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吧 > 我有一张沾沾卡 > 第五零五章 四时轮转,破玄一击(第三更)
    破玄神主高有两丈,整个人都笼罩在一种漆黑如墨的神甲内,给人一种阴森恐怖之感。

    唐锐以往接触最多的神主,就是黑芒帝君!

    黑芒帝君已经达到了神主的巅峰,而这个破玄神主和黑芒帝君相比,还是有着不小的差距。

    不过在这破玄神主到来的刹那,四时魔宗所在的区域,都已经笼罩在了这位神主的神威之下。

    神将境界的存在还能够抵挡这种神威,神将之下的武者在这种神威下,却是没有半点的抵抗之力。

    甚至有不少神境武者,身躯都有点颤抖。

    如果有护宗大阵,自然能够抵挡破玄神主的威压,但是现在那护宗大阵已经被左长老破坏,四时魔宗在面对破玄神主这种存在,已经没有太大的抵抗力。

    “宁长生,你不是要抵挡神主吗?现在神主已经到了,你怎么还不出来!”在破玄神主身后的飞船中,左长老飞身而出,他的声音中充满了得意。

    此时的左长老,不但修为尽复,好似还更进了一步。

    四时魔宗的武者,一个个都用愤怒的目光看着左长老。他们之中不少人虽然都各自有打算,但是对他们来说,能够不投靠破玄神主,还是不投靠的好。

    毕竟,一旦投靠,那么生死就由不得他们。

    “左长老,你这般的做,怎么对得起历代的祖师!”有人怒声的朝着左长老吼道。

    而左长老在听到这吼声的瞬间,眼眸中闪过的却是一丝的阴冷,他哈哈一笑道:“你们这些冥顽不灵的家伙,我告诉你们,我这样做,才是为了对得起历代祖师的传承。”

    “要不然,神主大人一怒,你们统统都要死!”

    说话间,他用手朝着唐锐的方向一指道:“大人,他就是宁长生!”

    破玄神主的目光,冷冷的朝着唐锐看来,这目光透过虚空,看来的瞬间,更好似隐含着无穷的威严。

    一个挡在唐锐前方的四时魔宗弟子,只是眼眸和这目光在虚空中碰撞了刹那,他整个人就直接破碎在虚空中。

    虽然这和那弟子的修为有点太低有关,但是破玄神主的可怕,也真正显露了出来。

    唐锐目视破玄神主,长啸一声,腾空而起,迎着破玄神主的目光,扶摇直上!

    “破玄神主,今日你我,不死不休!”

    破玄神主在自己的目光对唐锐没有影响的时候,眼眸中就闪过了一丝的疑惑。

    但是听着那不死不休的话,他的神色却是越加的冷厉。

    “和我不死不休,凭你也配!”随着这句话,破玄神主双手掐动,一道道神纹,快速的在他的手掌之中汇聚。

    这些神纹,好似隐含着无穷的奥义,它们虽然浮现在虚空中,但是几乎所有看到神纹的人,有的都是一种心神的摇曳。

    至于其他的,大多数人却是什么都看不出来。

    神纹汇聚,化成一个大网,朝着唐锐的笼罩了过来。几乎就在这神纹大网汇聚的刹那,四时魔宗的武者,都觉得自己四周的束缚,一下子增加了十倍。

    这种束缚下,神将境虽然依旧能够支持,但是低等的神将,已经有些勉强。

    只是被波及的普通的神将尚且如此,直面神纹宁长生又该如何?

    就在不少人心中替宁长生担忧的时候,就见四副图画,陡然出现在了宁长生的四周。

    这四幅图有春回大地,有烈日炎炎,有秋风萧瑟,有万物寂灭。以唐锐为中心的四幅图,在形成的瞬间,就化成了一个圆盘,转动之下,那些笼罩向唐锐的神纹,瞬间崩溃。

    破玄神主本来对于四时合一并不是太放在心上,在他想来,四时魔宗有如此秘法,早就应该一飞冲天,而不是犹如现在一般,被他这样的欺辱。

    可是现在的情形,却让他从心中升起了一种震惊。

    这个宁长生的修为虽然只是神将巅峰,但是他所展现出来的修炼之道,却远远高于自己的修炼之道。

    如果自己得到了他的修炼之道,那说不定就能够让自己的修为更上一层楼。

    破玄神主想要更进一步已经多年,但是很可惜,他自己的修炼之道层次太低,想要在进一步,已经变成了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这一次进攻四时魔宗,却让他感到了机会。

    “好一个四时轮转,就是不知道,你能不能接下我的一戟!”破玄神主说出这话的瞬间,一柄黝黑的战戟,已经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这战戟长有五丈,通体漆黑,虽然没有半丝的纹路,却给人一种无比强横,无比的浩荡之感。

    跟随破玄神主多年的武者,在破玄神主拿出黝黑战戟的刹那,一个个眼眸中露出了惊讶之色。

    他们对于这一次的覆灭四时魔宗之战,并没有太放在心上,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他们觉得,这一战并不会多么的困难。

    毕竟四时魔宗真正的支撑,也就是须宗主等三位神王以及他们的护宗大阵。现在须宗主已经死去,左长老在归附的时候,更是破坏了护宗大阵。

    能够一战的,也就是右长老,至于一个神将巅峰,他们还真的没有放在眼中。

    可是现在的情况,却让他们感到了这一战并不一般。能够让破玄神主使用战戟,那就是被破玄神主确定为真正的对手。

    “接我一击!”在无数人惊骇的目光中,破玄神主朝着唐锐,重重的砸出了一戟。

    这一击使出,滚滚的黑光直冲霄汉!

    虽然黑光攻击的目标不是厉山等人,但是看着那璀璨无比,好似隐含着无穷神威的黑光,厉山等人都觉得好似天崩地裂一般。

    在这种一如天地威严的攻击下,他们甚至觉得自己没有反击之力。

    没有了须宗主,没有了护宗大阵,他们还想要和破玄神主一较高下,这种想法,实在是有些幼稚。

    面对那浩浩荡荡的黑光,他们此时所想的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此时此刻,宁长生能挡住吗?

    挡得住,还有一丝的希望,而一旦挡不住的话,那么他们这些人的下场恐怕……

    一道道紧张的目光,快速的看着正在挨近唐锐的黑光。在这黑光到来的刹那,唐锐朝着那黑色的战戟,重重的轰出了一拳。

    这一拳,没有任何的名称,但是这一拳之中,却隐含着四时轮转的奥妙。伴随着两者的碰撞,也就是一个瞬间,那黑色战戟上的光芒就炽烈无比。

    威势比之刚刚,足足提升了十倍。

    可伴随着这光芒璀璨而来的,就是光芒的黯淡,弹指生灭,在众人再次看清楚黑色战戟的时候,它已经和唐锐的拳头碰撞之后,倒飞了出去。

    一个刹那,光芒耀眼的战戟,已经犹如一头斗败的鹌鹑,看不到任何的生机和活力。

    唐锐平静的立于虚空之中,身躯没有半点的移动,而在他对面的破玄神主,眼眸中的精光却更加的灿烂。

    他刚刚的一击,就算是顶级的神王,都难以接下。可是唐锐一个神将巅峰的存在,竟然接下了他的一击。

    这不但没有让他感到愤怒,相反还让他感到欣喜。因为四时魔宗的四时魔书,比他想的还要好。

    只要是自己将四时魔书拿到手中,自己修为的提升,绝对不是什么大的问题。

    而四时魔宗的弟子,此时一个个也都发出了阵阵的欢呼,宁长生挡住了破玄神主,这对于他来说,简直就好似做梦一般。

    不过不管是不是做梦,只要是这是真的,那就是对他们最大的奖励,因为这意味着他们不但能够继续呆在四时魔宗,更能够主宰自己的生死。

    “宁长生,我确实有点小看你,但是你的修为,还是有点太低,要是你是神王巅峰,我立即退走。”破玄神主看着唐锐,淡淡的的道:“可惜你不是!”

    “我如果是神王巅峰的话,现在的问题就是我放不放你离去。”唐锐看着破玄神主,冷冷的说道。

    破玄神主哼了一声,倒也没有反驳,他心中也认同唐锐的看法,不过现在的在他面前的宁长生,只是神将的巅峰。

    “可惜,你只是神将巅峰。”说出这句话的刹那,他已经再次将战戟挥动道:“你知道吗?我之所以被称为破玄神主,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我的破玄一击。”

    “如果你能够接下这一击,我有多远走多远。”破玄神主冷冷的看着唐锐,声音中带着一丝自得的道:“不过,你没有机会看到那一天了。”

    唐锐没有说话,不过他四周的四副画,却已经出现了一些的变化,比如那携春天的小草,已经变成成了一柄柄青色的小剑,比如炎炎的烈日,运转的速度开始加快,比如那无边的萧瑟之意,变得越来越浓,比如那没有一丝生机的天地,化成了一片寂灭……

    虽然此时依旧好似是四时合一的法门,但是实际上,一切都已经发生了巨大的转变。

    也就在这一切完成的瞬间,破玄神主的战戟,陡然朝着唐锐的方向刺来。

    这一刺,天涯处于咫尺之间。

    虽然唐锐的修为不凡,但是在这战戟刺来的瞬间,他都诶有看到这战戟一击的轨迹。

    破玄一击,一击必杀!

    在面对着这破玄一击,唐锐能够来得及的,只有轻轻的点出一根手指。