特别行动部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她就在他们眼前那样来去自如,两次。

    现在吴时雨去了哪里,没人知道。是去了玄秘世界吗,出事后天机局已经立即通知玄秘局那边,就防范与逮捕的合作事宜提出请求,玄秘局的回复是暂时没有发现。

    “吉利,你认为吴时雨有可能去了幻梦境吗?”李振景又问。

    他和张菁菁没有去过幻梦境和乌撒镇,是从资料知道乌撒镇有很多猫,不是普通的猫,那里的猫族有很大力量。

    这不是对吉利正式的审查,但他们也十分留意着它的反应。

    “不知道。”吉利打手语说,“如果她是去了乌撒镇,你们可管不了的,乌撒镇是猫的地盘。”

    这句话有一点刺耳,但李振景和张菁菁都知道,这是事实,天机局管不了乌撒镇。

    而且处理不好与乌撒猫族的关系,就没有与祖各的同盟。

    吴时雨说的“猫的力量”是什么意思?

    这个问题摆在了特别行动部面前。

    李振景因为本来是咒术部的高级人员,现在又直接负责对吴时雨的追捕工作,就知道得多一些。

    上头有多种意见,有怀疑吴时雨是不是在乱说,其实那就是黑山羊的力量;但去年在漠北战事时,她画过一只猫,按她和顾俊、于驰的说法,她甚至后来自己就变成了一只猫,那似乎离不开奈亚拉托提普的力量。

    然而,“猫”,按照目前天机局已有的信息,那或许与古埃及神话的猫神“巴斯特”有关。

    以前顾俊、于驰,现在吴时雨,都研究古埃及神话。

    如果阿佩普对应奈亚拉托提普,阿蒙神对应黑山羊,那猫神巴斯特很可能也以某一种形式存在。

    在古埃及神话中,猫神巴斯特代表着守护、家庭、温暖与喜乐,与其他一些狮子女神合称“拉之眼(Eye of Ra)”——即太阳神阿蒙拉的属下。也因此,巴斯特的死敌同样是混沌之蛇阿佩普,还有公猫站在圣树前用刀杀死阿佩普的传说。

    如果巴斯特的力量从属于黑山羊,那吴时雨可能正是通过接触黑山羊的力量而获得这种能力。

    但以漠北的事情,吴时雨又是被奈亚拉托提普选中邀请成为其信徒的人。

    这是一个矛盾的情况,也许又并不矛盾——正因为吴时雨受巴斯特的眷顾,奈亚拉托提普才要招收她?

    种种纷乱的猜测在李振景脑海翻着,对吉利的盘问着实问不出什么来。张菁菁默默点头,表示它没说谎,就监管小队最近的亲眼所见,吴时雨确实没什么异常行为,每天都在看小说,看的全是东野圭吾。

    非要说异常的话,就是有时候她会把书翻得很快,不像在阅读,而是发呆解闷。

    为什么?为什么?

    李振景真的想不明白,那些书她没有带走,有些在书架上,有些在桌上,看着的一本也落下了。

    他一边想着,一边去拿过一本短篇合集翻看起来,因为没看出什么特别,翻得越来越快,最后迅速地掠过。

    这样凌乱看过一张张书页上的文字,李振景脑子里什么都记不下,根本就没看清楚。但超心理学也有这样的一个领域,认为这样看书其实大脑还是接收到了信息,加以训练就能速读。这方面研究在民间还被一些神棍利用敛财。

    他看不清楚,可能没人看得清楚……

    只是,如果根本就不需要看清楚呢?

    吴时雨有通感症。

    李振景突然心头一惊,有微光照显出了一个可能性,喃喃道:“她在脑子里完成了研究……”

    看看书房周围,还有这整间屋子的其它地方,没有哪里有画出来什么,或者写了什么,摆布了什么。

    但假如其实都是有的呢,只是他们看不到?

    即使是顾俊,也看不到一些吴时雨看到的东西,只有她自己能看到,因为那是她的通感。这在咒术部不是秘密。

    “吴时雨不用写下来、画出来,她可以全部靠着想象完成……这些小说,会带给她灵感,通感……”

    李振景沉闷地说出想法。张菁菁闻言刚一振奋,心里就转而又慌又寒,他们可没有通感,况且通感还是因人而异的,就算再找几个通感症患者来看这些书,也不会清楚吴时雨感觉到了什么,想象了什么。

    这些小说就是线索,可他们根本没有机会搞清楚她的研究。

    真是个……怪物……

    可是特别行动部里面,有这样的怪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