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啦 > 我有一张沾沾卡 > 第五零六章 四法合一 准备离去(第一更)
        破玄一击和唐锐的手指,在唐锐身前三尺之地,重重的碰撞在了一起。

    破玄一击,不但凝聚了破玄神主对自己修炼之道的领悟,而且更隐含着他全部的力量。

    这一击,很多时候都是破玄神主的拼命一击。

    如果在比斗中,破玄一击能够起到作用,破玄神主自然是乘胜追击,而一旦破玄一击起不了作用,破玄神主想的,就是接下来该如何的逃走。

    现而今的破玄神主,并没有想逃离的事情,对他来说,自己施展这破玄一击,只是为了击杀对手,而不是拼命。

    但是,当唐锐的手指和他的破玄一击碰撞的瞬间,一股隐含着无比玄奥力量的漩涡,瞬间将他破玄一击的力量吸纳。

    破玄一击,有去无回!

    在感到自己的力量被这股特殊的力量吞噬的时候,破玄神主不但没有感到难受,甚至心中还升起了一丝的得意。

    你不是能够吞噬吗?那这一次就让逆吞噬个够。

    一道道浩荡的力量,疯狂的朝着那漩涡灌注了过去,他要撑爆这个漩涡,他要让宁长生自作自受。

    唐锐的神色无比的平静,他就好似没有感觉到破玄神主的恶意,依旧在疯狂的剿灭着破玄神主送来的能量。

    在这种僵持进行了十几个弹指,破玄神主的眼眸中露出了一丝的笑意。

    他已经感到,那生生不息的力量,已经承受不住了。

    可是就在他感到欣喜的刹那,他看到了唐锐的眼眸中,同样升起了一丝的笑意。

    这是什么情况,宁长生他要干什么?

    就在他这种念头在心中升起,一种不好的感觉出现的刹那,一股灰蒙蒙的能量,从唐锐的手指中迸发而出。

    这股能量,看似平淡,但是所到之处,万物化为虚无。

    破玄神主的黑色战戟,可以说乃是了不得的神兵,但是当它被这股力量包裹的瞬间,也化成了飞灰。

    什么力量,这是什么力量!

    破玄神主对于自己的战戟,是非常的重视,要知道他的破玄一击,主要依靠的就是这战戟。

    战戟的毁灭,让破玄神主的心颤抖不已,他身上虽然穿着战甲,但是破玄神主可不认为,这战甲能够挡住唐锐的攻击。

    也就是一念之间,破玄神主就疯狂的后退,但是他退的速度虽然快,却依旧有大半的身躯,被这灰色的力量所笼罩。

    也就是一个瞬间,留在虚空中的破玄神主,身躯已经只剩下了一半。在这种情况下,破玄神主已经没有了任何争斗的心思,他那残缺的身躯裹着一道血光,飞驰而去。

    破玄神主跑的非常快!

    他的战船,他的下属,他的一切,他都没有理会。对于破玄神主而言,只要是他还活着,下属之类的人,一定会再次拥有,飞船依旧可以打造。

    而现在飞船上他的那些下属,对他的忠诚也非常的有限,他丝毫不怀疑,如果自己飞向飞船的话,最少有一半以上的下属,会对他动手。

    所以在生死之间,他快速做出了决断!

    破玄神主逃了,站在飞船上观战的左长老等人,一个个都对眼前的情形有些反应过来。

    他们怎么都不相信,破玄神主竟然会大败而逃,而且还逃的如此的狼狈,如此的疯狂。

    “走啊!”

    不知道谁大喊了一声,那些本来在破玄神主在的时候,一个个老老实实的下属,疯狂的朝着四面八方奔逃而去。

    对他们来说,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他们之中的大多数人,都是一直想要从破玄神主的压制下逃脱。

    “你们……你们这是要干什么?”因为破玄神主的失败,脑袋有点不够用的左长老大吼。

    对于左长老而言,他现在真的是损失惨重。不说丢弃了在四时魔宗多年的地位,而且破玄神主许诺的东西,更是一件都没有得到。

    现在跟着破玄神主的那些下属去逃跑,他有点心有不甘。

    不过很快他就发现,自己实际上真的应该逃跑,因为接下来的情形,让他想跑都跑不掉。

    右长老,厉山等人,快速的围在了他的四周,一双双眼眸中,全部都是仇恨的看着左长老。

    要不是唐锐击败破玄神主,这个人就让他们万劫不复。所以此时,面对这位当年的同伴,没有人眼眸中有任何的怜悯。

    “杀!”右长老大吼,一柄黑色的巨斧已经出现在了他的手中,巨斧重重的朝着左长老砍去。

    左右两位长老都是神王,而且修为差不多。更何况乃是一个宗门的存在,所以他们可以说对彼此的手段,都非常的熟悉。

    不过这一次,在右长老出手的刹那,左长老才反应过来,而就在他准备反击的时候,一个身影,已经出现在了他的左侧。

    这身影没有出手,但是他的到来,却一下子让左长老的心神乱了起来。

    他已经将自己防御的重点,一下子从右长老,变成了这个身影,毕竟刚刚这个身影的战绩,实在是太过强大,以至于他的心神,都被震慑。

    这个身影并没有出手,历山等人却从四面八方开始攻击。也就是弹指功夫,左长老因为躲避不及,就被右长老的巨斧,狠狠的斩中了身躯。

    这一斧,虽然要不了他的命,却也让他的实力一下子减弱了九分。再加上历山等人的疯狂攻击,很快左长老就已经被压制的没有半点的反击之力。

    “厉山,你不能杀我,我是左长老,我当年也……”感觉到末日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左长老,疯狂的朝着厉山大吼,想要让出手的人放他一条生路。

    只不过他所想的事情上虽然不错,但是这些出手的人,对他实在是恨极,在这种时候,根本就没有人手下留情,更不要说放他一条生路。

    特别是厉山,在左长老大吼的刹那,他的手中长刀,已经汇聚了千重刀影,犹如一条长龙,朝着左长老重重的斩杀了过来。

    刀光过,左长老那已经算是残破的身躯,被厉山硬生生的斩成两段。而那右长老则在这一刻,双手掐动,虚空中的能量凝聚成了一个巨大的磨盘,耗着左长老笼罩了过去。

    左长老虽然被斩,但是他的神识并没有泯灭,在看到那大磨盘的瞬间,他就想到了一种无比恐怖的事情。

    “右长老,咱们两个毕竟同门多年,现在你非要如此对我不成。”左长老的声音中,带着一丝哀求的道:“杀了我,杀了我!”

    右长老冷冷一笑道:“你投靠破玄神主,怕坏护宗大阵的时候,怎么没有想到我们是同门。”

    “现在想到了,有点晚了!”

    随着破玄神主大部分下属的逃离,这一场对四时魔宗来说至关重要的一战,才算是完成。

    四时魔宗的弟子在欢喜之余,也有越来越多的目光看向唐锐,他们都在思索着,唐锐最终爆发的力量究竟是什么。

    竟然让破玄神主少了半边身躯,这种手段,绝对不会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这莫非就是四时魔书之中隐藏的绝学吗?

    唐锐没有参加四时魔宗的庆功宴,对于唐锐而言,这一次击败破玄神主,他同样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或者说,他这具身躯,同样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比如那四种力量形成的循环破撕碎的瞬间,那种疯狂的撕扯之力,同样给了唐锐这具身躯不小的伤害。

    只不过有四时魔书的法诀压制,其他人倒也感觉不到唐锐现在的情况。

    将这具身躯修复,对唐锐来说并不是太难。现在他是四时魔宗的太上长老,可以调动的资源很多,用以修复伤势,并不是太大的难题。

    自己离去之后,这身躯该怎么办?

    唐锐知道,自己透过轮回石而来,这具身躯是带不回去,而且这具身躯虽然经过自己的锤炼,但是和自己的本体相比,还存在着巨大的差距。

    就算是带回去,也没有什么用出。

    一念之间,唐锐就想到了那位坎落魔将的神魂,他在犹豫了刹那,最终还是将坎落魔将从自己的封禁之中取了出来。

    “宁长生,你……你要干什么?”坎落魔将的声音中充满了恐惧,虽然唐锐在进入四时魔宗之后,就没有怎么理会他,但是他从心中,已经对唐锐生出了一种大大的恐惧。

    而且,这种恐惧还在加强。

    看着一副惊慌失措模样的坎落魔将,唐锐轻轻一笑道:“这一次对你来说是好事,我给你准备了一具身体,从此之后,你就是宁长生。”

    坎落魔将的眼眸中闪过了一丝的狐疑,自己成为宁长生,这……这算是什么事情。

    可是就在他心中念头涌动的时候,无数的禁止,就已经朝着他落了下来,在这些禁止的袭击下,也就是刹那功夫,坎落魔将就觉得自己的每一处神魂,都好似被人控制。

    “你以后就以宁长生的面目见人,至于武技吗?你可以自己慢慢的琢磨。”

    唐锐对坎落魔将并没有说任何的威胁话语,可是坎落魔将却清楚,自己先要逃脱这位的控制,恐怕是一辈子都难了。

    就在坎落魔将黯然神伤的时候,唐锐已经准备结束轮回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